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四嫁

四嫁小说

四嫁

作者:墨书白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6

为大家提供《四嫁》小说在线阅读,是作者墨书白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小说,主要人物是秦书淮,小说讲述了:卫衍下了车,并没有像他们预料的那样向秦书淮走去。他在马车的边缘停下来,微微躬身,恭敬地抬起手来,说:“嫂嫂,快来吧。”大家又被蒙住了,不过很快就有了反应。现在卫衍唯一的小姑是谁?,“王爷,四公主还没走。”“王爷,四公主仍在坚持……”秦书淮处理完正经事,终于有时间理会秦凡了,他将昨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四嫁》,作者墨书白,欢迎阅读~

没料到翁元春倒真的递了张大红洒金的帖子到了晚春阁。大红的扉页上简略几笔勾勒出一株绮丽的桃花,枝不繁花却盛,笔锋潇洒肆意,于婉约清丽中透出一股清傲。

“姑娘,太太赏的这件玫瑰红的褂子如何?”内室里,碧螺带着小丫头们开了箱子为五娘挑拣衣裳。一箱子的大红大绿,喜庆倒是喜庆了,却总觉得少了几分清雅。

五娘规规矩矩地坐在螺钿铜镜前,任雀舌将她黑亮柔顺的发丝梳成垂挂式的发髻,又从红漆描金雕了海棠花的梳妆盒子里取了丁香花的薄银簪插上。左右端详了一下,她伸手自梳妆盒里取了一对点翠蝴蝶簪,示意雀舌换了。

那蝴蝶簪也是大太太赏的,只是翠色很薄,并不是上好的翡翠,被五娘如鸦的发丝一衬,那翠色更是淡薄的如天水青,却别有一番味道。

见五娘满意地点了点头,碧螺便很有眼色的选了件葱绿撒花在裙摆绣了大朵牡丹的杭绸对襟襦裙,又配了条浅紫色绣水草纹的长腰带。

翁家的姑娘们自小便颜色好,身量也比一般人家的姑娘们略显得高挑。才七岁的五娘容貌未开,身量未足,却也有了些亭亭玉立的味道。这般打扮起来,纵是衣服颜色略有些俗艳,衬着她那副略带婴儿肥,永远眯着眼,显得憨厚十足的呆滞小脸,竟也显出几分沉稳富足之气来。

沙氏在每个姑娘屋里都设了个半人高的樱草色刻丝琉璃屏风,中间嵌了大块的铜镜,竟是为了方便她们每日出门检视自己的衣饰的。

五娘站在屏风前左右看了半天,又取了对镶金红宝石的耳环戴了,硬将那沉稳富足之气转变成了暴发户之气,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往大太太屋里走去。

“姑娘……”碧螺张了几次嘴,终于还是将满心里的疑惑与不赞同给压了下去。

她明年就出府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姑娘自大病醒来之后,看着事事都随意,是个软糯好拿捏的性子,却其实极有主意,决定了的事情她们也无可奈何。

那边雀舌却心直口快的接过话头:“这镶金红宝石的耳环是大太太赏的吧?奴婢还记得那回姑娘花了好些功夫绣了副百寿图,给大太太娘家的老夫人贺寿,大太太一时高兴就赏了这耳环。”

“是啊。”五娘不动声色的收回打量碧螺的目光,顺着雀舌的话笑道,“这耳环我看着喜欢,要不是今日大姐请桃花宴,我还舍不得拿出来戴呢。”

到了大太太沙氏屋里,却见二娘三娘身边的丫头翡翠、玳瑁恭敬地站在暖阁门口,显然是早到了。

沙氏住的枫林院位于翁府后院的正厅,是个四进的院子,正厅宽敞大气,是沙氏日常处理后院事务听管事妈妈们回事的地方。东次间暖阁与内室相连,只用乌木雕花绣松柏梅兰纹的大屏风隔开,便是她们姐妹日常请安之所。

大太太屋里的二等丫头夏荷见得她来,打了帘子请她进去,一边笑道:“今儿个姑娘可晚了,二小姐和三小姐都到了。”

除了养在沙氏身边住在西次间厢房里的四娘惠春,每日里五年内共都是最早到沙氏屋里来请安的。三年来守着卯正一刻的时辰,从未早一刻,也从未晚一刻。今日迟到,不免让丫头们猜测是为了什么事。

净白的小脸红了红,五娘眯着的眼眸就眯的越发厉害了,透出赧然惶恐的笑,“是我懒怠了,明儿个必定早到。”一边又扯了扯连褶皱都没有的衣襟,不安的进了暖阁。

果然大太太沙氏早已起了,正端坐在暖阁的罗汉床上与二娘三娘说话。她看上去三十出头的年纪,穿月白色绣折枝玉兰花的素缎长裙,因着晨起天凉,搭了件平绣盘花四合如意的云肩,眉眼含笑,气度雍容。

她身边立着两个四十来岁的妈妈,两个都是穿一身鸦青色绣葫芦双福的褙子,雪青中衣,梳了圆髻。左边那个容长脸,插一支镶珠花的累丝小银簪子,眉眼低垂,给人清冷之感,却是沙氏的陪房之一徐妈妈。右边那个圆盘脸,插一支镶嵌暗红玛瑙圆珠的乌银扁钗,那玛瑙虽只小指甲盖般大小,却颜色通透纯净,竟是上等的玛瑙,正是沙氏身边最得宠的陪房陶妈妈。

那陶妈妈本来含着笑半躬着身正听着沙氏与两个庶女寒暄,眼角瞥见绣白鹤晾翅的府绸帘子打起,脸上略恭敬又不谄媚,切到好处的笑未变,只不动声色的扯了扯沙氏的衣袖。

沙氏寒暄未停,略显凌厉的凤眼微抬,便看见五娘畏畏缩缩的进来。她笑容不变,却冲着两个庶女笑道:“我说今儿早起怎么没听到院子里百灵鸟的叫声呢,原来是起迟了。”语气亲昵,却又带着隐隐的疏离。

二娘袭香转眼看见五娘,上下一打量,眸子里便盈满了淡淡的嘲讽,脸上的笑却越发的纯真:“平日里母亲说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我还不信,五妹妹今儿个倒是现身说法了一回。”越发坐得矜持端庄。

看得出二娘今天的穿戴很是用了心的。承袭自父亲的杏眼白肤本就让她生就了一副美人的胚子,身量上也不像大娘四娘和五娘那般高挑修长,而是承袭了生母乔姨娘的娇小,十二岁的年纪已身姿如柳,容颜胜花。许是为了参加桃花宴,她穿了一袭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的百水裙,梳了高高的堕马髻,插了支汉白玉雕的水仙花簪子,如此这般作势,既有世家小姐的端宁庄重,又有几分花信少女的纯真清雅,也不怪她会嘲笑五娘的打扮了。

五娘便愈加窘迫,涨红了一张脸,强自镇定地给沙氏请了安,“母亲今日可安好?昨夜里睡的还好吗?”

沙氏笑着望着她,见她福下身去,便示意身边的徐妈妈扶她起来,嘴里笑道:“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母亲又能有什么不好呢?”

五娘便越发恭敬地福下身去,行完整个礼才起来,看着沙氏认真地道:“父母安乐才是儿女最大的福。母亲安好比什么都重要。”她绷着一张稚气十足的小脸,硬装了大人样说着寒暄的话,纵使用了全部心思,却依然显得不伦不类。

就听得旁边传来“噗嗤”一声笑,随即被捂住,那笑就只笑了半声,在此刻无人做声的情况下,却依然清晰无比。

小说《四嫁》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