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权臣也是逼出来的

权臣也是逼出来的小说

权臣也是逼出来的

作者:十七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7

《权臣也是逼出来的》小说的主角是秦苏白温漓,带您赏读秦苏白温漓权臣也是逼出来的小说阅读,秦苏白温漓小说精彩节选:赵璟桓说完还瞅了瞅秦苏白,一副大家都懂的模样。赵瑾陌知晓他的性子如此,不再多言,见秦苏白不自在,便说:“皇兄说笑了,正巧我还有事要走,皇兄······”“我还与佳人有约,这就先走一步了!”,秦苏白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师兄,脑子里突然生出了个想法--如此这般,自己岂不就是他的师哥了?她一想到这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权臣也是逼出来的》,作者十七,欢迎阅读~

秦苏白长这么大,这种事似乎还是头一遭啊!不过看在这人受伤严重的情况下,秦苏白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那人见秦苏白有些扭捏,想想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倒是有些吓人,看着秦苏白雪白纤细的脖颈,估摸着此人不是自己对手,对她倒是没有多戒备了。

秦苏白扒开这人的衣服,发现这人的身上倒是有多出伤痕,新伤添旧伤,也就不想那些俗礼了。

那人的止血药倒是很有效果,很快就停止了流血,只是还有一道深的伤口还需要缝合,秦苏白有些拿不准了,这里可没有什么针线能缝合。

“这道伤口太深,怕是要缝合。”

那人怕是疼的紧,看着胸前拿到触目惊心的伤口,气息有些不稳。

“你就一个人吗?要是如此我们只能快点赶路,最好能在天黑前找到人家······”

“不用动,后边会有人来找我。”那人说完这句话,似乎已经力气用尽了不再说话。

秦苏白看这人衣着不凡,受了这么重的伤气息还是如此稳,也就信了这人的话,只是万一那些人没有找到他呢?秦苏白想起自己的糟心事,对眼前的人更加同情了,大家都是被抛弃的啊!

果然到了黄昏,也没有人来,秦苏白有些泄气,这人万一撑不到明天,那自己岂不是······浪费了一颗保命丹?

一直到了晚上都没有人来,秦苏白生了堆火,虽然肚里空空,但也没有什么心思吃东西了。秦苏白烤着火,一想到温漓有二叔护着,而自己却在这里守着重伤的人,对温漓的怨恨就更加深了。

秦苏白正诅咒着温漓,突然眼前一黑,似乎听见有人说“先留下”便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秦苏白却发现自己在马车上,见自己衣服还是原样,随着车外的响动,秦苏白端坐了起来。

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进来见秦苏白醒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着车外说了声:“醒了”

秦苏白没有作声,见这人的打扮估摸着是个军官,在以联想到昨天晚上听见的声音,便知晓自己是被此人打晕的。

“公子醒了?可是要吃些什么?想要看我家公子便随我来。”

秦苏白揉了揉脖颈,含着笑问道:“我这脖子是怎么回事啊?莫非昨天晚上······?”

那人的脸色变了变,昨天自己带着人马好不容易找到主子,但主子生死不明的样子让程水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才不动声色的打晕了这人,谁曾想这人竟然救了主子·····

程水是一名武将,驰骋沙场倒是不在话下,但是现在面对眼前这个少年,程水有些不知所措了。

秦苏白有意报仇,但眼前这人也着实没有什么意思,也就收起了捉弄人的心思。

“带我去见你家公子吧!”秦苏白理了理衣服,自顾自的走了。

程水见这少年变脸倒是快,看着少年的背影,喃喃道:“真像啊!”

秦苏白跟着沉水上了另一辆马车,这马车虽然无甚华贵的装饰,但其门前的雕饰却是一绝,由着两匹通体黑色无一杂毛的西域战马拉着。秦苏白眯了眯眼,看来自己回京的盘缠有着落了啊!

马车里的人似乎听见了外面的动静,主动拉起帘子来,待看清那位少年时,紧抿着的唇微微上扬起来。

“过来。”

那人对着秦苏白招了招手,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停止了跳动。这人现在正慵懒的靠在被褥上,长发随意散着,因是有伤所以显得有些憔悴,这副病弱的模样真是比那戏文里的公子哥儿还要俊美风流!

好在程水在一旁提醒着,秦苏白才没有失态,想起昨天那人狼狈的样子,也就收起了心思。

秦苏白上了马车,想起自己那点小心思,便开始酝酿了。那人似乎也说话,懒懒的靠在被褥上等着秦苏白。

一时间秦苏白竟然生出了两人认识良久的感觉。

“那个,你的伤还要紧吗?”秦苏白率先打开了话题,毕竟自己可是身无分文。

“昨晚已经缝合好了,倒是多谢了你的丹药。”那人淡淡的说着,但仍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秦苏白觉得自己问的有些蠢了,人要是有事,自己现在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吗?只是想到自己囊中羞涩,也就顾不得什么脸皮了。

“那就好,那个昨天我好像听你叫我小白?”既然决心要求人,不如先打个感情牌吧!只要有了关系,路费什么就不用担心了。

那人微微一怔,转瞬间便恢复了自然,“故人罢了。”

秦苏白没有想到如此,看这人的神情有些伤怀,也就不知如何接话了。

“还不知公子大名?”

秦苏白想想觉得自己没有弄清温漓的事,倒是不好透露自己的名字,便说道:“名字有些不方面透露,倒是往常大家也都叫我小白,不如公子还是唤我小白罢。”

那人见秦苏白这么说,眸子微闪,只是秦苏白这副样子着实真诚,让人看不出真假。良久那人回道:“小白唤我谨之便好。”

“谨之?”秦苏白小声的念着这个名字,想是出门在外不方便透露什么也就释然了。

“既然谨之兄无碍,我还有事情要做就先告辞了,他日若是有缘再见。”秦苏白说的轻松,心里着实有些没底,若是这人不通情理,真的走了,自己的路费可怎么办?

谨之也不着急,撩了撩搭在眼上的头发,似乎看出来秦苏白的犹豫,问道:“小白真的要走?”

秦苏白有些迟疑了,只是这个称呼怎么被他叫的如此暧昧?

“那个,我去郦阳有要事的,要是昨天没有遇见你,现在莫约也是快到了。”秦苏白颇为遗憾的说,虽然这样说有些携恩求报的意思,但要是此人能给自己一点盘缠倒是不枉自己救了他一场。

那人听了倒是微微一笑,他本以为这人接近自己,还称小白是有意图的,现在这副小心市侩的模样倒是想让自己补偿他了?想起程水告诉自己这人包袱里没有银两,只有几件换洗衣物,眼下也明白了。

只是看着人年纪尚小,无甚武功,还出落的有些隐士的风姿,独自一人上京倒是有些意思。

“既然小白是要去京城的,不如你我同行,也算有个伴,郦阳的路可长着呢!”

秦苏白:所以这是抱上大腿了?

小说《权臣也是逼出来的》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