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邪王在上:狂宠医女

邪王在上:狂宠医女小说

邪王在上:狂宠医女

作者:珊瑚丫丫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8

《邪王在上狂宠医女》小说的主角是念楚楚楚铭川,带您赏读念楚楚楚铭川邪王在上狂宠医女小说阅读,念楚楚楚铭川小说精彩节选:药铺的门口,一个一身青袍、头戴一顶方布帽的大夫坐在一张方桌后,正为病人搭脉。他看来年纪不大,应该不到十。与大夫隔桌而坐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妇人,那妇人正单手捂着肚子,满脸痛苦,甚至于额头上都溢出了丝丝薄汗。,柳妃也接口:“可不是嘛,五皇子这么一说,我看这位薛小姐还真是有点像玉女呢!”五皇子是皇后之子,年幼且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邪王在上:狂宠医女》,作者珊瑚丫丫,欢迎阅读~

锦鲤可是不论医术相卜,还是武功蛊术,都是精通到极致的人,轻轻一运掌,凤青鸾的手腕被迫被锦鲤拿捏,锦鲤轻轻一探脉搏,顿时间一句一字得说出口,“往来走珠,异常圆滑,喜脉之相,两个月有余,青鸾小姐应该好好安心养胎才是,而不是此刻这般大动肝火…”

锦鲤,东越第一女医,是永远也不可能断错症的!

听到这个结果,众人哗然,鄙夷的目光纷纷扫向那个无耻至极的凤青鸾身上。

念楚楚很是得意这个结果。

这边锦鲤放下凤青鸾的手腕,徐徐走向念楚楚这边,拱手恭谨道,“念小姐说得极是…想不到念小姐的医术也是如此惊才绝艳…锦鲤佩服…”

“哪里哪里…”念楚楚轻轻一笑,态度极为温婉谦虚,“锦鲤姐姐医术高明,楚楚拜服才是…”

“孽…孽障啊…我凤家百年清誉啊…啊…啊…”

凤老太君气得吐了血,血水喷在她那五福牡丹花开呈祥的褙子上,整个人瞬间昏厥,她维护了这么多年的凤府家声,却因为念楚楚的一句话,骤然间化为乌有。

“太君…太君…孙女知错了…请太君饶恕孙女吧…呜呜…”

跪在地上的凤青鸾面色煞白。

凤苍穹身为兵部尚书,知道自己明日上朝,定然会受到满朝文物的嘲笑,就让那些家院们取来藤鞭,当着一众宾客面前,狠狠鞭打凤青鸾,打得青鸾皮开肉绽!

“岳父大人…请你别打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楚铭川看到凤青鸾被打,心中极为难受,按耐不住,将受伤的凤青鸾狠狠抱在怀中,“求岳父大人别打了!”

“岳父大人!我呸!滚!给我滚啊!”

凤苍穹气得要死,目光更是狠狠瞪向念楚楚,若不是念楚楚揭穿,怎么会陷凤府于羞辱之中?

这个念国公府的念家女儿,实在是该死…实在是该死!

“凤尚书,还是好好教育自己家不懂事的女儿吧。”

念楚楚冷冷一笑,这种事怎么怪在自己头上,真是可笑。

众人也开始议论纷纷,“想不到凤家小姐凤青鸾看上去那样端庄的一个女子,竟然会珠胎暗结…真是世风日下…”

“哎呀…怎么会这样呢…原来念国公家的庶女念楚楚一点都不不傻呢…之前是谁说的…”

“川世子爷也真是的,听闻他下月就要继承世袭楚侯之位,竟然在与念家小姐婚约期间,与凤青鸾鬼混,人品实在是下流啊…”

“谁说不是呢…啧啧…”

宾客们,人人一口唾沫几乎可以淹死楚铭川和凤青鸾这一对狗男女了!

“你这个贱女人…你…”

楚铭川怒不可遏,狠狠指着念楚楚一阵儿破口大骂。

“若是论起下贱,楚楚甘拜下风…”

这边念楚楚清风云淡得笑道,“楚铭川你与我婚约期间,却与凤家青鸾勾搭成奸,还致她一个闺中少女怀孕,下贱二字,楚楚无论如何也不敢与尊贵无双的世子爷你比肩…”

“念楚楚,你这个弃妇,你以为这样说,本世子就会回心转意,重新与顶盟婚约么?”楚铭川痴痴一笑。

想不到这样的贱渣,竟如此自信,念楚楚不知他的这一份自信是从哪里得来的。

“世子爷能够亲自登念家门,退婚,乃是楚楚的荣幸之至,谢谢世子爷放了我,如果我要我念楚楚一生一世跟你这样的变态在一起…楚楚宁愿死了!楚铭川!你令我恶心至极…只是希望你过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念楚楚嘴唇几乎都是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楚铭川不是一直以为念楚楚对他旧情难忘么,所以楚铭川才如此自信,同时也是楚铭川最最骄傲和自豪之所在,可念楚楚偏偏要将楚铭川他的骄傲,他的自豪,他的自尊狠狠践踏在地上,更重要的,是念楚楚最后一句神补刀,简直仿佛插入楚铭川的心脏。

“对了,听说楚铭川世子爷不日要世袭楚侯之位是吧…可惜啊,如今的楚铭川世子爷你如此臭名昭著,你以为当今圣上还会同意你世袭楚侯之位吗?据我所知,楚侯家并不仅仅只有你一个嫡子。”

念楚楚能够说出这些话,完全是继承原主的记忆,这位楚铭川是现任楚侯爷的继室所出,而楚铭川的生母嫁过去之前,楚侯家还有一位先长房夫人,先长房夫人可是陆续三个儿子的,个个不比楚铭川差的呢,楚铭川也是沾了他那个继室生母的光罢了。

声声句句戳中对方的软肋,楚铭川第一次感觉到痛不欲生,他的名声没有了,还要连累整个楚侯家。

原本,楚铭川打算趁着凤青鸾的肚子不显怀,在此之前,他赶紧娶了凤青鸾,这样好堵住众人口舌,想不到,念楚楚的一句话,却让楚铭川的全盘计划落空!输得一败涂地,只怕连未来的楚侯之位也给断送!

一想起自己以后再也不可能是世子爷,是新一代的楚侯爷,楚铭川的心如同被万千钢针一般,狠狠扎入,然后碎裂成无数片,疼啊!那是一股子钻心的疼,可全是念楚楚赐予他的!

这个该死的贱女人,总有一天,他一定要杀死她!不论是否会影起念国公府那边的动荡,反正,楚铭川已经发誓,他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然后等念楚楚死了,再将她的尸首开棺,然后曝尸鞭尸。

从楚铭川的眼神,念楚楚何曾不知他的想法,若是念楚楚还是以前那个痴傻蠢钝的,还是有那么一点可能,可惜啊,现在,念楚楚绝不会给楚铭川这样的机会,念楚楚发誓,一定会在楚铭川动手之前,她先了结了他!

念楚楚无视来自楚铭川怨毒的目光,她兀自和瑶凰郡主、锦鲤谈笑风生,似乎楚铭川和凤青鸾的遭遇,不是念楚楚所关心的。

说到底,是他们自作自受,与人无尤,这个,真心怪不得念楚楚,不单单念楚楚自个儿这么想,很多看热闹的宾客们都是这么想的呢。

诸如国相夫人、太尉夫人,诸如镇国公府家的小姐,辅国公府的公子,还有其他藩王郡主世子们,众人无不这么想。

今日乃是兵部尚书府老太君,凤老太君的生辰宴,凤老太君乃当朝一品诰命,位尊显赫,东越朝廷勋贵们都来了,这些达官贵人们,乃是京城名流,今儿个却是个好眼福,瞧到这样的好戏,焉能不快慰?

多少人希望凤家倒台,名声以后变得臭名昭著,很多人是乐见其成的,特别是那些在朝堂之上,与兵部尚书凤苍穹政见不合的那些人。

凤青鸾痛苦得声音一声一声传来,却无人上前去劝说凤尚书不能再打,可惜啊,凤苍穹今天老脸被下,他如何不打,自是狠狠鞭笞着不孝女凤青鸾,似乎可以从中掩回那么一丝丝颜面。

念楚楚…你不得好死…凤青鸾咬着银牙,她被当场被打成流产,双目阴鹜得狠狠瞪着念楚楚,这厢念楚楚却嗤之以鼻,更是气得凤青鸾半死。

楚铭川想要痛打念楚楚一顿,却碍于瑶凰郡主,迟迟没下手,他知道自己若是去打念楚楚,而且当着满众贵客,恐怕会引起更大的不好影响,他此刻的名声已经够臭的了!

“哎呀…凤老太君晕眩过去了…只怕不省人事了…谁来救救她老人家呀…”凤老太君身边的丫鬟焦急得哭喊道。

锦鲤上前,探了一番脉搏,得出的答案是中风和心脏病齐发,对于这样的状况,锦鲤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药,是,叫她准确判断出病人的病症,是她的擅长,可如何给药又给什么样的药,锦鲤却是无法下手。

“楚楚妹妹,你过来一下吧。”锦鲤回眸,对视着念楚楚,给予念楚楚一记我相信你的眼神。

念楚楚点点头,趁着乱,她马上从玄医空间取来吊针还有心脏病的药剂,又是扎又是喂药给凤老太君。

看见念楚楚拿那么粗大的针管扎老母亲,兵部尚书凤苍穹整个人扔掉藤鞭,发疯似得对着念楚楚吼道,“念家小女!你干什么?你干什么?想要谋害凤老太君…你…你大胆…”

“穹儿,为娘现在好了很多了。”

玄医空间之内的药剂,见效极快,其医术水平远远超乎这个时代,看看凤老太君此刻已经从病危症状拜托出来,就可以知道。

凤苍穹一愣,着实愣住,几乎不敢去看念楚楚。

什么?

连当今东越国第一女医锦鲤都束手无策,而念楚楚竟然拿了那个什么奇怪东东,就马上治愈老太君?

凤老太君能够说话,这样的举动,顿时间在宾客之中产生轩然大波,“天呐,没有想到念国公家的念楚楚小姐竟然还是女神医…简直了不起…简直了不起啊…”

神医算什么?

其实念楚楚最擅长的除了毒之外,还有…蛊。

方才凤尚书还冲念楚楚大喊大叫的,现在看见念楚楚众目睽睽之下,治愈他的老娘亲,他顿时间哑口无言,嘴里只剩下“谢谢”二字。

说起来,凤家上下那样对念楚楚,她本可以置身度外,不去施救那凤老太君,让凤老太君死了算了,可念楚楚看到年老的凤老太君,仿佛看到前世的奶奶,念楚楚在很小的时候就踏上去M国之路,她也只有奶奶一个亲人。

再说,做错的人是凤青鸾,念楚楚不是不分是非黑白之人。

其祖母凤老太君,也只能说被她所累。

不过念楚楚是不会放过凤青鸾,她悄无声息经过凤青鸾身侧,趁着众人的视线都在凤老太君身上,念楚楚从玄医空间取来一把吞宫蛊散播在凤青鸾的身上,吞宫蛊会隔六个时辰发作,到时候就吞噬掉宿主的子宫,就会连胸部上女性特征也会一一扁平下去。

小说《邪王在上:狂宠医女》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