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弃妇嫁到

弃妇嫁到小说

弃妇嫁到

作者:山扶苏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8

这里为大家带来主角是方素问林景荣的小说《弃妇嫁到》精彩完结版阅读,弃妇嫁到是作者山扶苏精心编写的精品小说,欢迎阅读。“珮妞,去拿纸笔来!”方素问唤珮妞。方素问是个弃子,北宁静侯府自然不舍得把大把的嫁妆弄到南平侯府,但也是个要脸的,除了必须的家具,为了好看倒也准备了十八抬,除去一箱子首饰、一箱子布匹、一箱子字画,剩余的箱子里,除了放了几本孤本,剩余的都装了些不值钱的笔墨纸砚。,林逸正忖度着小侯爷是不是见那方素问可怜兮兮动了心,忽然又听他淡淡说了这么一句,霎时间,竟有点慌乱,不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弃妇嫁到》,作者山扶苏,欢迎阅读~

看珮妞哭得着实伤心,方素问不忍她再来跟自己费口舌,推了一下窗户,突然出声,“珮妞,让她进来吧!”

方素问突然飘来的声音,让珮妞猛地抬头,意识到刚刚的对话都被奶奶听了去,转身进屋,“惊扰了奶奶……”

她说着,就又要下跪,却被方素问一把扶住了双臂,“从今儿起,随随便便再下跪,小心我打你哦!”

这般俏丽亲切,珮妞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她当下就怔在了原地。

“还不快把他们喊进来!”方素问催促道,珮妞连忙扭身去指引,方素问转身坐到了厅中的椅子上。

杂果牵着瑞哥儿,瑞哥脸上挂着两道泪痕,有点害怕却又带着点好奇看着方素问。

杂果连忙松开瑞哥儿收跪地给她磕头,“奴才见过奶奶!给奶奶请安!”

自打方柔去世,瑞哥儿就跟在杂果身旁,他一看杂果磕头,便也跟着磕,跟着杂果喊道:“见过奶奶!”

方素问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本应是这南宁侯府里最正统的主子,却落地这般胆小谨慎,她连忙把瑞哥扶起,方素问与他四目相接时,孩子眼泪露出胆怯,并害怕地躲到了杂果的身后。

杂果三岁就被卖进了方家,那一年方素问刚出生,她可是亲眼目睹了方素问从小霸道到大,虽说现在方素问的境地并不如意,但却依旧是主子,她更知道方素问易暴怒,担心瑞哥的躲闪激怒她,连忙用力想把瑞哥拉出来,“瑞哥儿,别怕,这是奶奶!”

“不要勉强他!”方素问示意杂果把瑞哥抱上自己的床,给他盖上被子,双手搓热了护住瑞哥的手,“还冷吗?”

“不冷了!”瑞哥缩着脑袋,依旧不敢抬头,小声地回答。

方素问继续把手搓热,护在瑞哥的耳朵上,瑞哥脑袋微微一垂,正巧把头上的伤疤露了出来,指甲盖大小,已经结疤了,“头上的疤是怎么弄的,疼吗?”

身体暖和了过来,瑞哥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抬起头,用手摸了摸那块疤,奶声奶气,却认真地说道,“疼!可是我没哭,翠姨娘说了,爹最喜欢勇敢的孩子,她就让翔哥打我,用力的打我!都淌血了,可我没哭!可我没等到爹来看我,就睡着了!”

瑞哥说着,眼神里露出小小的落寞,林景荣在这个孩子的眼里是个英雄,可怜的孩子啊,你那渣爹却压根不配你这么崇拜啊,看着瑞哥倔强又可怜的小模样,方素问心里涩涩的,正好珮妞端来热粥,方素问安排她伺候瑞哥进食,她则喊着杂果到了外间。

坐在外间的椅子上,方素问开口问道:“怎么?小侯爷还经常教导瑞哥儿?”

“小侯爷公务繁忙,哪有那么多时间关注瑞哥啊!”杂果摇摇头,哭丧着声音道。

公务繁忙?呵呵,敢情从古至今,这都是男人善用的借口啊,方素问苦笑着。

她看着杂果,这是个性子跟珮妞完全不一样的丫鬟,聪明、伶俐更难能可贵的是忠心,不敢相信,若没有她,瑞哥会变成什么样子,静静思考,而后开口问道:“刚刚你说,是你家侯爷下了命令让瑞哥来我这的?可是真的?”

杂果眼圈又红了,“回奶奶,是小侯爷下的令!奶奶,从今日起,瑞哥儿、杂果全倚仗奶奶了!”她的眼中竟射出一丝倔强,宛如在说,去哪都是死路一条,倒不如留在随竹院,生死全凭方素问定夺。

方素问心中暗喜,这丫头倒是个有主意的,却也幸在自己穿越而来,若还是以前那个方素问,怕自然又是一条死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自己虽也落魄,但总归顶着小侯爷正妻的名,林景荣的态度已经表明这是任由自己自生自灭,既然如此,却也不过多两副碗筷。

“求奶奶,留下我们吧!”杂果哀求,“瑞哥很懂事,不会给奶奶添麻烦的,小侯爷说了,若您真不留,就让奴婢带着瑞哥去翠姨娘那,到时候瑞哥可就……”

我若真不留?呵呵,这话说的着实有意思啊,看来这林景荣倒是很了解原主的性子啊,好一个渣男啊,是不是还等着孩子送来后,来随竹院看好戏,捎带着为他休妻找理由啊,只可惜啊,可我却不是你以前那个方素问了。

“昨日新妇,今日弃妇,未曾洞房,身下却已有了三岁的娃,想来我已经是这南平侯府里的笑话,小侯爷下令让你们来我这,我又怎担得起一个求字呢,留下是自然!”

方素问拢一下碎发,继续道,“不过有些话,我可是要说在前。想必我的光景你也明白,虽生养在夫人身旁却也是个庶出,既然嫁进南平侯府这边不待见,方家那边自然也指望不上!日子清苦这是自然,比起在翠姨娘那,日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你毕竟是跟着姐姐的人,若是还念着方家的好,回去也未尝不可!我虽不济,但在外人看来,我还是正妻,瑞哥儿在我身下,我定如亲生对待,这你大可放心……”

杂果一听这话,旋而明白方素问是什么意思,这侯门大院里,主子们最容不得有两件事:吃里扒外跟越俎代庖,方素问这是在责问自己的忠心跟识趣,要想回方家还是可以回的,要是想留下,既要忠于瑞哥,更要恪守奴才本分。

杂果性子玲珑,暗暗感叹,都说方素问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今日一见,竟是个很有分寸、知书达理的,心中不免暗暗下了决定,“奶奶,杂果既来随竹院,生是奶奶的人,死是奶奶的鬼!”说着就又跪在地上磕起头来。

方柔死了三年,就连以前身边的第一丫鬟,那抬了姨娘的小翠,都学会了踩踏,难得杂果忠心跟随瑞哥三年,忠心程度自然不容怀疑,更难得是,这还个聪明人。

这丫头,我喜欢!

方素问暗笑,双手扶起杂果,“别,你还是别当我的鬼,我害怕做噩梦!”

被方素问搀扶着,杂果眼圈泛红,“奶奶,说笑了!”

话音落下,一阵鞭炮声从遥远的前院传来,伴随着鞭炮声,还有喇叭、唢呐吹吹打打的声音。

林景荣陪着孙迎瑜回娘家的轿撵,启程了!

方素问看向窗外,忍不住长叹一声。

阳春三月,春意盎然。

新妇回门,却是平妻,

正妻十三,送来娇娃,

深锁住院,叫我等死?

小说《弃妇嫁到》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