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田园辣妻:货郎相公掌心宝

田园辣妻:货郎相公掌心宝小说

田园辣妻:货郎相公掌心宝

作者:可乐加冰块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3

《田园辣妻货郎相公掌心宝》小说的主角是沈秋杜青,带您赏读沈秋杜青田园辣妻货郎相公掌心宝小说阅读,沈秋杜青小说精彩节选:“那就拿货来抵!”,张赖子定睛看去,原来前面有人摔倒了。沈秋快步来到摔倒的小姑娘面前,看她神色痛楚,便道:“你没事吧?”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田园辣妻:货郎相公掌心宝》,作者可乐加冰块,欢迎阅读~

沈秋有个坏习惯,一紧张,一思考就想蹲马桶。

她起身去茅厕,刚走到转角,就见一道有些鬼祟的人影从墙头翻了过去。

“谁?”沈秋低喝。

没有人回答。

想到刚刚那人的身形,似乎很像是杜青,沈秋狐疑的看过去。

院外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这会儿风有些大,呜呜咽咽,树枝随风摇摆,像挥舞的手臂的妖怪。

沈秋缩了缩脖子,顿时没了好奇心,小跑着回了屋。

没过多久,杜青就回来了。

他抱着一床被子铺在炕的另一边,没说什么,直接钻进去,背对着沈秋,没一会儿就响起均匀的呼吸声。

这就睡着了?

原来人家根本没想把自己怎么样,沈秋终于安下了心。

次日一早,沈秋是被女人的尖声叫骂吵醒的。

也不知道在骂谁,听着有些距离。

杜青早已经起了,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一边,沈秋也把自己的被子叠好,起身出了屋。

出了门,那叫骂的声音更清晰了。

院墙低矮,站在院子里就能看到,一个三十左右的妇人站在路中央,掐腰怒骂。

“遭瘟的小贼,连老娘的肚兜都偷,八辈子没见过女人,干这种下三滥的事”

“臭不要脸的玩意,别让老娘知道是谁”

妇女骂人不带重样,不少人家都出来瞧热闹。

有汉子笑着喊,“我说余寡妇,不就是个肚兜吗,说不定你会哪个老情人丢哪儿了,你有这骂的功夫,还不如想想昨天会哪个老情人了”

余寡妇呸了一声,“你个瘪犊子,老娘会你娘个腿!你过来,看老娘不撕了你的嘴!”

“又不是我偷你肚兜,你有劲儿可别冲我使。”

围观众人哈哈笑,余寡妇气的咬牙切齿。

“遭瘟的偷儿,让老娘知道是哪个龟孙子,老娘阉了他”

沈秋听着余寡妇叫骂,忍不住想起昨天晚上那道身影,狐疑的看向一边棚子里熬药的男人。

看他一脸淡定的样了,又摇了摇头。

应该是她想岔了吧!

街上一群孩子哇啦哇啦从远处跑过来,打头的男娃手中挥舞着一展旗子,一边跑一边咯咯笑。

而那旗子赫然是个粉色肚兜。

余寡妇脸一下子绿了,冲上前一把将肚兜扯下来,揪住孩子破口大骂,“好啊,你个小兔崽子,原来是你偷了老娘肚兜!没教养小崽子,小小年纪就不学好,长大还得了!”

虎子突然被余寡妇揪住,扭着身子拼命蹬腿,“你放开我,还我旗子!”

“什么旗子,那是老娘的肚兜!”余寡妇狰狞着一张脸,狠叨叨道:“说,你在哪儿拿的?”

虎子终于被吓住了,嚎啕大哭,“那是我的,我在我家后院捡的,不是你的!是我的!”

虎子的哭声把陈氏招了过来,陈氏一路小跑,看到自家娃被揪着,立马冲过来,拉扯余寡妇。

“余寡妇你干啥揪我娃,那么大个人欺负个小娃子,你害不害臊!”

余寡妇见来了正主,放下虎子跟陈氏撕扯,“好啊,你来的正好,我丢的肚兜怎么在你家,今天你不说明白,我跟你没完!”

陈氏一愣,“啥肚兜,你少血口喷人,你个老不要脸的,你啥意思?”

见她还没弄明白咋回事,就汉子高声提醒,“陈嫂子,余寡妇肚兜丢你家后院了,你快解释解释,我们也想知道知道是谁干的!”

众人哄堂大笑,陈氏脸顿时青了。

“你个不要脸贱人,你还敢跟我掰扯,今儿你要不给我个解释,我还不依了!”

陈氏气炸了,余寡妇肚兜出现在自家,肯定是她勾引了自家的男人,这个臭不要脸的娘们,还敢恶人先告状。

两个女人你揪我打,顿时打成一团。

沈秋看的咂舌。

“看够了吗?看够做饭。”杜青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

“啊?哦”

沈秋回过神,忙应了一声。

突然,她感觉到一道视线落在她身上,她四下扫了眼,便看到张赖子站在不远处,目光紧紧盯着她。

沈秋心一颤,猛的后退两步,不想杜青竟在自己身后,一下子撞到了他怀里。

“不用怕,你现在跟他没任何关系。”杜青道。

沈秋闻言长舒一口气,后怕的拍了拍胸口,她觉得张赖子看他的眼神怪怪的,让她心慌。

杜青顺着她的手看过去,看到那隆起的曲线,咳了一声别过视线。

“该做早饭了,你跟我来,我告诉你家里东西的位置,以后这些事情就交给你了。”

杜青扭头进屋,沈秋撇了撇嘴跟了上去。

张赖子看着两人进了屋,惊的张大了嘴,这女人竟然不是哑巴!

还长的这么好看

他亏大了!

屋里的两人并不清楚张赖子的后悔,杜青把米粮的位置指给沈秋,便不管了。

沈秋站在土灶间,一时不知怎么办好。

上辈子她在农村呆过,倒不是不会烧土灶,只是没有火柴火机,这古代的火该怎么生?

正为难时,一道瘦小的身影进来了。

沈秋眼睛一亮。

“哎,小弟弟。”

杜楚向她看过来,沈秋便呲牙一笑,“你叫什么?”

“杜楚。”小男孩板着脸一板一眼的回答。

“楚哥儿,你帮我把火生一下呗!”

沈秋做势去舀米,偷偷回头看杜楚。

就见他惊讶的瞧了她一眼,而后皱着小眉头从灶边拿起手指长的一个圆筒,打开盖子一吹,火苗呼啦一下就窜了起来。

真神奇!

这就是传说中的火折子吧!

生起火了,再就没什么能难倒沈秋。

舀了些糙米,又洗了个红薯,熬成红薯粥。见菜园里有黄瓜,就摘了几根回来拌上,早饭就做好了。

沈秋第一次跟杜家所有人一起吃饭,饭菜端上桌,杜青几人都没动,沈秋也只能老实坐着。

杜青瞧了她一眼,“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沈秋。”

“那以后我就叫你秋娘。秋娘,叫娘。”

杜青示意沈秋叫人,沈秋抿了抿唇,有些叫不出口。

杜氏脸色也不太好。

“秋娘,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媳妇,我娘就是你娘”

杜青沉了脸,沈秋不得不别别扭扭叫了声娘。

杜青也不计较,转头叫杜楚,“楚哥儿,叫嫂子。”

“嫂子!”

杜楚听话的叫了人,声音稚嫩,但似乎也不大高兴。

“好了,开饭吧!”

杜氏面无表情拿起筷子率先夹了菜,兄弟俩才开动。

吃过饭,杜青挑着货担出了家门,刚刚走出村头,就被一个人拦住了。

“你有事?”杜青看着眼前的张赖子,神情冷淡。

张赖子嘻皮笑脸,“还真有事!我后悔了,那女人我不卖了。”

小说《田园辣妻:货郎相公掌心宝》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