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爱谁谁

爱谁谁小说

爱谁谁

作者:风流书呆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5

《爱谁谁》(风流书呆)全文预览在哪看,这里提供爱谁谁小说在线阅读。关素衣抬起食指抵着唇瓣,微挑着眉,笑得很滑稽。在两个丫头的搀扶下,赵纯熙慢慢走了进来,满脸的病容,看着很虚弱。明兰忙把她送到暖炕上,关素衣扯开棉被盖在她冰冷的腿上,斥责道:“天这么冷,你还不好好躺着,做什么出来乱跑?有什么事就直接让丫头来找我吧。”,权势这东西果然好用。因为身份不同,所以待遇也就不同了吗?作为帝师之孙,太常之女,即便我行我素如赵陆离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爱谁谁》,作者风流书呆,欢迎阅读~

刚毅男子正是初称帝的霍圣哲。他父亲原是九黎族的首领,因不满秦国暴·政才揭竿而起,一路剿灭或吞并各方势力,最终成为中原霸主。但他见识和胆略到底有限,只挟持了天子,给自己弄一个名正言顺的诸侯当当,与其余四大诸侯国彼此制衡,相安无事,哪料儿子竟那般出息,不但铲除了其余诸侯和几个不安分的兄弟,还把小皇帝也一并干掉,继而一统河山,登上皇位,改国号为“魏”,尊号为“圣元”,暗示自己乃开天辟地头一位圣君。

由此可见霍圣哲是何等狂妄又何等唯我独尊之辈。

他虽然出身蛮夷,却极为喜爱汉族文化,在政治与军事上拥有超群的领悟力和天赋,虽从未治理过国家,却明白作为帝王,最重要的不是亲力亲为,而是善于发掘和运用人才,与此同时还要找到正确的治国之道。

经历了春秋战国时期的群雄争霸,秦国时期的暴·政与四分五裂,几乎每一个意欲称王的枭雄或试图拯救苍生的文人侠士,都在考虑同样的问题——怎样治国?他们或为了个人私利,或为了黎民百姓,而诸子百家的学说也因此得到极大推广。

法家、杂家、道家、墨家、儒家,陆续登场,也派出弟子探访各诸侯国进行游说,并进行了许多尝试,而其中最成功的当属法家无疑。霍圣哲自从学会汉字后,阅读的第一篇文章便是韩非子的《五蠹》,当时便惊为天人,大受震动,立刻搜罗了所有法家典籍,即便政务再繁忙也会每天抽出两个时辰进行钻研。反观儒家学派的典籍,早已不知被他扔到哪儿去了。

听说觉音寺将举行一场法家与儒家的辩论会,他立刻冒着风雪匆匆赶来旁听,打算物色几个可用之才。

面白无须的老人名唤白福,乃前朝皇帝留下的内侍之一,因能力出众又善于察言观色,有幸被圣元帝看中,官至中常侍。见主人只派死士去查关家爷孙俩,却绝口不提方才表现优异的几位法家学者,他心里大惑不解,却也不敢多问。这位新主子的脾气极为多变,时而刚烈直率,时而阴鸷狠毒,时而豁达爽朗,时而儒雅斯文,再老练的臣子亦能玩弄于股掌之间,堪称深不可测。意欲猜透他的想法,莫说白福才五十岁,便是再多活五十年也无济于事。

圣驾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返,竟无一人知晓,刚进未央宫,死士就已奉上一封密函,其中记载着关家及其五服内族亲的所有情况。霍圣哲细看良久,叹息道,“才德兼备、家世清白,而又秉性忠直,关齐光此人可以大用。”话落提起毛笔,用铁画银钩的字迹写了两张诏书,想了想犹觉不足,在候选美人的名单上添了“关素衣”三个字。

白福暗暗吸了一口气,心中一会儿明悟,一会儿又觉得疑惑更深:皇上这是打算抬举关家无疑了,不但命关家父子俩入仕,还将关家嫡女纳入后宫,再没有比这更大的恩宠。然而他之前对法家推崇备至,现在却只字不提,究竟想干什么?又试图达成什么目的?

当旁人兀自揣摩时,霍圣哲已把两份诏书收入暗匣,随即平铺一张锦帛,慎重而又缓慢的书写。身为中常侍,白福颇识几个字,略瞟一眼便愣住了,只见黑色墨迹延展出这样一句话——推明孔氏,抑黜百家。

白福眼睛快速眨了眨,终于明白皇上所要推崇并施行的治国之道并非法家思想,而是儒家学说。怎么会?

当白福暗叹圣元帝心思莫测时,一名长相毫不起眼的小黄门偷偷溜进甘泉宫,将皇上白龙鱼服又暗查关家的事细细禀报给上首的女子。女子大约三十出头,却保养得极好,皮肤细嫩,容貌绝美,苍白的唇色和微蹙的眉心显示出她似乎身体染恙,举手投足间充满孱弱而又楚楚可怜的风情,叫人看了倍感怜惜。

她便是圣元帝最为宠爱的妃子叶蓁,刚加封为婕妤,离皇后那个位置只两步之遥。圣元帝常年在外征战,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找女人,如今虽然登位,却又忙于政务,更加神龙见首不见尾。他的后宫嫔妃满打满算也不过巴掌之数,且有好几个是太后自作主张选纳的,至今没见过面。

因叶蓁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对叶蓁亦有难以言说的愧对之处,所以态度便格外不同。旁的女人还守在潜邸望眼欲穿,他就第一时间把叶蓁接入燕京,予她高位实权,连太后都越了过去。

如今叶蓁上头既无昭仪也无皇后,除了太后的长乐宫,其余各宫均得唯她马首是瞻,驱使几个小黄门,哪怕那小黄门是皇上身边的,也易如反掌。而死士只负责保护皇帝的安全,皇帝不说查,他们自然不会巴巴地跟踪并监控一个不起眼的阉人。

“哦?你说皇上把关家嫡女的名字添在了寻芳录上?”叶蓁似阖非阖的美目稍稍睁开些许,斜倚在软榻上的慵懒娇躯终于坐直了。

“此事千真万确啊娘娘!那寻芳录是奴才亲手交给掖庭丞的,绝不会看错。原本名单上并无‘关素衣’三个字,现在却加在第一位,正是皇上的笔迹无疑。”小黄门乃白福的亲传弟子,自然有些门路得知这些秘事。

每年八月广选美人填充后宫是前朝遗留下来的规矩,太后发了话要沿用,皇上自然也不会把美人白白推出去。因是头一回办差,中大夫与掖庭丞不敢怠慢,苦寻了四五个月方把名单报上去,趁着年前赶紧让新人入宫,给皇上暖暖被窝,开枝散叶。

名单的前十位均为太后亲自挑选的九黎族贵女,血统出身先就盖过了别人,叶蓁无可反驳,但这“关素衣”又是何方神圣,竟压在众多贵女头上?

她打发走小黄门,沉吟道,“咏荷,给父亲带个话,让他好好查查这关素衣。”

九黎族全民皆兵,只要给一柄大刀,无论男女老少都能上阵,所以族中女子大多身材粗壮,言行豪放,没有半点中原女子的温柔写意。面对这些大字不识一个的粗鄙之人,叶蓁是不怕的,再怎么说她也是中原第一美女,亦是第一才女,只要天下男子眼睛不瞎,绝不会弃美玉而就糟粕。再者,圣元帝十分仰慕汉学,后宫中唯有她能明白他在说什么,又在想什么。他常常赞她是解语花,可见这是她立足后宫最大的优势。

然而太后那老虔婆见不得她独宠六宫,竟提出从两族中广选嫔妃之事,等更多饱读诗书、满腹才学的汉人女子进来,她还能保持住这份特殊吗?思及此,叶蓁心内略有些慌乱,指尖无意识抚摸自己脸颊,又慢慢镇定下来。

她对自己的才学信心不足,盖因这“第一才女”的名头是从军中传出来的,那些九黎族将士连汉字都不认识,又哪里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学富五车?但若论起相貌,不是叶蓁自夸,活了三十年,她还从未见过比自己长得更美的女人。

“如果皇上连你都看不上,他还能看上谁?叶蓁别慌,皇上定会属于你,那个位置也定会属于你,你所抛却的一切和承受的一切,终是值得的。”等宫女领命而去后,叶蓁一面喃喃自语一面走到窗边凝视椒房殿,目中盈满野望。

——————

在觉音寺住了大约一个多月,关家新购置的房屋终于修缮完毕,选了一个黄道吉日搬进去。关素衣在布置一新的闺房内来回踱步,脸上带着迷茫而又怀恋的表情。

三十多天的反复验证,她渐渐确定自己已然重生的事实。或许轮回镜里产生的幻象也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但她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这一次,她绝不会踏入赵家半步,也不想见赵陆离哪怕一面。

刚把行李归置整齐,关母仲采苓便遣了仆妇前来叫她,说是有要事相商。关素衣知道她想说什么,心内不免暗叹。

入了上房,仲氏将几张帖子递过去,“因为婆婆过世,需得守孝三年,这一耽搁,不知不觉你就十八了,已然误了终身大事。我原本想在你父亲的弟子中挑几个德行俱佳者,却没料老太爷竟忽然决定北上燕京。眼下咱们人生地不熟,实在无法可想,而你岁数渐大耽误不得,母亲也只能带你多出席几次聚会,好生相看相看。这几张帖子你先挑挑,都是家里有适龄公子的,周家的嫡次子……”

听着母亲滔滔不绝的述说,关素衣眸光涣散,忆起往昔。上辈子,赵陆离正是在某一场宴会中看上她。原本凭关家的家世是绝对攀不上镇北侯这样的高门深宅。父母亲和祖父起初也很犹疑,考察过赵陆离的才学和人品后才欣然答应。然而过了门她才知道,赵陆离看中的正是她卑微的家世和知书达理的性子。他想找的不是妻子,而是一个专门为他照顾儿女,侍奉母亲的仆人,越卑微越能干越隐忍,自是越好。

可笑她做到了他所要求的一切,换来的不是真心,却是恶意,甚至于残害。如今重来一次,她不想报仇,只愿岁月安好。至于这辈子的镇北侯夫人该谁来当?爱谁谁,与她何干?

小说《爱谁谁》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