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

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小说

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

作者:我爱一根柴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8

《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是作者我爱一根柴最新创作的小说,苏云锦余析是《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的主角,精彩内容不容错过。余析话虽是问暗卫,可是目光不离那个女人的身影,只见她朝着一处暗沟去,虽是暗沟可却是条活水,扒开杂草一条细细的清水流了出来。“主子放心,太子的一路的眼线已经被去除,太子根本不知道那轿子里的人不你。”,苏云锦目光猛的射出凌厉之光,银牙一咬,双手成掌对着姬如夜狠狠拍去,她内力全无,可是她有招术。要说起这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作者我爱一根柴,欢迎阅读~

“啊。”

冬青吓得抬手便挡,可是挡有用吗?只不过是换一个地方受伤罢了。

说时迟那时快,苏云锦一把将面前冬青推开,那婆子的大掌瞬间落空,苏云锦脚下不停,侧横踏前一步,闪身便扣住婆子手腕。

婆子大惊,她根本没有想到苏云锦突然来这招?

“你?”

苏云锦清冷的眸子覆上一抹冰寒,“敢动我的人,你活腻了吧。”

婆子还未反应过来,只见一道红色寒光闪过,手腕传来钻心般的疼痛,顿时疼得她哇哇大叫。

低头一看,只见那只银钗已经没入肉里三分之一,婆子心尖儿一颤,她这手可就要废了呀,顿时怒气横生,咬着牙破口大骂。

“贱人,贱人,你竟敢伤我,我便要了你的命。”婆子拼尽全力抄起另一只手向苏云锦狠狠打去。

冬青大惊,“小姐小心。”

苏云锦早料到有此一招,猛的拔出内里的银钗,血如泉眼般涌了出来,婆子又是一声惨叫,苏云锦不管不理,手下不停,对着她腋下猛刺过去。

而这一刺,却是用苏云锦身体里极大的力气,她的手明显的感觉到刺到骨头了。

“啊。”

婆子身体一僵,而后两眼一翻,砰的一声倒地,昏死过去。

转眼间不到一柱香时间,苏云锦便一连手刃两个奴婢,众人倒抽口气,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一个十四岁的娇小女子怎能有此手段,又怎能有狠心,只见她连眼睛都未眨过一下,还有方才伤人之时的动作一气呵气,干净利落,这,这还是她们所认识的软弱无能任人而欺的苏二小姐,苏云锦吗?

若非亲见,她们绝不敢相信刺瞎杏林,刺废婆子的是她。

“苏云锦?你?”

最最不敢相信的应该是苏三小姐苏月华,这个贱人她怎么敢这样做?脸色瞬间铁青,她才不要,她才不要被一个懦者骑到头上,在她的眼里,苏云锦就是父亲房里的姨娘,任她母亲而欺。

“来人来人,你们都是死人不成,还不快她给我拿下,乱棍打死,乱棍打死。”

苏月华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身为一个下贱的人就该有下贱的姿态,还有,母亲不是经常说她比不过“绝色双娇”之一的长姐苏紫烟吗?在这府里,这个苏云锦只怕更比不过吧。

若是这回让这个贱人压过去,她还有什么脸顶撞回去,今后她所受的气又如何散发?

“你们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给本小姐我上,苏府养你们就是让你们在这里看戏的吗?死人,一个个都是死人不成?”

苏月华简直就要被气疯了,不过就是流点血残废了而已,她们到底在害怕什么?

不害怕吗?

那是只有三小姐才不怕吧,看苏云锦小苍白带血的小手上那枚弯得不成样子的银钗,若是再上前,只怕下一个重伤的就是她们了,傻子才会因为几两银子而没了性命呢。

“好好好,你们不去,本小姐我亲自动手。”

苏月华暗咬了咬牙,学着苏云锦的样子拔下发间一枚尖利的金钗,大喝一声对着苏云锦刺了过去。

苏云锦古井深渊的黑眸里划过一道冰冷,想也想抬脚便当胸踢了过去,苏月华胸口一痛,被踢向倒退数步。

“你?”

咻。

苏月华话还未说那枚弯了的银钗赫然架在了她雪白的脖子上,银钗虽弯可是尾部依旧尖锐得吓人。

“你?小贱人,你,你要是敢动我半分,祖母是不会饶过你的,你应该知道祖母最喜欢的就是我了。”苏月华怒喝。

她自己都不知道祖母为什么不喜在房的绝美苏紫烟,却喜欢她?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她母亲才给了她好脸色看。

“祖母?”苏云锦冷哼,“苏月华,你不觉得这话白说了吗?祖母她什么时候会饶过我?还是说,她突然善心大发准备放过我了?不过,本小姐敢确定,在她没有来之前,先将你灭了。”

苏老夫人,她的心肠有多硬你想也想不到,为了将她留下成为二房的“质子”,不顾六岁年纪便将她关在冰冷的佛堂,任由她母亲苦苦跪求而无动于衷。

而每年的八百两银子的进奉说多不说说少不少,对于刚刚前往陌生城市的苏府二房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前世的你亲靠着衙门里的文记,而母亲则替人绣帕子过活,若是过年时未交上足额银两,苏府便不给她饭吃,以作惩戒。

这算哪门子的苏府二房,这又算哪门子的苏府子孙?若非前世父亲以着一脉之亲而放过了苏府,她早就将此府给灭了。

不过,前世没来,现在来灭也是一样,也要让苏府中人尝尝父母当年所受过的苦。

“苏月华,你倒是说说,本小姐我说的话可有错?”

苏云锦吐着轻气在她耳边轻轻问道,可是这样的轻听在苏月华耳里却是冰冷一片。

她哪里不知道祖母怎么想的,八百两银子二房怎么可能掏得出来,就算是三房里放着的一对古董花瓶也比这个价高,母亲说过,这只不过是不想让二房好过而已。

“可是,那又与我何干?”

“与你何干?哈哈哈,苏月华,你不觉得这话听着可笑吗?若是你觉得无关,那么请你告诉我,本小姐身上的伤痕是哪里来的,头上的窟窿又是怎么来的,苏月华,你说,本小姐要不要一一还回来?不如,我们就先从你的脖子开始吧。”

说罢,苏云锦突然画风一转,周身散发出冰冷的寒气直接袭了过去。

苏月华狠吸口气,心尖儿忍不住一颤,暗暗一惊,这个软柿子苏云锦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让人害怕了?她,她该不会是让她欺负疯了吧?若非如此,今日她哪来那么大胆子做下这般恶毒之事?

想到这里,苏月华又忍不住发起抖来,她是苏府三小姐,可不能死在这个疯子手上啊。

“苏云锦,放开我,放开我,你们几个死人不成,还不快来救本小姐?若是回去了,我定要告诉祖母将你们一个个发卖了。”

众婆子见此情景进退两难,是去救三小姐被二小姐刺伤,还是扔下三小姐不管被老夫人发卖?

“住手,苏云锦你这个小贱人还不快给我住手?”

就在众人举旗不定时,一道威严又熟的声音冲了进来,不知怎的婆子们竟暗暗松下口气来,这回可好了,不必选了,老夫人带着盛怒过来了。

小说《天下为聘:悍妃,快到碗里来》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