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谋锦

谋锦小说

谋锦

作者:竹马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8

《谋锦》由作者竹马原创所著的热门精品小说,主角是苏拂萧裴,为大家带来谋锦苏拂萧裴章节抢先阅读。苏拂丢了个夜明珠的事儿,不多会儿就传开了,二夫人直接领了人来就要帮苏拂寻找,毕竟夜明珠可是千金难求的好物啊。苏拂刚吃完杨妈妈拿来的渝州菜,二夫人便到了,身后还跟着个二八少女,看模样,该是二夫人的女儿。,这般远远相看,既能看清对方样貌,又不至于给了人口舌,让人排揎,倒是相亲的好法子。不多时,外面便是乐声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谋锦》,作者竹马,欢迎阅读~

“陛下让岐王代他接待南楚使团,照旧例这应当是太子才能做的事,也不知陛下是怎么想的,太傅托臣给您捎信,让您快些回宫,近日岐王总不太安分……”

瑟瑟揉搓着惺忪睡眼坐起来,一夜梦魇,头疼得似要炸开一般,静坐片刻,见竹篾窗纸外人影憧憧,不时传进些低言碎语,听上去像是沈昭身边那颇为亲近的太子詹事傅司棋的声音。

她掀开被衾下榻,走到窗前,正听沈昭在交代:“孤心里有数,你回去让太傅也放心,这事没什么要紧,不必听风就是雨,二哥要折腾就让他折腾。”

傅司棋喏喏地不肯走,又说了好些规劝的话,无外乎是“大局为重。”,“朝中情势晦暗不明,还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那老气横秋的调儿,肯定是东宫里那帮老古董教的。

瑟瑟打了个哈欠,将轩窗板抬上去。

正在说话的两人立马闭了嘴,齐刷刷地看过来。

果然是傅司棋。

这人跟沈昭差不多年纪,长相嘛并不十分出众,但胜在身姿挺拔精悍,高大威猛,面部线条不精细,但干净硬朗,鼻头圆润,瞧上去就是个憨憨没心眼的样儿。

他朝瑟瑟抬袖揖礼,看向她的目光颇为复杂,像是在看勾搭他家太子夜不归宿的狐狸精。

瑟瑟朝他招了招手,让他走近点。

“我问你,你可知道南楚使团中出任正使的是何人?”

傅司棋挺直了腰背,朗声道:“南楚龙图阁学士,紫金大夫高士杰。”

“你小点声!”瑟瑟嫌弃地瞥了这愣头青一眼,目光收回来时,见沈昭半倚靠在游廊穹柱上,抱着胳膊,面含温柔笑意地看她。

瑟瑟瞪了他一眼,冲傅司棋问:“那你知道这位高大学士的来历吗?”

傅司棋一怔,茫然摇头。

“那太好了,你就这么回去向东宫里那些整日杞人忧天的老学究回,问问他们可还记得高士杰的来历。若是记得,就不会对陛下派岐王接见南楚使团而大惊小怪了。”

话说到这儿,傅司棋愈加一头雾水,他回身看看怡然看戏的沈昭,再看看一脸高深莫测的瑟瑟,堆起满面笑容,凑到瑟瑟跟前,问:“他有什么来历啊?这么厉害,贵女你告诉我呗。”

瑟瑟看着他好奇的样子,心里突然觉得好笑。

东宫里那帮学究,整日里看上去对他们的太子殿下关怀备至,生怕他的储位不稳,让兄弟谋算了去。

可朝野上这点事,他们既没手段,也没眼力,迟钝至极,不说别人,单论瑟瑟的母亲兰陵长公主,这一介女流就比他们敏锐多了。

两月前,南楚刚与大秦停战议和,商量要遣派使团入长安,那厢刚商定人选,这位龙图阁学士高大人的生平履历就摆在兰陵长公主的书案前了。

算起来,他不是南楚人,而是秦人,十六年前,还是当时风光无限的宋家军参军谋士。

当年,神威将军宋玉率领的宋家军在与南楚对战时阵前脱逃,还泄露了秦军的重要军情部署给南楚,致使大秦主力节节溃败,仓惶逃至江北。

事后,嘉寿皇帝龙颜大怒,下旨将宋玉满门抄斩,其麾下部曲或杀头,或流放,其状甚惨,而盛极一时的宋家军便就此湮灭。

高士杰正是当年宋玉身边最信赖倚重的谋士。

他在抄家灭门的圣旨下来之前,听到风声,逃去了南楚,十余年间,在南楚朝廷平步青云,积功累进至如今的地位,今时摇身一变,竟成了出使大秦的正使。

而那因为容颜俊秀,风采无双,曾被世人戏称为‘玉剑将军’的宋玉,正是沈昭的亲舅舅。

母亲曾对瑟瑟说过,当年宋贵妃刚怀上阿昭时,正是宋家最风光的时候。她内有帝王专宠,外有母族显赫,坊间纷纷猜测,只要生下个皇子,那一定是太子。

可世事弄人,不过一月间,朝野局面大变,宋家倒台,昔日与宋家交好的朋党皆作鸟兽散,嘉寿皇帝费了大劲儿才在一片讨伐声中保下自己的爱妃。

可终究,风光不再。

沈昭顶着雍丘王的名号长到八岁,位份上比兄弟们都矮了一截,到宋贵妃去世,裴皇后收养了他,裴家又素来与瑟瑟的母亲兰陵长公主交好,两厢合力,才将沈昭推上了太子之位。

可母族乃罪臣,终究是太子身上洗不去的污点,因而多年来,大家对于宋家旧案绝口不提,就是不希望有损太子声誉。

嘉寿皇帝此番不让沈昭接待南楚使团,就是不想他跟高士杰有什么来往,免得牵丝扯蔓,再把旧事引出来。

依瑟瑟看,这是好事啊,说明陛下看重太子,爱惜太子声誉,所以才帮着他避嫌。

不然,若是要去接待使团,就免不了要与正使高士杰有来往,瓜田李下,坊间又会有说不完的闲话了。

不过,既然是不当提的陈年旧事,瑟瑟自然也不打算细论,纵然禁军看守严密,可此处到底是驿馆,人多嘴杂,还是莫给阿昭招惹事端了。

想到此,瑟瑟冲眼巴巴看着她的傅司棋甩了句:“不该问的少问。”便把轩窗板拉下来,回来梳妆。

婳女掐着她醒来的时辰进来送热水,见瑟瑟眼睑发乌,忧心地问:“贵女昨日可是又没睡好?”

瑟瑟若笼在愁云哀雾里,幽幽叹了口气。

这婚一定得退!

不然,这日子可真是没法儿过了。

她梳洗好,预备再找沈昭谈一谈,却听随从来禀,说太子殿下已派人把温小公子送回国子监念书去了,驿官亲自送来朝食,殿下用过了,给贵女留了些在前厅。

瑟瑟哪里能吃得下去饭。

她东拐西拐地在驿馆的西厢房找到沈昭,她昨日出逃带的几个楠木箱子都存放在此,沈昭正一一开了,在仔细研究。

“脂粉匣子,掐花铜镜,螺子黛,指甲锉……”沈昭调侃道:“你可真是什么时候都不会亏待自己,要逃婚还把家伙什带得这么全,想来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谋划已久了。”说到此,他那稍稍转晴的脸色又沉了下来。

瑟瑟靠在门边,柔弱哀哀地望着沈昭,道:“我本来就是个贪图安逸享受的人,好日子过惯了,半点风浪波折都经不得。”

沈昭随口说:“那你就消停些,别一天到晚想一出是一出。”他绕过箱子,走到瑟瑟身前,凝着她的脸,认真道:“你嫁给我,我不会让你吃苦的。”

瑟瑟看了他一会儿,蓦得,仰天叹了口气,道:“阿昭,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

随从快步奔过来,冲沈昭揖礼,道:“殿下,宁王来了。”

沈昭瞧着瑟瑟那张苍白的俏脸上神情宁肃,朝随从摆了摆手,凝睇着她,轻轻道:“阿姐有话就说,我在听。”

瑟瑟手紧抓着身后门缘,直抓得手心腻了层薄薄的冷汗,终于鼓足勇气,将要开口——

“阿昭,你八叔来了,我听说瑟瑟出来走亲戚,你接她来了。她娘跟她爹和离多少年了,听说跟那边早没来往了,怎得这个时候又想起走亲戚来了……”

穿杨拂柳,阔步而来,正是沈昭的八叔,瑟瑟的八舅舅,宁王沈甯。

他今年二十五岁,是当今皇帝最小的弟弟,出了名的富贵闲人,王府大门一关,从不涉朝堂,不沾俗务,不是酩酊垂钓,便是醉品雅音。

如此,反倒养出来一身洒脱流畅的气质,容颜温雅清秀,举手投足间颇有些江湖侠客的飘逸之感。

他上前来揽住沈昭的肩膀,笑道:“瞧瞧,还跟小时候似的,一刻也离不了。依八叔看啊,你早点把瑟瑟娶回去,放进你的东宫里搁着,再派人把她看住了,让她哪儿也去不了,这样你还少些心事。”

沈昭一颗心全贴在瑟瑟身上,直觉她刚才是想跟自己说正经事的——她不是个无理取闹的姑娘,两人近来也没有闹过别扭,她不会无缘无故就说要退婚,定是有缘由的。

可长辈在这里,有些话终究不当说。

沈昭敛下心思,收拾了表情,执晚辈礼,与宁王招呼过,道:“八叔说笑了,是姑姑不放心,才托我出来接一接阿姐。”

宁王含笑点了点头,冲愣愣站在沈昭身后的瑟瑟问:“怎么样?亲戚见着了?都还好吧?”

瑟瑟恍然回神,忙道:“好,都好。”

宁王将手中折扇一顿,含笑靠近瑟瑟,以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听说……你是逃婚出来的。小瑟瑟啊小瑟瑟,你真是了不得啊,倒不怕惹恼了阿昭,人人都说太子殿下冷厉,这普天下除了皇帝陛下,也只有你敢去触小老虎的胡须了……”

瑟瑟:……

她是秘密出逃!

秘密!

这怎么一个两个都知道了?!

瞧着瑟瑟脸上表情转瞬变幻万千,宁王状若平常地一笑,扬头冲沈昭道:“既然都好,那快些回去吧。南楚使团就快要到了,听说还送了个公主过来,宫里少不得要行册封礼,这节骨眼,你一个储君总耽搁在外边算怎么回事。”

原来是催他们回去的。

瑟瑟平日里叫她娘宠坏了,一身大小姐脾气,骄纵起来直让人头疼。可她毕竟是在长公主府里长大的,看惯了朝局纷争,大势起伏,分得清轻重。

心想沈昭是块硬石头,眼瞧着她是啃不动了。况且就算她再想退婚,也不能因为这些事耽误了阿昭的前程,朝中几个皇子正虎视眈眈等着挑他错处呢,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授人以柄。

敌人太过强大,逃婚一事还需从长计议,暂且作罢吧。

瑟瑟当即便让婳女收拾东西,要回长安。

宁王推说他此番出城是负皇命在身,还有些事情未了,只让他们先走,他要在驿馆里歇息片刻,再去办正事。

沈昭便领着瑟瑟先行。

马车辘辘拐到大道上,微有些颠簸,沈昭看着瑟瑟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垂眸想了想,道:“我听说距此不到三里是西河镇,那里有一整条街是演皮影戏的,听说汇聚南北往来艺人,比长安城里的还好看,我带阿姐去看一看,好不好?”

瑟瑟知道他想哄自己开心。

小时候,每每两人闹了别扭,瑟瑟不想理他,他就会偷拿了东宫令牌带她出宫去玩。

谁让瑟瑟天生爱自由爱热闹,闻着皇城外的风都比红墙里的香甜。阿昭只是话少,可心眼长得很齐全,自小便是个鬼灵精,早就摸准了瑟瑟的脉,专会投其所好。

想到冲龄相伴的陈年往事,瑟瑟的心情愈加低怅。

阿昭待她的好,在她看来,足以胜过这世间所有男子。

在她做的那个梦里,始终没有看清那个与自己偷情的假太监长相,她实在想不通,是什么样的人,会让她舍得背叛、伤害这么好的阿昭。

她虽不是什么温婉贤良女子,可也知道是非善恶,实在想不通,怎么竟会做这样令人不齿的事!

况且,她认为,不论何时,自己对于男女之情的需求根本不可能到那样荒唐的地步。

她自小目睹了父亲母亲由琴瑟和鸣到冷面相对,看着自父亲离开长安后,母亲行事越发荒诞,狎戏男宠,蓄养面首,丝毫不避忌世人眼光。

她听过八舅舅规劝,母亲只不屑地回:“世人都道男子三妻四妾是常事,凭什么换成是女人,便千般不妥,万般不妙了?”

她觉得母亲说的有几分道理,可同时又觉得,这世间的男欢女爱太过无趣了。

她至今也想不明白,一个女人要喜欢一个男人到什么程度,才能甘心为他放弃少女时的一切繁华热闹,入那方方正正的后院,生儿育女,熬尽心血,周旋于琐事,只为去博一个并不确定的结局。

人心易变,人心易变,她可是从小亲眼见识过的。

心思是这样的心思,可想到如果要嫁的人是阿昭,那瑟瑟也是愿意的。

姑娘总得嫁人,她躲不过去,当初也是这样想的,与其嫁别人,不如嫁阿昭。

毕竟不管自己脾气多急躁,要求多古怪,他永远噙着淡淡笑意来哄她,满足她,她再也找不到一个男人比阿昭对她还好……

可兴许是天意,那夜她被梦魇所惊醒,起身去了书房密室,无意间听到母亲和朝臣的话,当即为之大惊。

就算没有这梦,她也不该嫁给阿昭。

而这梦魇的出现,愈发如上天的预警,在告诉她:他们绝非彼此的良配。

“阿姐?”见瑟瑟迟迟没有回话,反倒目光呆愣,好似想起了心事。沈昭这才低低唤了她一声。

瑟瑟如梦初醒,抬眼看向面前的沈昭。

阳光炽盛,透过悬起的车幔落到他的面颊上,映亮了那俊秀惊艳的容颜,如月描霜画,乌瞳丹唇,琼鼻皓齿,美得像从画卷里走出来似的。

瑟瑟大约还是从她母亲那里继承了些不太好的东西,对于美色同样难以招架,特别是这样如画般秀逸矜贵的美少年。

跟阿昭离得太近,甚至连他的睫毛都能看得清楚,乌黑浓密,根根分明。

瑟瑟的心突然颤了一下。

做一个朝三暮四、始乱终弃的负心女该死!

弃的还是这样无可挑剔的人间绝色,更该死!

她咒骂自己不止,眼见沈昭茫然看着正内心戏丰富的她,突觉好似有股清流灌入心中,把所有心头乱絮全冲走了。

豁出去了!

这婚又退不了,总这么黏黏糊糊的要纠缠到几时?

她温瑟瑟顶天立地,敢做敢当,不就是偷个人吗,有什么说不得的!

瑟瑟清了清喉咙,郑重握住沈昭的手,道:“阿昭,事无不可对人言,阿姐今天就跟你全招了,我做了个梦,梦里……”

一通声情并茂的描述,将梦里所有上演过的爱恨纠葛通通讲给了沈昭听。

末了,瑟瑟在沈昭那似乎随时会跳起来掐断她脖子的阴沉注视下,轻咳了一声。

她甚是诚恳道:“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要是能接受,那咱们就成婚,这没什么,反正吃亏的不是我……”

蓦地,瑟瑟觉得自己这故作轻松的语调有点怪,好像话本里那令人发指的负心汉对着痴心女在说:小爷我就是爱三妻四妾,你能接受就进门,接受不了就走,大家你情我愿,谁也没耽误谁。

唉,活了十六年,她怎么就没看透自己原来是这么个狗东西。

小说《谋锦》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