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我成了反派的挂件

我成了反派的挂件小说

我成了反派的挂件

作者:大茶娓娓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5

季烟殷雪灼小说叫《我成了反派的挂件》,作者是大茶娓娓,剧情非常饱满,为您提供我成了反派的挂件小说完本阅读。我成了反派的挂件小说主要讲述了:季烟的嘴唇冻得发白,身体不自然地打颤,不一会儿就感觉到身体里的暖意,殷雪灼已经把被子盖好,重新把她裹紧。它猛然回到自己的身边,抱着她迅速回到自己的住处。季烟还没有醒来,便坐在床上裹着被子不动了,望着殷雪灼清清楚楚的回忆,又回到床边,静静的看着她。,韶辛:季烟不好意思地对他露出了几颗白牙。原形毕露。韶辛:韶辛:“你一直在骗我!”少年的眼神由茫然转至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我成了反派的挂件》,作者大茶娓娓,欢迎阅读~

季烟晕倒前一秒,还有点儿难以置信。

“季烟”这个恶毒女配居然混得这么差?

她原以为“季烟”只是针对女主,对其他人来说应该还好,但究竟是讨人厌到什么地步,才能在得罪透了男女主之后,居然还让临霜城留守的太玄门弟子见面就动手?

一直到被带到了太玄门分坛,季烟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她被那群人五花大绑,被迫跪在前堂中间,正上方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神态威严,应该是分坛坛主。

其他长老坐在两边,弟子们站在长老身后。

所有人都看着季烟。

有几个男弟子目不转睛地季烟的脸,忍不住心生感慨。

太美了。乌发散在身后,肤如凝脂,眸若秋水,红唇泛光,像妖精。

即便这样狼狈,也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听说她和昆宁派掌门殷妙柔长得有几分相似,那传言中的殷掌门,又该是何种神仙风姿?

一定比眼前这个女子,还要美上千万倍。

众所周知,全天下的修仙人士都十分仰慕这位殷掌门,传言她非但生得貌美,修为高深,还心地善良,铲除了无数邪魔歪道,昔日殷掌门为父报仇、夺回昆宁派的事迹广为流传,让许多年轻后辈心生仰慕,甚至还有人闯入昆宁派,只为了见她一面。

她就像是天上下来的仙女,在所有人的心目中都是圣洁的,比天上的云还要洁白无瑕。

于是,季烟就被衬托成了地上的泥。

空有相似,神韵不及,心肠歹毒,还是个没灵根的废材。

季烟跪在地上,余光都能瞟见那些弟子们在摇头。

估计是觉得她太不堪了吧。

季烟觉得挺好笑的。

她虽然并不是特别了解这位恶毒女配的生平,但她知道,“季烟”身为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之前一直生活在皋都,这是第一回来临霜城,还没落脚,就被送去给了大魔头。

所以这群人,对她完全不了解,就自动给她判了罪,凭什么?

就因为殷妙柔高贵圣洁?

季烟默默跪在地上,上首的中年男子终于出声:“季烟,还不老实交代,你是如何生还的?其他四人呢?为何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

季烟没吭声。

那中年男子见她如此,狠狠地拍了一下桌案,沉声道:“再不说,休怪我直接动刑了!”

“啧啧。”季烟终于抬起了头,反唇相讥,“是不是很失望?最应该去送死的人居然没死,死的是那四个女弟子,你们一定在想,我一个废物都没死,是不是和殷雪灼暗地里有什么勾结?”

听她提到“殷雪灼”三个字,周围一阵哗然,上首的男子脸色大变,放在桌上的手一抖,茶水哗然坠地,发出一声清响。

她怎么敢……直呼魔主的名字?

那三个字对他们来说,宛若一种禁忌,一是因为这名字是殷掌门当年所取,她不愿再提当年的事,二是因为,曾有人叫了殷雪灼的名字,殷雪灼便真的降临了,他直接屠了一座城。

从此以后,世人不敢再提那三个字,只敢称呼他为“魔主”。

魔主,众魔之主。

季烟看着他们大惊失色的样子,撇了撇嘴。

说到底,这群人也只是欺软怕硬罢了。

只敢在这里欺辱她,有本事去和殷雪灼打,没本事杀几只低阶魔也行啊。

可他们不敢走出结界,只能龟缩在这座城里,不想办法对付魔,反而来拷问她这个人。

季烟这表情更加惹怒了上首的男子,那人站起身来,走到季烟面前来,忽然抬手。

“啪!”

季烟被扇得偏过了头去。

右脸连着牙都火辣辣地疼,耳内嗡嗡作响,疼得她忍不住呲了一下牙。

“操你妈的。”她用极低的声音骂了一句。

草尼玛的。

她长这么大还没挨过打,这哪里来的煞笔,从她嘴里问不出话,居然还扇她耳光。

季烟本就饿了很久,加上一宿没休息,又没有修仙之人的强健体质,现在头晕恶心,眼前的景象都开始产生了虚影。

她咬了一下唇,正要抬头继续刚回去,忽然定住了。

角落里站着一个人。

黑气缭绕,露出的肤色白得骇人,那只恐怖的手微微托着下巴,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变态笑容。

殷雪灼?

她刚刚随便一叫,真的把他叫过来了?

他是曹操吗说曹操曹操到?

季烟盯着那角落目不转睛,中年男子忽然感觉毛骨悚然,猛地转头,却什么也没看到。

他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见身边的女子幽幽道:“那里有个人。”

“谁?”中年男子微微一惊,环顾四周,周围的人也纷纷害怕起来。

季烟和殷雪灼遥远对视,用讲鬼故事的语气说:“嘘,他在看你。”

殷雪灼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变态至极的笑容。

“他在笑。”

殷雪灼索性走了过来,衣袖与黑气融为一体,所过之处,黑雾缭绕。

“他过来了。”

中年男子:

他忽然开始慌了起来,因为季烟的表情太逼真,一点儿也不像撒谎的样子,他猛地转身,看着季烟看的那个方向,却什么都没看到。

“装神弄鬼!找死!”他气急败坏,蓦地抬手,对准了季烟的天灵盖。

可下一秒,他却动不了了。

一只手凭空出现,握住了他的手腕。

是一只极为恐怖的手,不是人的手。

周围人全都吓得站了起来,有人甚至当场开始尿裤子,而那人面露惊恐,无论如何挣扎,那只手都稳稳地抓着他,而且越收越紧。

咔嚓。

一声脆响,伴随着一声惨叫。

殷雪灼硬生生地掰断了那人的手腕。

他松开手,任那人在地上惨叫打滚,殷雪灼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身形逐渐显露出来,微笑道:“我要杀的人,别人可没资格杀。”

可没人理他,除了跪在地上的季烟,以及地上那几乎痛晕过去的人,其他人都吓得连滚带爬地往外跑。

殷雪灼眯了眯眼睛,似乎不太高兴,他不高兴的后果就是,直接一挥袖,把这里人全部灭了。

只剩下那个地上打滚的中年男子。

殷雪灼似乎格外讨厌这个人,又蹲了下来,也不知道在哪弄了一把刀过来,用手掰断了刀刃,成了一个小小的刀片。

他用刀片划开那人的皮肉,将刀片塞进了那人的皮下。

再用手指一点,“去。”

只见那刀片宛若忽然活了一般,在那人皮下疯狂地钻,那人惨叫着扭动起来,鲜血流了一地。

季烟看得眼皮直跳。

那人声嘶力竭地惨叫着,因为痛苦,浑身都扭成了麻花,没有挣扎多久,很快就没了气儿,躺在那儿,死状狰狞。

现在,只剩下季烟一个活的。

季烟……季烟慌了。

她还记得殷雪灼上次离开时说的话。

“快跑哦,下次见面,我就这样踩断你的脖子。”殷雪灼不是一个会食言的人。

原书里面,殷雪灼说要杀一个人,后来就算是身负重伤,也依旧去了。

更别说踩断季烟的脖子。

只需要脚起脚落,咔嚓一声,季烟就GG了。

季烟正打算等死,殷雪灼忽然除掉了她身上的绳索,将她凭空拎起,走出了前堂,一直走到院子里,把季烟丢进了湖里。

殷雪灼始终记得她身上有毒,就算是要踩死,也得洗干净了再踩。

季烟在湖里泡成了落水狗,又被他捞出来。

她趴在地上,不住地低咳着,殷雪灼似乎不想再等,脚底踩上了她的后颈,微微用力。

季烟感觉到一股剧痛袭来,撑在一边的手死死地抠进了地上的泥土里,痛得眼泪直流。

因他而穿书,又死在他的手上。

季烟觉得没有比自己死得更冤的人了。

她闭上眼,还没等到脖子被踩断,他忽然又收回了脚。

冰冷的手捏着她的双腮,她被迫仰起了头,殷雪灼俯身在她耳边,如同毒蛇,正嘶嘶吐着红信子。

“你对我做了什么?”

一天前,殷雪灼本欲离开,可才走了十步,就莫名回到了原地。

他只是一团看不见的气,却在屋内惊疑不定,他又走了出去,依旧回到了原地。

反反复复,始终如此。

他离开不了。

殷雪灼便站在暗处,看着这个没有灵根的凡人,用尽各种办法挣扎了一天一夜。

场面颇为滑稽。

他几乎没有见过比她还弱小无能的人,他怀疑这屋子里藏着什么法宝,实在看腻味了她挣扎的滑稽场面,这才动动手指,放她走了。

谁知她走一步,他也被迫往前一步。

始终都在十步以内。

殷雪灼想:或许是这个凡人身上藏着什么法器?

可他什么都感受不到。

他一路随着她去了临霜城,目睹了她的全部经历,虽然她与他见过的其他人都有些不一样,但也不能打消他的杀心,他逐渐不耐烦,终于要动手杀了这个人。

可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被人打了耳光,他居然也感受到了脸上一疼,她被他踩着脖子,他居然觉得后颈很疼?

殷雪灼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仿佛是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操控着。

一定是她对他做了什么。

小说《我成了反派的挂件》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