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金枝御叶

金枝御叶小说

金枝御叶

作者:笑佳人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23

为您提供热推小说古代言情《金枝御叶》全本阅读,金枝御叶是笑佳人倾心创作的一本优质好文,故事的主角是景宜萧霆,主要内容:萧霆想不明白,回想起那女子冷淡的样子,萧霆忽然没有了以前的气魄,也许,是他误会了,四公主不喜欢他?,放眼天下,那么多神兵利器,只有这杆枪,与她有着血缘关系。或许母亲从来没有想过要生下她,或许外公并没有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金枝御叶》,作者笑佳人,欢迎阅读~

上元节刚过,京城就传出了一桩新鲜事。

四公主在湖边赏灯不慎落水,威远将军府三公子跳水救人,却因不谙水性险些丧命,最终还是闻讯赶来的小太监将二人从湖里捞起,一个送回甘露宫诊治,一个被萧家众人带回了威远将军府。

百姓们把这事当茶余饭后的谈资,将军府里却乱成了一团锅。

“不是呛水吗,怎么昏迷这么久还没醒?”

萧霆住的院子叫陶然居,上房里面,姜老太君坐在孙子床边靠床脚的位置,忧心忡忡地问李太医。小孩子贪玩溺水屡见不鲜,一般救上来吐出积水就能好,怎么轮到孙子与宫里的四公主,却一直昏迷不醒?

正月的天,太医额头竟然冒出了一层汗珠。四公主落水昏迷,皇上不曾过问,但太后、皇后都很关心四公主,先后训斥了他们一番,听说将军府请太医,同僚们都担心被埋怨想方设法躲着,偏他倒霉,被派了过来。

“老太君切莫着急,三公子脉象稳健,应无大碍,院使大人正与诸位太医共商对策,一有消息会立即告知老太君与萧将军。”垂着眼帘,李太医把麻烦推给了太医院院使。

京城名医、太医都这么说,姜老太君就是着急也没办法,只能等着。

“娘,您先回房休息吧,霆生醒了我派人去知会您。”柳氏孝顺地劝道,昨晚还嫌儿子丢人,此时眼角眉梢同样挂满了担心,虽然儿子多,可哪个都是她心头的肉,便是老三不争气,她也受不了儿子出事。

姜老太君快六十的人了,已经担心了一晚上,这会儿确实有点撑不住,再三叮嘱儿媳妇仔细盯着孙子,这才站了起来。萧家长孙萧御素来沉稳,主动扶住祖母手臂,送老人家回去。

送走婆母,柳氏坐到床前,对着儿子唉声叹气。

“平时让他练武他偷懒不练,连游水都不敢,这回遭罪了吧,没救人的本事,就别瞎逞英雄。”老二萧崭瓮声瓮气地数落三弟道。他今年十九,只比萧霆大两岁,但他生的非常高大结实,兄弟俩站在一块儿,如果说萧霆是挺拔的翠竹,萧崭便是一人合抱粗的壮树。

“行了,等他醒了你再说他,现在说有什么用。”柳氏烦躁地道。

萧崭最听母亲的话,连忙闭上嘴。

淳哥儿趴在床前看兄长,大眼睛里装满了担忧。虽然三哥没本事,但三哥很勇敢,淳哥儿很佩服自己的三哥,决定以后再也不跟着娘亲嘲笑三哥没出息了。想着想着,挤掉了一对儿泪疙瘩,被男娃偷偷抹掉。

到了晌午,柳氏让两个儿子带淳哥儿去用饭,她一个人在这边守着,端着补汤一点一点的喂儿子,喂了浅浅三勺,忽见儿子皱了皱眉头。柳氏大喜,慌乱地把汤碗交给丫鬟,回头轻声喊儿子:“霆生,霆生……”

景宜头疼欲裂,耳边的声音越清晰,她头疼地就越厉害。

直到一只清凉的手贴到她额头,像是风忽然停了,万籁俱寂。

短暂的平静后,风波又起,景宜记起了昏迷前的那一幕,她在湖边等明心,突然有人冲过来……

遍体生寒,景宜猛地睁开眼睛。

“霆生,你可算醒了!”儿子平安无事,柳氏喜出望外,激动地拿帕子拭泪。

景宜愕然地看着床边的柳氏,她自然认得柳氏,只是……

正意外柳氏为何会在身边,景宜忽的注意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上面挂着浅蓝色的纱帐。景宜自懂事后就一直用白色的帐子,这里……目光投向柳氏身后,看着各处贵气十足的陈设,景宜越来越震惊。

她到底在什么地方?

“霆生?”察觉儿子神色不对,柳氏回头看看,确定没有古怪,再疑惑地问儿子。

景宜眉头皱的更深了,忍不住坐了起来,刚要询问柳氏到底发生了什么,忽然觉得身上哪里好像不太对。景宜下意识低头,最先看到的是攥着被子的一双手,白皙如玉,与她肤色相仿,但这双手明显大了好几圈……

紧跟着,景宜的视线惊骇地落到了胸口。

她身上穿着白色的中衣,中衣领口松了,露出里面一片平坦的胸膛!

景宜难以置信地盯着那里,浑身僵硬。

儿子表现地太古怪,柳氏着急了,先派丫鬟去请安置在客房休息的李太医,再担忧地扶住儿子肩膀,“霆生,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听着柳氏口中的“霆生”,景宜脑海里冒出一个太过荒谬的念头,她无法接受,只是,看着那双陌生的手,景宜不受控制朝远处一人多高的西洋镜望去。急于知道答案,景宜不顾柳氏阻拦,抬腿下地,连鞋都没顾得上穿,几个箭步跨到了镜子前。

擦得干净明亮的镜子里,立即多了一道修长的身影,少年郎披散着头发,但那修长的眉,漂亮的桃花眼,还有苍白俊美的脸庞,分明便是那个有名的纨绔,萧霆!

景宜惊骇地后退两步,镜子里的人跟着后退。

“霆生你到底怎么了,别吓唬娘啊!”柳氏真的慌了,跑过来扶住儿子。

景宜看看旁边矮她许多的柳氏,对上柳氏惊慌的眼睛,她竟然慢慢平静了下来。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了,虽然匪夷所思,但她确实附在了萧霆身上,至于萧霆的魂魄去了哪里,亦或者她为何会占了萧霆的身体,她都一无所知。

景宜是个冷性子的人,这样的人遇事也最容易冷静下来。

既然变故已经发生了,当务之急,是先弄清楚来龙去脉。

“我……没事。”一开口就是陌生的声音,似乎与她昨日熟悉的萧霆说话声有些不同,景宜顿了顿,才生涩地说完了三个字。

柳氏没觉得儿子声音有何不同,儿子终于说话了,她稍微松了口气,瞅瞅儿子那两只大脚丫子,心疼道:“快回去躺着,好不容易醒了,别又折腾病了。”说着扶着儿子往床边走。

虽然占据了萧霆的男儿身,但景宜习惯姑娘家的走路步伐了,步子迈地比较小。柳氏现在最关心儿子的身体,没注意到这点变化,只嫌儿子走得慢,不由催了两句。景宜心细如发,马上想到了她与萧霆步伐的区别,鬼使神差地跨大了些,走得很是别扭。

重新躺好,柳氏急切地帮儿子掩好被角,眉眼温柔。

景宜心虚地垂着眼帘,她不想占萧霆的便宜欺瞒关心他的家人,但在弄清楚真相之前,她得先保护自己,否则让柳氏知道她儿子的魂魄没了,柳氏又会如何处置鸠占鹊巢的她?

应该会禀报给皇上,皇上呢?

以那位父皇对她的厌恶,恐怕会下旨灭了她这个妖孽女儿吧?

景宜不敢冒险,虽然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但她不想冤死。

回想一番萧霆对柳氏的称呼,景宜平躺着,看看柳氏,她低声问道:“娘,我怎么病倒了?”

提起这茬,柳氏的火气登时冒了起来,瞪着儿子道:“你还好意思问,四公主落水就落水,你喊人帮忙救她便是,你一个旱鸭子跳下去添什么乱!从昨晚昏迷到现在,你知道我跟你祖母有多担心吗!”

景宜默然。

原来凶手迷晕她后将她丢到了湖里,是萧霆救了她,那么,她占了萧霆的身子,萧霆是否……念头一起,景宜苍白的脸庞突然泛起一丝浅红,她醒来最先注意到了身体的变化,如果萧霆魂魄真的在她那边,岂不是……

“知道丢人了?”柳氏还以为儿子因为救人不成反被救害臊了,没好气地数落道。

景宜只能继续保持沉默,心底却不知该期待萧霆那边落个什么结果。

~

凤阳阁。

与萧家陶然居的热闹相比,四公主的甘露宫就冷清多了,延庆帝对这个女儿置之不理,太后、皇后亲自过来探望过,但四公主迟迟不醒,两位贵人分别留了小宫女在这边盯着,她们先回宫了,公主们也四散而去。

只有明心、明湖一直守在四公主床边,黯然落泪。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走开了,公主肯定不会失足掉到湖里。”明心跪在床前,自责不已。

明湖看眼门外,再看看昏迷中的公主,压低声音道:“若公主是失足落水,娘娘留给公主的玉佩怎会落在长椅之下?”她们的公主可不是丢三落四的人,再说就是丢金子银子,也不可能丢那枚玉佩。

明心诧异地抬起头,“你是说,有人故意要害公主?”

明湖面容沉重地点点头,对着床上可怜的姑娘道:“现在只能等公主醒了再问了。”

话音刚落,床榻上忽然传来一声娇娇的嘤.咛……

两个宫女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哆嗦,自家公主何时发出过这种声音?

萧霆可没管那么多,他难受,他浑身不舒服,既然不舒服,当然要哼唧两声,只是才哼了一声,萧霆就打住了,狐疑地睁开眼睛。不对啊,怎么好像听到女人的声音了?

“公主,您醒了!”明心、明湖一起凑了过来,惊喜地看着自家公主。

萧霆却被这两张意料之外的面孔吓了一跳,回神后,瞪着眼睛骂道:“谁是你们……”

“公主”两字还没说出来,萧霆抬手就要捂嘴,抬到一半,又僵住了。

他直直地盯着面前的那只手,白白的,嫩嫩的,青葱一样纤细。

这是他的手?

萧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要翻过来再看看,旁边明湖担心公主病了,想要摸她额头,萧霆余光瞥到影子,想也不想就往里躲,并无意识做了个右手捂胸的动作。

捂住了,软软的。

萧霆瞪大了眼睛,盯着床角看了好一会儿,才一点一点地往下低头。

他只是跳水救人,难不成在水里泡了太久,胸口给泡烂了?

小说《金枝御叶》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