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

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小说

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

作者:明恩华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6

顾眠顾承让是小说《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的主角,剧情随着顾眠顾承让之间的发展,越来越精彩。在这里为大家带来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小说结局。顾眠不知顾丞相此刻心中想法,其实也只是稍微配合一下,意思意思喊了那么几句,她可没想要把婚事弄吹了。只见顾眠用洁净的小手搓了搓顾丞相的衣摆,抹了抹泪,然后一副下定了决心的模样来说服眼前的顾丞相。,养不教父之过,他认。顾眠不知顾丞相此刻心中想法,其实也只是稍微配合一下,意思意思喊了那么几句,她可没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作者明恩华,欢迎阅读~

当众求嫁成功还轻薄了未来相公的顾眠此刻正跪在地上,因为所犯事件过于严重,顾丞相直接说连蒲草团子都不必给她,让她跪在列祖列宗面前好好的反思一下,今日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顾眠才不管的,抬着下巴和顾丞相顶嘴。

“我就喜欢好看的男人,我就想要嫁给顾承让,再说了,他也答应了娶我,我哪里驳了爹爹您的您的面子,我顶多就是驳了姐姐的面子。”说着,顾眠又转向了发生这件事后异常冷静的贵妃姐姐,跪在地上的膝盖咚咚咚的到了顾晴脚边,撒娇的抱着她的大腿,诚恳的说着。

“姐姐我知道你最宠我了,你最喜欢我了,我喜欢顾世子是真心的,你就成全我们好了,大家都不要嫌弃他腿残疾,我知道你们同情我,但是不用,我不嫌弃他的,真的,不嫌弃,为了那张脸,我也不嫌弃的!”

“你……”

顾丞相一口气差点上不来,险些要被气死,一想到已经昏迷了的夫人,压制住自己的怒火,强忍的指着顾眠道,“你给我跪着,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放你离开你祠堂!”

顾眠抱着贵妃姐姐的大腿,仰着下巴哼了一声,就是这种过于放飞自我的行为让顾丞相一度说不出话,就颤抖着手指着她,半响都没反应。

最后还是顾晴开口,劝了父亲。

“爹爹莫要生气了,这西南世子也道了要娶二妹,想必两人是早已认识的,今日之事,为今之计,您恐怕是要和西南王府商议商议才是。”

顾丞相冷静下来,明知道大女儿说的没错,可终究是忍不了顾眠的行为,今日当着这么多的人丢了他的脸,还丢了身为贵妃的大女儿的脸,他这面子好过,大女儿在宫中可怎么办才好?

心下更是觉得二女儿不懂事,不会为家中的人考虑。

顾眠才不管的,从大姐开口后,她就感觉到胸口疼,逐渐松开了手,换成捂着自己的胸口,身边的两人见状只以为是她在假装,也是,才过来一会儿,顾眠就缓和过来了。

她想着她现在的种种反应极有可能是因为原身自带的心脏病,所以一激动就会心梗,但好在还活着,再来一次说不定也不赖,不过现在的结果也还好,至少搞定了如何在顾承让身边。

“晴儿,你与为父一并出去,不许再给她好脸色,让她反思,不反思彻底,便不让她离开祠堂。”

顾丞相气急狠下心不在意顾眠的行为,便也不给大女儿关爱二女儿的机会。

顾晴只好给了顾眠一个安慰的小眼神后有些心疼的摇着头离开了。

祠堂终于安静,顾眠摸了摸自己的小脸,然后一屁股坐下,没有半点的端庄可言,仔细的想了想顾承让今日答应自己的求婚的时候的脸色,一点都不像是她认识的顾承让。

虽说前几次都是因为顾承让死的,可她好几次死了之后,总是到处的飘了一段时间,见到了顾承让试图颤抖着站起来,也见过他貌似是在密谋什么,还见过丞相爹爹貌似也有什么事情隐瞒了自己,与娘亲躲着躲着的说话,甚至,她死了之后,都没几个心疼,倒像是她死有余辜。

分明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第一次是穿越过来刚刚醒,还一脸懵逼,跟着身边的人寒暄,因为不知道,所以全程都只是点头恩恩,然后就遇上了刺杀,再然后,她被人推了一下,挡在贵妃姐姐的面前,她记得那人推她的时候,一脸的怒火,但是,眼底那关心的眼神分明是对着贵妃姐姐顾晴的。

然后她死了,在这个世界飘荡了三个月,再醒来,就看到了同样的场面。

第二次死的更是莫名其妙,没有刺杀,源于自残。

她身上带着匕首,顾眠自己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刀鞘掉了她也不知道,毕竟姐姐回来的时候,人多,有亲戚,还有问讯赶来的一些丞相爹爹的门生,说来也是冤枉,隔壁就是爹爹的书院,据说是因为爹爹离不开娘亲,因而才要修在隔壁,这种古代版本的秀恩爱,她完全是狗粮吃的饱饱的。

然后,也是因为人多,她家姐姐不知是被谁给绊了一下,踉跄之际,扶了她一把,她本人倒是停住了,可她也不知道为何身边多了一个顾承让,顾眠本人没有稳住,倒了过去,顾承让本人实在是果断的扶着自己的轮椅往身边一躲,就这样,她摔倒在地上,手袖中的匕首就这样扎在了她的身上,没有一点的悬念。

是巧合吗?

她一个现代人能相信一次是巧合,两次是意外?第三次那故意的一脚还是巧合意外?

怎么可能?

所以,她这次醒过来,再也忍不了了,反正不是顾承让死就是她死,她死了大不了再来,顾承让要是死了,才是她的好日子的开始。

顾眠揉了好一会儿的脸,还是觉得和自己脸上的这个巴掌相比,她打顾承让的巴掌实在是太轻太轻了,应该还要再下手更重一些的。

顾家的祠堂此刻没有一个人,大白天的还是点着烛火和香,顾眠拜了拜祖宗后坦然的起身,就她游荡顾家的那段时间,多少也是知道这顾家的格局的,要想离开祠堂,很简单。

祠堂的后面有个院子,平日没多少人,也就是一般的洒扫仆人收整东西的储存室,堆些杂物,一般顾家的人是不会过去的,且过去的也只是一道小道,除顾家的仆人外,也少得人知晓。

顾眠就是从这小道过去的,去到后面,感受了一下阴风阵阵的阳光小院子,看到院子里面的树还有墙角的狗洞,一度考虑是狗洞出去好还是爬树翻墙的好。

为了能够让自己出去的更加神秘,她最后决定了,翻墙。

上树几分钟,翻墙更快,下墙的动作,决绝中透露着熟悉,估算好高度后,她一跃跳了下去,而后起身拍拍手,抖抖衣服上的灰尘,逐渐的远离顾家大院。

从祠堂出去走过三条街,就是整个街道最繁荣的主街道南市街,从早到晚,都是热闹不已,往西边再走一条街,就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噩梦,顾眠曾经在里面卧底了好几天呢,还友情的看到了顾承让,还曾感叹过,‘没想到啊,一表人才的西南世子也会去那种地方’。

让顾眠失望的是,顾承让进去之后,她反而是进不去了,以至于没看到里面有啥。

但是她今天的首要目标不是声乐场所,反而是另外的一个地方,往南边走三四条街,有个挂着黑布的铺子,据说是买凶杀人的最佳交易场所,她之所以知道,还是以前当孤魂野鬼的时候蹲在路边听到了小乞丐说的。

不过,买凶杀人的第一要素是要钱,她兜里没来得及揣着钱,就只能先去当铺里面,换点银子喽。

当铺好找,但是不能明显,加上脸上还有个巴掌印,她想好了,去当铺要当做自己是困于家中无钱糊口,被打后不得已才出来卖东西的。

终于在南市街的角落中找到了一家人不是那么多的店铺,顾眠捂着脸进去了。

此时在那当铺对面的酒楼中靠窗的人看她那一抹粉色与身影有些熟悉,可转念一想,不对,她此刻据说是在家中祠堂跪着,断不会出来的。

便与身边的好友继续说着,“子由,我知她善良,如今之所以传闻如此,极有可能是家中出了事,你也知道,她曾不止一次的怀疑过,她根本不是顾家的小姐,若是,岂会这么一般?因而,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事。”

期间一次又一次的掩盖住自己根本就是厌恶了那顾眠,以往也是为了利用她见着其余的两位挂架千金罢了,顾大小姐进宫之后,她顾眠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如今还为她说句话,不过是看她要嫁顾承让,自己气不过,要让她名声更烂一些。

唤子由的那人并未发现眼前的人心中所想,只是拧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谦谦君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怪是他错付了衷心。

顾眠是仔细的看过了好几家的当铺才选中了眼前的这一家的,看了好一会儿才满意的进去,当然,临进去的时候,还将头上的珠钗,耳环全部都拿了下来,合在手中后才气势汹汹的进去。

“老板,这些东西收吗?”

顾眠不高,也就一米六五吧,站在当铺的的高柜台前,还垫着点脚尖才和人家说上话。

那掌柜的看了一下她白净的小脸上有个巴掌,虽惊讶,可看她身上的衣服材质皆是上品,便也接过了那首饰看了看,缓缓的干咳了一声才说,“收啊,你要当多少钱?”

“能当多少?”顾眠一听能当钱,更激动了,双手扒着柜子边缘。

“不多不少,也就是十两银子,还是最高的了。”

掌柜刚刚开口,顾眠的心又疼了,还是那样的扎心,脸色更白,瞬间连一丝的血色都没有了,难受得弯下了腰。

“姑娘,你要是重病了,那就赶紧走,别死在我这里啊,我可是做生意的,见不得这种晦气的事情。”掌柜一看情况有点棘手,虽说手中的东西都是好的,也比自己说的数还要值钱,可是现在,他才不会说呢。

顾眠缓和了一下,才开口“没事,我不会死,但是你别唬我,我告诉你,我这些东西可都是外朝进贡的佳品,十两银子,你逗我呢?”

那掌柜迟疑了一下,看她并非寻常的世家小姐,听她说的外朝进贡的贡品,想必是皇家国戚,如此一来,更不敢得罪了。

“一百两,不能再多了。”给了她一个友情价。

掌柜的才说完,顾眠的心又疼了一下,原本到嘴边的,这才对嘛……硬生生的堵在了喉咙里,然后就听到了身后的一个半高的小人过来,看了一眼她的首饰,直接报了价格。

“怎么着也是要五百两的,但是姐姐,这皇宫的东西,你当了,不怕官家的人找你?再说了,我为何从未见过你?”

顾眠缓和了一下,才好一些,终于有机会看看眼前的人,看起来是十来岁的小孩子,明紫色的华服,还有那桀骜不驯的气场,不用多说,寻常人家哪能养得出来这样的人物,再者,他说了。这是皇宫中的东西,想必他也是皇宫中的人才是。

是位小皇子还是皇亲国戚也不知道,可她心疼是真的,好在那掌柜的不开口,她也不疼了。

这边小少年注意到她额头上全是细细密密的汗,虽疑惑,也还是选择了忽视,帮她要钱已经是最大的赏赐了,再多可不能,她也不配,便继续争取钱的问题。

“掌柜的,五百两,你至少要要给这个数,不然我告诉我家舅舅,我告诉他你店大欺客!”

他可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姐姐的,皇宫中的东西,哪能这么不值钱,被人欺负也不知道反驳,只捂着胸口难受,着实的可怜呢。

顾眠好不容易好了一些,不难受了,这小少年为她说话,她自然是高兴的,能有钱啊。

可是她就怕这掌柜的一开口,她又疼了。

刚刚就发现了,每次那掌柜的只要一开口,她胸口就一阵的疼,她看着掌柜的脸,就觉得假,就算笑得十分真诚,慢慢的,她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心疼的缘由好像是他们说话引发的。

之后掌柜说话,顾眠都不疼,暂且是估摸不出任何的联系,只能转了话题。

“你舅舅是谁?”

小说《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