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长风渡

长风渡小说

长风渡

作者:墨书白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3

《长风渡》小说柳玉茹顾九思章节目录,小说柳玉茹顾九思全文阅读,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再来一次,他不喜欢这款的。他喜欢的女人,应当是自带风流、闪闪发光,和这个世界全然不一样,让人一眼就能被吸引的那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长风渡》,作者墨书白,欢迎阅读~

如今张月儿掌着后院的事儿,柳玉茹要出门,需得张月儿的允许。

印红不解柳玉茹为什么这样吩咐,只能提醒道:“是不是该先同夫人说一声婚事?”

柳玉茹愣了愣,随后她叹了口气:“你说得是,当同母亲说一声才是。”

说着,她便提步去了苏婉的房里。苏婉房里常年带着药味,她躺在榻上,正低头看着一本话册。

柳玉茹走了进来,仔细检查了屋内摆设,确认下人没有怠慢苏婉之后,才坐到苏婉身边,同苏婉道:“母亲,你可听说今日叶老太太上门了?”

“听说了,”苏婉轻咳着,笑着道,“你父亲让人来请我,可我病着,不好见客,便让月姨娘过去了。”

柳玉茹听着这话,并没有揭穿苏婉的谎言。她知道苏婉是为了让她心里舒服一些,否则亲生女儿的亲事,不让她出面,却让一个妾室去接客,真的太过耻辱。

柳玉茹觉得心里微酸,面上却也没有揭穿,笑着从旁端了茶,给苏婉喝了,便细细同苏婉将今日的事儿说了。

“叶家的聘礼应当给得丰厚,所以月姨娘和父亲着急,就怕他们悔了这门亲事,催促着定下。”柳玉茹笑着道,“母亲你放心,我嫁过去不会受委屈的。”

然而听得这话,苏婉却是皱紧了眉头。

她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是叹息了一声,无奈道:“你父亲这样不妥,会让人看轻的。”

柳玉茹心中苦楚,她如何不知道呢?可是她也不能当着母亲的面哭诉,毕竟苏婉也做不来什么,说起来也不过徒增她伤心。于是柳玉茹假作什么都不懂道:“母亲你多想了,叶家老夫人可疼我了。”

看到女儿这傻乐的样子,苏婉也不知该担心还是该庆幸,最后只能长叹了一声,嘱咐了柳玉茹几句,一定要规规矩矩之后,她也疲了,便躺下睡了。

从苏婉这里走出来,柳玉茹叹了口气,她看着院子围墙圈出来的一方天地,心里盘算着,以后嫁到了叶家,也不知道能不能经常回来看望苏婉。想了片刻后,她终于提步,同张月儿请示过后,急急去了刘府。

路上她提前让人去刘府给刘思雨下了拜帖,她来时刘思雨早有准备,然而刚一进屋,柳玉茹却也知道,刘思雨这应当是刚哭过不久的样子。

她走上前去,假作什么都不知道,笑着拉过刘思雨,同她道:“今日这是怎么了,肿着眼来见我?”

一听这话,刘思雨眼睛立刻就红了。柳玉茹给旁边丫鬟使了个眼色,让丫鬟退了下去,便单独拉着刘思雨步入了园子,同刘思雨道:“你且先哭着,我拉着你逛逛园子,等心情舒畅些,再同我说话?”

听得这话,刘思雨吸了吸鼻子,似是要笑起来,然而最终却还是笑不起来,强行扬了几次嘴角后,终于道:“算了,在你这儿我也不强颜欢笑了。”

“到底是怎么了,且说出来听听?”

“顾家老爷,来了我家一趟。”

刘思雨艰涩开口:“就前两日,顾家老爷夫人一起来的,把我叫到了正堂去,看了几眼,夸了一夸,给了我一个玉镯子,就让我退下了。”

听到这话,柳玉茹皱起眉头:“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但我爹娘琢磨着,”刘思雨一说起来,顿时又要哭了,“他们怕是来给顾九思说亲的。”

不出所料的答案,让柳玉茹叹了口气,她脑海里闪过梦里顾九思的一双眼,心里琢磨着,且不说这梦是真还是假,这个亲是不能结的。

柳玉茹和刘思雨见面的时候,三个青年穿着刘家下人的衣服,低着头走在花园里。

三个人旁边两个稍矮一些,唯独中间那个个头高上许多,于是走在一起,就成了一个典型的“山”字型。

他们三个虽然穿着下人衣服,看上去神色僵硬,但举手投足间,却并不显胆怯,明显不是下人的模样。尤其是走在中间那个,走着走着,还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扇子,轻轻戳了戳前面的青年道:“陈寻,你到底搞什么鬼?”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走在前面的陈寻道:“九思,你别着急。”

“你说这话说了大半天了。”顾九思不满道,“在外面时候说混进刘府告诉我,现在混进刘府了你还不说,你是不是讨打?”

“我来替他说,”走在最后的杨文昌忍不住了,有些兴奋道,“我们这是带你来看你媳妇儿的!”

“我媳妇儿?!”

顾九思猛地顿住了步子,杨文昌差一点撞在他身上,他看着顾九思震惊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害怕道:“对啊。”

“我哪儿来的媳妇儿?”顾九思皱起眉来,“我怎么不知道?”

“你爹娘前两天上刘府了,”杨文昌小心翼翼道,“你不知道啊?”

听到这话,顾九思深吸一口气,捏了扇子就要走。旁边杨文昌和陈寻立刻拉住他,小声道:“别走别走,都来这儿了,好歹看一眼再走,先确定长的怎么样。”

“长成天仙也不成!”

顾九思低喝出声,陈寻还要再说,就被杨文昌往假山后面一推,用又急又低的声音道:“有人来了!”

三个大男人惊慌失措,赶紧躲进了假山洞里,山洞里有些挤,三个大男人挤在一起,顾九思还不忘用扇子戳陈寻。陈寻咬着牙不说话,捏住顾九思扇子,两人在山洞里默默对视,用眼神厮杀纠缠。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却是两个少女在交谈。

三人听了半天,听明白了,原来这就是刘思雨,而且人家不想嫁给顾九思,正为此哭得伤心欲绝。

而从称呼上看,另外一位说着话的少女,就是这扬州城那家宠妾灭妻出了名的柳家的嫡女,柳玉茹了。

于是三个人也不打闹了,开始认真听着两个少女聊天。就听刘思雨聊到动情之处,哭着道:“玉茹,顾家家大业大,我真怕我爹为了钱就这么应承了,真嫁给了他,你让我怎么活?”

柳玉茹闻言,她叹了口气,握住了刘思雨的手,温和道:“我明白,你的苦我都理解,若换做是我要嫁给他,我便是立刻投了这湖的心都有了。”

听到这话,顾九思脸色不太好看了,他两位兄弟都看着他,顾九思故作淡定张开了扇子,假装什么没听到,轻轻摇着扇子。杨文昌默默抬手,按住了这总是试图打他脸的扇子。

然后三个人开始聚精会神听着对话,就听见柳玉茹给刘思雨出着主意:“不若这样,我们去打听一下他具体的为人,到时候与他的喜好反着来,逼着他来退亲。”

“逼着他来退亲?”刘思雨愣了,柳玉茹点点头,继续道,“比如说,我听闻顾九思至今未曾婚配,主要是他对妻子要求甚高。他讨厌遵守繁文缛节的大家闺秀,尤其讨厌张口圣人经典的。你今日回去,便将四书五经好好读一读,尤其是劝人言行的,好好记下来,改日见了他,便时时刻刻劝诫他。”

听到这话,陈寻和杨文昌都看着顾九思,朝他竖起大拇指,用眼神赞叹:“这姑娘厉害啊。”

顾九思没说话,眼里呆了几分鄙夷。

接着他又听柳玉茹道:“我还听闻,他厌恶矫揉造作的女子,尤其是主动靠近他的,他更是讨厌,你日后若是见了他,需得捏了嗓子说话,他若说得一句重话,你就哭,说话千万别太有条理像个正常人,一定要说不清楚话,做不清楚事儿,就知道和他要钱。”

“这……”刘思雨犹豫道,“这不大好吧……”

“你莫做得太明显。”柳玉茹笑了笑,“人前便不要同他有什么正面接触了,你私下偶遇他几次,恶心他几次便好。他名声这样,他就算说你的不是,大家也会觉得是他诋毁你之言。”

“好。”刘思雨下了决心,“你说得对,若我不恶心他,他就得找我麻烦了。”

“还有,”柳玉茹认真想了想,“他从不参加春花宴,有一日叶家摆酒,他来之后,有一侍女靠近他,他连着打了两个喷嚏,那侍女身上香囊是最次的浓香,用花瓣所制,他或许不喜浓烈的花味,甚至不喜欢花,我去替你找一个浓烈的香包,到时候见了他记得把味道弄在帕子上,在他面前多扇一扇。”

杨文昌和陈寻更同情顾九思了。

顾九思闻到太浓类的花味就容易打喷嚏,甚至满身起红疙瘩,这种事儿都被这姑娘观察出来了,若她真的去认认真真调查一下顾九思,或许顾九思还要遭遇更多的不幸。

顾九思听着两个姑娘计划着如何整治自己,以退掉自己这门亲事,他不由得怒火中烧。

直到听到刘思雨担心道:“若到如此地步,他还是想娶我怎么办?”

顾九思再听不下去了。

他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于是他在陈寻杨文昌都没反应过来时,突然就冲出了山洞,提高了声道:“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娶你!”

柳玉茹和刘思雨同时回头,柳玉茹对上那张今早才在梦中出现过的脸,顿时就呆了,而刘思雨却是皱起眉道:“你说什么?你……你是哪个院的下人?你怎的会在这里?你……”

刘思雨有些反应不过来,断断续续问着,而柳玉茹看顾九思一挑眉,一张口,便知顾九思是要开口自报家门。

然而在这后院之中见着顾九思,刘家是万万不敢把他怎么样的,到时候传出去,吃亏的还是她和刘思雨。

于是柳玉茹也顾不得其他,当机立断上前一步,怒喝道:“哪里来的奴才,敢擅闯后院?!来人,给我拖下去,扔出府外!”

说完,她拉着刘思雨掉头就跑,顾九思被柳玉茹这么一吼,居然当场懵了片刻,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和刚刚出了假山洞的杨文昌、陈寻三人,已经被不知道情况的家丁团团围住。

这是刘府家丁生平第一次遇到这样偷入刘府的人,虽然搞不清楚是谁,但必然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宵小,于是家丁们使出了十二分干劲,上前就要擒住三人。

然而三人平日在街上打架斗殴,尤其是顾九思,自幼学武,一身好武艺,在人群中左躲又窜,一手捞一个,三人被家丁追了一路,随后攀墙而出。

等三人甩开追兵,衣冠不整气喘吁吁靠在墙上时,陈寻终于道:“那姑娘胆子也忒小了,二话不说就喊人,真是跑死我了。”

“她胆子小?”顾九思听到这话,嘲讽出声,“她那明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怕咱们坏了她们的名誉!柳玉茹这黑莲花,外表圣洁,内心怕是九曲回廊淤泥深沟,心机可比刘思雨深多了。”

“怪不得,”听到这话,杨文昌喃喃道,“我说就她那样子,怎么能嫁给世安兄。”

“你说她嫁给谁?”顾九思下意识回头,杨文昌一脸奇怪道:“就那个,白鹭书院的第一名,叶世安啊。听说叶家那老太太早就放话了,孙媳妇儿必须得是柳玉茹。这事儿你不知道?”

顾九思一脸懵逼,他脑子里闪过刚才那姑娘的模样。

看上去就普普通通一姑娘,家世普普通通,长得平凡无奇,性格循规蹈矩,除了心思多一点没有其他闪光点,就她那样的,配那个早就被大学士苏文收为关门弟子、所有人都知道前途无量、但是让他特别讨厌的伪君子叶世安?

顾九思想了想——

可以!他同意这门婚事!

小说《长风渡》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