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何为贤妻

何为贤妻小说

何为贤妻

作者:月下蝶影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6

曲轻裾贺珩是小说《何为贤妻》的主角,剧情随着曲轻裾贺珩之间的发展,越来越精彩。在这里为大家带来何为贤妻小说结局。「子欲养而亲不待……」曲轻安站起来,望着笑容满面的梁氏,心情渐渐散去,面色渐渐变得苍白,「母亲待轻裙心,此生不忘,轻裙定要报答母亲多年的慈爱。」曲娘心中一直不安,如今见曲轻袖说话如此直白,此刻脸上的温情表情再也绷不住,正想开口缓和一下,却已来不及开口。,亲王妃确实比昌德公府地位尊贵,但是话却不见得会好听,更何况她为何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在这皇权制度下,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何为贤妻》,作者月下蝶影,欢迎阅读~

贺珩远远便见到一行人在园子里,只是离得远,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得真切。走在前首的女人他看不清楚,只是从举止上判断,有些陌生。

“明和,你瞧着前面都是哪些人?”刚从朝堂上下来,他没有心思哄这些女人,这话出口时,便停下了脚步,神情间有些腻烦。

“王爷,小的瞧着似乎是冯侧妃江侧妃一行人,”明和睁大眼睛看了一眼便飞快垂下头,他虽是太监,可也不敢直直盯着主子的女人们看。

“那走在前面的是谁?”贺珩眯着眼睛又看了眼为首的女人,“瞧着不怎么眼熟。”

明和再度抬头快速望去,走前最前面的女子气势不凡,身上的广袖罗裙不知绣着什么花色,瞧着倒是挺漂亮,只是一时半会儿他还真认不出此人是谁,犹豫半晌才开口:“莫不是王妃?”

这话说得连明和自己都不相信,只是府中女人除了王妃谁还能走在侧妃前面?

听到明和提及王妃,贺珩便想到那个性子和软的女人,她的父亲是昌德公,舅舅是祥清候又位居大理寺少卿之位。出生明明不凡,却养出那样的性子,也难怪当初母妃选定曲氏时没有人从中作梗。

曲轻裾远远便看见了记忆中原主敬畏的端王,模样也不过二十岁出头,长身玉立,穿着白色镶黑边锦袍,白面玉冠,让人一眼瞧去便有人中龙凤的味道。待走近后,她就看到端王脸上挂着一丝浅淡的笑意,只是眼中看不到半分笑意。

微微一个屈膝,曲轻裾笑着开口:“王爷下朝了,可要用些膳食?”

“王妃身子痊愈了?”贺珩眼神落到那白皙润泽手腕上,红色的鸡血石衬得那手腕似乎吹弹可破。

“托王爷福,”曲轻裾皮笑肉不笑,用手绢擦了擦额头不甚明显的汗意,“只是身子虚了些,太医早吩咐过不宜大补,谁知厨房里的奴才阳奉阴违,尽送些油腻大补的东西,我一时气不过,便罚了他们几板子。”

江咏絮听到王妃把这种事兜头向王爷说了出来,忍不住向王爷瞧去,却见到对方神色平平,显然没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

贺珩确实是不在意这种小事,只是有些意外王妃还能做出惩罚人的事情来,他虽对王妃无甚好感,但是不至于在这种场合下她的脸:“对主子不尽心的奴才,便是撵了也不可惜。”

“王爷体恤,乃妾之大幸。”王爷的心性果真如她揣测的那般,是个能忍有野心的男人,她垂下眼睑,不再笑看王爷。前生好歹也算得上个成功的经纪人,什么型的男人没见过,这个王爷又不是举世无双的美男,她还没那么稀罕。

贺珩见对方似乎再无开口之意,便转而看向自己其他几个女人,见冯氏面上虽带着笑,但仍有几分说不出的委屈,他看了眼王妃,见她微微垂着头,最终也只是点了点头:“你身子好了些,到外面走走也好。”说完,便扔下一干子女人回了书房。

待贺珩离开,曲轻裾回头看向冯子矜,凤眼微眯,伸出右手抬起她细腻光滑的下巴,用温柔得几乎出水的声音道:“冯侧妃这张脸,真是让人越看越爱。”用完,拇指在脸颊上轻抚而过,直到感觉到冯侧妃瑟缩了一下,才笑着收回手,用手绢不轻不重的擦着拇指与食指,“好了,我累了,你们也都回吧。”说完,扶着金盏的手转身边走。

冯子矜看着那被王妃走了两三步远便丢在地上的手绢,素来端得住笑脸的她青了一张脸,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更让她恼恨的是,刚才她在曲轻裾的眼神里有了恐惧之意,她曲轻裾是个什么东西,木讷无趣,竟然敢这么对她?!

此时她觉得身边的其他三人仿佛是在看她笑话,扫了她们一眼,沉着脸骂道:“看什么,都给我滚!”

两个侍妾忙行了一礼退了下去,倒是同为侧妃的江咏絮缓缓的开口道:“妹妹也早些回屋,我便先走了。”说完,也不看冯子矜的脸色,转身就离开了。

“曲轻裾!”冯子矜沉着脸把地上的手绢碾了好几脚,才带着满腹怒火回了西苑。

“王妃,你今日这般可是大大打了冯侧妃的脸。”金盏既解气既担忧,“若是王爷知道,问责于你……”

“不必担心,”曲轻裾轻笑,视线望向书房方向,“王爷不是庸人。”这样的男人,不会去管这些小事,她这个王妃只要不去损害端王的利益,端王这会儿就会敬着自己这个王妃。

昌德公府虽不待见她,但她的舅舅身居侯爵之位,又领职大理石少卿,舅母的父亲是兵部尚书,两人膝下无女只有两子,对自己这位外甥女颇为照顾,若不是二人,原身哪里能护着娘亲的嫁妆?

端王或许不用靠着王妃办事,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不会因为宠妾灭妻与这些人有矛盾。如今各个皇子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端王不是没有野心的人。

她不是爱委屈自己的人,若真要她憋憋屈屈的过一辈子,还不如这会儿就跳进池子里。至于若是端王真的得了皇位,会对她如何,她懒得想那么多,以后的事谁说得准,反正就算自己贤良淑德,这位端王也不见得会多喜欢自己。

金盏不明白王妃话里的意思,不过王妃不解释,她也不敢问,与木槿等人小心伺候着王妃回了正院,就见厨房管事早早候着了。

厨房管事一见到她们,便上前行了大礼,一个劲儿的告罪。

他们也是倒霉,往日给王妃呈膳食一向如此,谁知今日王妃便发作了,若只是这样也罢了,方才连王爷身边的明和公公也来骂了他们一顿,原先的管事还被撸了下去,他本是副管事,这会儿捡了个漏,成了总管事,却不敢大意,早早来了正院等着请罪。

曲轻裾看了眼这个管事,个子不高,一副憨厚模样,瞧着挺老实,不过这王府里能混到管事,哪里会是老实人。懒得听这些请罪的废话,她道:“厨房如何,我是不管的,只是日后我若是发现你们不尽心,你连跪在这里也不必了。”

管事连连点头,又呈了膳食单子,说是让王妃点今日以及明早的膳食。

“往日你们说按着份例来,原也是能点单子的。”曲轻裾也不接单子,只似笑非笑的看着管事。

管事闻言立马道:“想是传话的小子出了岔子,王妃膳食却是要按份例来,不过是能在份例内点单子的。”说完,又大骂传话的人糊涂,传错了话云云。

曲轻裾懒得听这些混话,开口道:“罢了,我也知你尽心,银柳,把单子呈上来。”

单子一拿到手里,只见上面蒸炸煎炒煮,什么菜都有,她点了些爱吃的菜后开口:“早上我不爱用腻的东西,你们膳房的人瞧着做,若是做得合我意,自有你们的赏赐。”

管事暗暗叫苦,谁知哪些东西合这位王妃的胃口,口里却不停说王妃宽容大度云云。

送走膳房的管事,银柳替曲轻裾按捏着肩膀,暗恨道:“这群欺软怕硬的狗东西。”

银柳力度拿捏得很好,曲轻裾舒适的靠在软榻上,听到银柳这话,便笑着开口道:“这世上芸芸众生,皆不过如此罢了,一个小小管事哪值得动气。”

木槿端着一盅贡枣蜂蜜茶走了进来,听到王妃这话,笑着低声道:“王妃说得是,奴婢瞧着从今往后这后院里,再不会有阳奉阴违的奴才。”

听到这话,曲轻裾睁开眼,叹了口气:“往日我总把人往善了想,到了今日倒是觉得,以善报善,以恶报恶才能在这皇室站稳脚跟。”

木槿笑了笑,把手里的茶盅放到红木圆几上,又替曲轻裾盖上薄被:“王妃能这样想,也是大善。”在几个一等丫头中,她年纪最大。当初夫人买下她进府,小姐不过一岁,如今小姐成了王妃,她也已年过双十。她早便说过不愿嫁人,好好守着王妃已经是她所有念想,王妃能有这番转变,实是再好不过。

曲轻裾看着木槿,突然想到木槿花的话语是温柔的坚持,这个名字于眼前的女子再合适不过。前身的身边有这么一个全心全意为她的丫头,也算是一大幸。

闭上眼睛,曲轻裾不去看对方眼中真挚的关切,“木槿的心意,我是懂得。”

木槿眼眶微红,却是笑着道:“王妃这话可是羞煞奴婢了。”说完,便掩着脸走了出去。

王府书房里,贺珩合上一封密信,把它浸入一盆水中,才对明和道:“南边的事不去管,大哥与三弟闹得火热,我还是看着好。”

明和点了点头,看了眼盆中已经花掉的信,转而道:“王爷,膳房的人已经敲打了,新上来的管事是个聪明的,已经去正院请了罪。”

贺珩点了点头,对这件事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只是道:“曲氏乃是本往嫡妻,该有的体面不能少。”想起曲氏一反往日素淡的华丽打扮,眉梢微动,“至于王妃日后行事如何,就先瞧着。”

明和沉默点头,这主子与女主子的事,他做下人的自然无法多言,不过他总觉得今日的王妃与往日大不一样,不仅仅是穿衣打扮,就连眼神也变了。他身为府中总管,也见过王妃不少次,总觉得王妃似乎由一只不起眼的灰毛兔变成了……凶悍的母狐狸?

意识到自己在妄测主子,明和头埋得更低,阿弥陀佛,该打该打。

小说《何为贤妻》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