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

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小说

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

作者:九月雪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5

《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的主角是凌寒溟,给大家带来的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是九月雪倾心所创的一本古代架空小说,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小说全章节试读:秦清栀冲着吉祥使了个眼色,吉祥自然而然地把一包银子塞到了管事太监手里。公公,小主体贴您辛苦了,这些是请您喝茶的.这,敢当吧!说完这番话,已是把那包银钱塞进了他的怀中,“往后小主有什么吩咐,尽管派人去找咱家,咱家一定会不遗余力的。”,秦清栀话音落,见凌寒溟蹙眉看着她,毫不在意的接着道:“朝堂表面上无波无澜,但私底下什么德行你该心中有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作者九月雪,欢迎阅读~

靠人不如靠己,秦清栀决然道:“皇后娘娘,淑妃娘娘,凭这丫头空口白话的污蔑,妾半点不认,求二位搜查这丫头的屋子,难保有心人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在听到要搜屋子时,如意的身子几不可查的抖了一下,不自觉的向皇后望过去,眼中分明有一抹慌乱。

而主座上的皇后眯了眯眸,有意无意瞥向如意的目光暗含警告,但却并没有立刻答复秦清栀的话。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秦清栀心里暗骂,这两人分明狼狈为奸,让皇后审理此事,怕是不好善终了。

皇后意味深长道:“何必这么麻烦,人证物证俱全,来人……”

“陛下驾到——”

伴随着一道尖细的宣驾传来,顿时满屋子的人惊慌失措,齐刷刷跪了一地。

皇后与淑妃也赶紧起身迎驾,秦清栀脑子里一团乱麻,浑浑噩噩跟着一道行礼。

沉稳的脚步由远而近,一双玄色锦靴在她面前缓缓走过。秦清栀下意识抬头去瞧,可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挺直的玄色背影。即便如此,这人周身散发的那股清冷之气,却也让人难以忽视。

凌寒溟不怒自威,悠然坐定,沉沉的目光直接对上皇后,“怎么回事?”

皇后仿佛也没料到皇帝会突然驾临,但终究身居高位许久,她很快反应过来,“回陛下,臣妾接到宫人禀报,说是在甘泉宫附近有侍卫与宫妃私通。臣妾来时,淑妃妹妹已经在审了,也怪臣妾治宫不严,才闹出这等丑事,请陛下恕罪。”

“哦?”

凌寒溟微微挑眉,“既已查明,便该按宫规处置了,何以如此喧闹?”

完了!

秦清栀心中一片寒凉,皇后想弄死她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这皇帝居然问也不问就要处置她?

昏君!

坐以待毙是下策,电光火石之间,她向着凌寒溟拜下,冷静道:“陛下明鉴,妾身边的宫女已经被人买通,伙同侍卫一起来陷害妾,妾行得端立得正,没有做过那等不要脸的蠢事!”

如意立即磕头争辩:“冤枉啊,奴婢身为小主的贴身侍女,一直忠心耿耿决无二心,若非今晚小主与人私奔之事暴露,奴婢也是万万不敢乱说的。”

秦清栀直接气笑了,“真是笑话!你要是真的对我忠心耿耿,怎么会当众讲出这种难登大雅的事情来?”

如意本就心慌,这会儿更是要哭出来,“奴婢一片赤诚之心,小主有意刁难,奴婢也是无话可讲的。皇上,皇后娘娘,奴婢绝无虚言,小主每每与侍卫私会,都命奴婢放风,奴婢有罪!”

“既然自知有罪,那就拖下去乱棍打死。”凌寒溟神色未改,沉静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如意没料到会是这种结果,顿时吓得浑身哆嗦,“皇上饶命,奴婢……”

“拖走。”

沉凉简洁的两个字,带着莫名令人敬畏的气势。

如意被宫人捂着嘴直接拖了下去,没一会儿殿外就传来呼天喊地的哭叫声。

凌寒溟黑沉的眼就落在秦清栀身上,若有所思。

这时,皇后开口了,“皇上,那秦才人要怎么处理?”

“皇后觉得呢?”

皇后明媚的脸上浮出浅浅笑意,“秦才人行有污,恐怕……”

“皇后娘娘,没有做过的事情妾不会认,此事尚未定论,何来德行有污之说?”

此时此刻,秦清栀已经是孤注一掷了。虽然心里拿不准主意,可她知道一旦这摊污水扣到自己身上,就真的玩完了。

皇后脸上的笑意僵了一僵,怒斥:“苍蝇无缝不叮,你一个小小才人,把这后宫搅得乌烟瘴气,还敢振振有词?”

秦清栀冷笑一声,毫不畏惧答道:“皇后娘娘这话恐怕不妥吧?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妾虽然只是才人,可自打进宫以后,就倍受皇上恩宠,赏赐不断,妾放着气势非凡的皇上不爱,去跟一个侍卫苟且?难道皇后娘娘是觉得皇上……”

未尽之言,不必明说。

一口大黑锅,又甩回了皇后头上!

“你!”

皇后被堵,气得脸色发白。

“呵……”

凌寒溟突然轻笑出声,先是满含深意地看了眼跪地的秦清栀,随后目光一转,落在了安静立在一侧的淑妃身上,“你宫里的人出了这等事,你又怎么说?”

淑妃当即优雅行礼,不急不徐道:“回皇上,妾身相信秦才人是无辜的。”

“哦?”

“今晚妾身得到消息后,即刻就派人去查。只抓到了私闯后宫的侍卫,并没有见到秦才人的身影,虽搜出些女儿家的私物,却是被蒋才人的手帕包裹着,所以妾不敢妄言。但……诚如秦才人所言,珠玉在前,瓦石难当。”

秦清栀有些意外,从皇后出现后,淑妃便不要开口,显然是要明哲保身。这会儿,却又为什么会出言帮她?

搞不懂这个淑妃,秦清栀来不及多想,一门心思放在狗皇帝的身上,毕竟这位才是最后掌握着她生杀大权的。

本来事情进展到现在已算顺利,可是秦清栀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这种将命运尽数交给别人的感觉,实在是让人烦躁,都怪这个疑心病的狗皇帝。

许是她的眼视太过热烈,莫名挑起了凌寒溟的兴味,突然好以暇整问道:“出了这等丑事,秦才人觉得朕该怎么处置你?”

老娘死过一次的人,宁折不弯。

“皇上不如传蒋才人前来,与妾当面对质。又或者妾愿意验明正身,以证清白。”

能活着谁愿意去做替死鬼,即便是要她秦清栀死,她也得拉几个倒霉的下水。

随着记忆越来越清晰,她总算想出个大概,原身进宫后,屡次侍寝,表面看来十分得宠,其实这狗皇帝并没有碰过她。所以,一直都是处子之身,她手腕处点的守宫砂就是最好的证明。

随着秦清栀话音落下,一时之间满堂沉静。

好半响,淑妃才回过神来,皱眉斥道:“秦才人,验明正身非同儿戏,你将皇上的脸面置于何地?”

置于何地?

呵,她就是要把狗皇帝的脸踩在脚下!

小说《宠妃当道:腹黑皇帝心头娇》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