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医妃天定:邪王追妻路子野

医妃天定:邪王追妻路子野小说

医妃天定:邪王追妻路子野

作者:落云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8

纪霓云凌楚琰是小说《医妃天定邪王追妻路子野》的主角,剧情随着纪霓云凌楚琰之间的发展,越来越精彩。在这里为大家带来医妃天定邪王追妻路子野小说结局。把她放上去。凌楚琰又坐回藤椅,边干边说。他倒想看看父女二人,到底玩了什么把戏。而且,纪霓云中的傀儡香为什么没有死?当霓云再次见到薛温瑜时,总觉得这个人变得与众不同。,“欠了。”凌楚琰慢悠悠吐出两个字。这不是重点好吧?薛温瑜简直要炸,拍了拍凌楚琰的肩膀,“和姑娘说话要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医妃天定:邪王追妻路子野》,作者落云,欢迎阅读~

不偏不倚,玄衣男子牙齿一松,轰然倒地。

霓云慌慌张张翻起身,趁着士兵背对着她,还没反应过来,拔腿就跑……

麻蛋,就不该被美色迷惑,救了个狼心狗肺的妖孽。

霓云边拢衣服,边拼命狂奔。

刚出山洞不久,便与人撞了个满怀,双双跌在地上。

“哎哟!”一声吆喝拐了十八个弯儿,一个老婆子撑着腰靠过来。

那老婆子看到霓云如同见着鬼魅一般,脚下一软又跌坐在地上。

从峭壁上摔下来,还能活?

老嬷嬷眼神像老鼠似的,贼兮兮地在霓云身上打量一番,定了定神,“哎呦,小姐您还好吧?叫老婆子好找。”

哟,这不是把原主推下山谷的李嬷嬷么?

霓云心中冷笑,不过现在没心情计较这些,先逃命要紧。

她侧头看了看李嬷嬷身后,约摸十几个壮汉,手里拿着绳索、草席、板车等物。

这哪是来寻人的,是来收尸的吧?

“李嬷嬷,我受伤了,你来背我呀……”慢悠悠的声音如同阴风阵阵,配合着她狼狈不堪的样子,看上去很是惊悚。

“啊?”李嬷嬷看了看陡峭的山壁,直冒冷汗,“大小姐,您这不是要了老奴的命吗?”

“那要不我躺上去?”霓云指了指草席。

李嬷嬷是断然不敢说这种话的,连连摆手,“老奴来背,老奴来背。”

霓云猛地跳上李嬷嬷的背,吓得李嬷嬷一个激灵。

“嬷嬷……”霓云阴冷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手臂攀上李嬷嬷脖子,像冰刀子划过,“这次可仔细着点,不然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霓云在山谷里呆了一夜,身上本就凉透了,伏在李嬷嬷身上,就像背尸体一样。

且霓云的声音冷飕飕的,李嬷嬷怀疑是诈尸。

一路上都紧绷着神经,不敢再动歪心思。

————

石洞中,凌楚琰悠悠转醒,淡紫色的眸光渐渐褪去。

首领侍卫跪拜道:“属下来晚了,请王爷赎罪。”

“三年了……”凌楚琰手指敲着岩壁,脸色如霜,“看来有人不想本王回京?”

“太子还是纪侯?除了他们谁能知道王爷月圆之夜会毒发?”首领侍卫咬着牙,“若不是王爷需要克制毒性,怎会被刺杀落于下风?”

“还有她……”凌楚琰眼神一眯,玩味道:“王妃为什么会在这?”

出现的也太过巧合!

首领侍卫表情一滞,躬身拜下,“属下已经命人追击,一定将她大卸八块,不留后患。”

“你在教本王做事?”

“不敢!”为首的侍卫吓得腿一软,瘫跪在地上,“属下……属下只是担心今日之事泄露出去……”

凌楚琰拇指抚过嘴角的血迹,眸光骤冷,“你觉得她有本事活着回纪府?”

原本念着这女人救了他,尚存有一丝怜悯之心,但既然她姓纪,那就是另一说了……

——————

另一边,霓云趴在李嬷嬷身上,身子暖和多了,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过了半个时辰,安平侯府,一阵吵嚷声远远传来。

“就算是死了,尸体也得抬回来。”纪侯爷啐了一口,“赔钱货!”

“老爷,死都死了,犯得着惹那晦气吗?”衣着华丽的妇人扶着纪侯的胸口,帮他顺气,此人正是纪霓云的继母刘氏。

“妇人之见!”纪侯甩开她的手,在大堂里来回踱步。

若放在从前,不过是一捧黄土埋了便罢。

可是祁王立了大功,已不像从前人人可欺的,就连皇上也要高看几眼。

如今祁王要回京,纪侯哪能不忌惮?虽然不知道祁王对这门婚事是什么意思,但纪霓云毕竟是祁王未过门的王妃,就算死也不能死在他安平侯府。

况且那祁王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一想起边境的传闻,纪侯不禁一阵瑟缩。

他眼睛一转,改变了主意,指着身边的小厮吩咐道:“去跟李婆子说,要是那赔钱货真的死了,就丢去深山里喂狼,连骨头都别带回来。”

这人如果是凭空消失了,祁王就算问罪,也找不到真凭实据。

“爹,您怕什么,您又不止一个嫡女。”穿着夹袄的女子嘟嘟哝哝,咽下口中的糕点,继续道:“南音姐姐不也是嫡女吗?比那土包子不知好多少倍。”

说话的是纪侯的庶女纪落芙,姨娘死得早,所以长期养在刘氏身边,与刘氏母女亲厚。

而她身边站着的女子,惊为天人,贵府淑女的气质浑然天成,正是纪侯最引以为傲的嫡女,也是京城有名的才女纪南音。

“胡说什么?”纪侯踹了一脚不争气的纪落芙,却无意间瞥见纪南音的脸上漫出一片红霞,顿时楞了。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当年说不嫁的也是你,如今动心思的也是你?”纪侯舍不得对南音发飙,只能指着刘氏的鼻子骂。

“从前不是侯爷你嫌弃祁王殿下出身低微吗?”

刘氏见着女儿羞怯的模样,哪能不懂?眼珠子一转,低声道:“老爷,把南音嫁过去也未尝不可,祁王如今如日中天,和咱们女儿也算得上郎才女貌。”

“蠢!”纪侯点了下刘氏的额头,一脸嫌弃,“祁王戾气深重,你是嫌音儿命太长?”

“爹爹,为了纪家安宁,女儿愿意……”纪南音上前福了福身,一派舍己为人的模样。

这出戏霓云远远看着,算是懂了。

当初嫌祁王不得势,就拿原主去充数。如今祁王翻身了,某些人又想鸠占鹊巢,欲除去原主。

霓云从李嬷嬷背上跳下来,冷笑了一声,“这是要给祁王府纳妾吗?”

“你?不是死了吗?”纪落芙脱口而出,下意识地看了看李嬷嬷。

然而李嬷嬷背了霓云一路,早就吓得魂都没了,哆哆嗦嗦候在一旁。

霓云没搭理她,径直走进了正厅,瞟了一眼南音,“好好的侯府小姐不当,整日盘算着给人做妾,是几个意思?”

“你放屁,南音姐姐温婉端庄,怎会给祁王府做妾?”别人还没开口,纪落芙先忍不住啐了一口,“你算个什么东西,在这胡说八道?”

“啪——”

霓云重重地一巴掌扇过去,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慢悠悠道:“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小说《医妃天定:邪王追妻路子野》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