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沈迟安顾筱悠穿越

沈迟安顾筱悠穿越小说

沈迟安顾筱悠穿越

作者:汤圆不圆 分类: 时间:2021-04-08

《沈迟安顾筱悠穿越》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在这里!作者为汤圆不圆,主角是顾筱悠平阳郡主沈迟安,沈迟安顾筱悠穿越小说精彩节选:溜圈一圈,齐炀想起顾筱悠和沈迟安说话时矫情的表情,在她以前参加过谈话会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的表情,两张图片在脑海中对比。对于同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如何改变这么多,他非常困惑。听说学院有郊游活动,是不是师生一起参加?,放下酒杯,她感慨道:“解决了甘南大旱,恢复盛世状态,全朝廷上下都安心了。真好。”沈迟安:“这次为流民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小说《沈迟安顾筱悠穿越》,作者汤圆不圆,欢迎阅读~

两月前的事情闹得很大,沈迟安当然也留意了一些。

那日他偶然瞧见一帮少年少女从学院极偏僻处离开,寻过去才发现是顾筱悠。他本就是个薄凉性子,甚至那一腔冷淡的血中还隐隐兴奋地想要看她落难,看她受折磨,看她无助绝望,或许还会烂在井底,那么自己就可以时常去与她小酌两杯……

当然,她是郡主,倒不会至死都没人来寻。

但光是想想往日那等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女在井底沙哑着喉咙呼救,他就止不住的要浑身颤抖。

但是没有。

听说秦王亲自来寻,护城兵开路把她护送回府,圣上还为她发了好大的脾气,斥责了好几位重臣……

凭什么。

凭什么她受欺负,就有这样多的人来护着她为她出气,生怕她受一点儿委屈。

而自己不用别人来救,他好不容易哄骗着那恶心不堪的贼人靠近他,他费了那么大的劲磨尖了藏下来的发簪,他几乎用尽了力气才把那人的喉咙割断,温热的血喷射出来,溅了他满脸。他连脸都顾不上擦,磨破了脚,几乎是爬回家,母亲抱着他大哭了一场,之后就总是躲着他,全家人都躲着他。

祖母说他是个杀星,嫌母亲不会教养孩子。母亲待他越来越冷淡,但他还是很想亲近母亲。

因为他满身是血的逃回来,只有母亲一人抱了他。

后来母亲死了。

他坐在母亲坟边,把新填上的土挖开,在棺材边躺了整整一夜。

沈迟安长久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面容姣好,花儿一般。

她知道自己故意不救她,但她眼神里没有怨怼,干净柔软的像是他记忆里的母亲。

母亲因为他被祖母日日磋磨,走的时候瘦的皮包骨头。但她偶尔看向他的眼神里,只有歉疚和不安,从来没有怨怼,咽气之前紧紧抓着他不肯松手。

他想:母亲到底是爱他,还是怕他呢。

沈迟安恍惚的看着她,又陷入了无尽的疑惑中,然后他听见少女说,

“你若不愿意说,我也不问了。”

“只是你不要不耐烦搭理我。”

“我很欣赏你,想与你交好。”

他听见自己的心脏重重的跳动了一下。

然后他仿佛是受了美味灵魂诱惑的恶鬼,不受控制的。

他说:“不胜荣幸。”

七月底的下午,太阳依旧是炽热的,明晃晃的照在地面上,土地蒸出的暑气也很够人受罪的。

但此刻泛舟湖上,却是别有一番清凉。

顾筱悠手里擎着一枝碧绿的荷叶,遮住自己的脸,倚靠在船沿上,发出一声舒适的喟叹。

对面的沈迟安看她小猫一样的怠懒样子,忍不住笑出来。

“郡主在人前一贯是如此不拘小节的吗?”

“哪儿能呢,”顾筱悠从荷叶底下露出小半张脸,眼中带着狡黠:“只在亲近的人面前才会如此松快罢了。”

沈迟安听了这暗指什么的话,果然怔了一怔,然后就笑开了。心里却十分的不以为然。

他这一笑,反倒先把暗搓搓撩人的顾筱悠给看呆了。

沈迟安本身人设就是长相极出众那一类型的,要不也不会打小就被拐子看上要卖他做**。

有关他长相的描写顾筱悠已经记不清了,但看着夕阳余晖下低头浅笑的沈迟安,她脑海里首先想到的就是一句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他是真当得起的。

见她眼神有些发直,沈迟安轻咳了一声,顾筱悠回神,丝毫没有不好意思,反倒落落大方的向沈迟安一拱手,道:“沈先生太好看了,平阳一时竟看呆了去。”

她如此直率可爱,沈迟安反倒再次僵住了。

他自小就知道自己长得好,但家人嫌恶他,也因这幅容貌被拐走过,他实则是对自己这张脸不是很在意的,甚至有些自我厌弃;在国子监教书后也常有世家小姐盯着他看迷了,他只是嫌恶,再没有人像她一样这样直率的道出自己对一个男子长相的喜爱。

脑海中有有些飘飘然了,想起来她说的那句“欣赏”,沈迟安实在很疑惑这平阳郡主到底与他卖的什么关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撩拨他又是为何。

“沈先生?”

他回神,笑道:“我看天色将晚,湖上风凉,就此靠岸吧。”

顾筱悠明知他故意转移话题,也不再多说话,侧过头去对着湖水做了一个呲牙咧嘴的鬼脸。

千层套路之三:甜言蜜语,也称鬼话连篇。

船夫靠岸,沈迟安十分有风度的扶顾筱悠上了岸,两人并排着慢悠悠的走。

突然,沈迟安出声道:“瞧见个熟人,我过去打声招呼。”

顾筱悠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路边支着一简陋的小摊,摊前站着一男一女,长相都颇为出众,虽打扮清贫,俱掩不住身上不俗的气韵。

沈迟安已经走过去了,那女子惊喜的喊他:“沈先生,真是好巧遇到你。”

男子也同行礼。

“是很巧,我与友人同游,恰好碰见你们在此处。”

说话间顾筱悠也跟过来了,沈迟安便主动为他们介绍。

“这位是平阳郡主,这两位是唐朝,唐晚。”

顾筱悠恍然大悟。

怪不得她瞧着这小病娇不像见着旁人似的职业假笑了呢,原来这是他心上人啊!

听说这位是郡主,唐朝倒没什么,只淡淡的行了礼,唐晚却有些不自在,但也是行了礼称郡主。

这可把她顾筱悠吓坏了。她再怎么天之骄女小郡主,跟女主对着干也一样要不得善终,她哪敢受女主这个礼,连忙扶了一把,真诚的说:“唐姐姐实在不必跟我讲这些虚礼,哥哥常提起你的,我与姐姐神交已久。”

听了这话,纵使本朝风气开放,唐晚也依旧烧红了脸颊。

她当然知道郡主所说的“哥哥”是谁,她也不止一次的听李勉提过这个颇为受宠的妹妹,能感觉到李勉与郡主兄妹感情极好,适才才会不自在。

“郡主说笑了,舍妹与令兄不过几面之缘,该守的礼我们兄妹还是要谨守的。”

唐晚脸红红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唐朝硬邦邦的开口了,脸色不太好,似乎十分不满妹妹与李勉来往过密,急着要划清界限。

妹妹有情况,哥哥跳脚,这都很正常。作为一个被妹控兄长过度关爱的人,顾筱悠十分理解唐朝的一片苦心。是以她一副了然的样子,笑眯眯的瞧着自己的小嫂子。

“那咱们只管结交咱们的,今日我与姐姐也算是相识了,日后姐姐叫我一声平阳就好,可千万不要再同外人一样喊什么郡主了。”

顾筱悠的态度很真诚,唐晚也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善意,她也不是什么本土的大家闺秀,阶级观念本来就没那么严重,也就很大方的点了点头,从善如流的唤了一声“平阳”。

这两人姐姐妹妹的相谈甚欢,谁都没留意沈迟安再次换上了他不高兴时专用的职业假笑。

一次偶然,他遇见了被恶霸欺凌的唐晚。当时唐晚不同于大多数女子的坚强不屈,机智勇敢让他生出了浓浓的兴趣,他便出手帮了一把,后来的结交中更是看到了她积极顽强的生命力,像是一朵盛开在山崖边的小花,他越来越想亲自护着这朵花,说不清为何,就是不想看着她被劲风折断。

他不谈风月,是以虽然知道唐晚与李勉有过接触,却没有想太多。

今日听顾筱悠话里的意思,再结合唐晚一脸害羞的神情,沈迟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精心呵护的这朵小花,不知什么时候被猪拱了拱,而这朵花自己还十分乐意似的。

他冷眼瞧着顾筱悠用她惯常用来搅乱他心神的明媚笑容与他的小花套近乎,深感这兄妹俩像是故意针对他一样。

一个来甜言蜜语的迷惑他,另一个偷摸儿的就要把他的花儿据为己有。

“唐姐姐,你们这卖的是豆腐,还有什么呀?”

“豆皮儿,豆干,都是豆腐做的。”

“是哦,我帮你一起卖吧?”

“行呀!”

瞧瞧!这小狐狸精!一张嘴抹了蜜似的,专会蛊惑人心的!

沈迟安端着袖子长身玉立,不错眼的盯着两人聊得火热,脸上的职业假笑越来越深,但除了唐朝根本没人注意他。

顾筱悠哪里还顾得上他。《农门娇女》说白了就是个女主苏爽文,即便她哥秦王后来当皇帝了又怎么样,那也是因为她哥是女主的官配呀!所以女主才是整本书里最粗壮的大腿,眼下这跟大腿就在她眼前晃呢,不抱不是中国人啊!

此时的豆腐摊前,一水儿四个俊男美女排排站,其中两个穿的还颇为华贵,路人都忍不住借着买豆腐的机会多瞧两眼,是以豆腐摊的生意一度非常火爆,唐晚唐朝忙着给客人割豆腐,顾筱悠就揽过了收钱的重任。

几人忙的热火朝天,顾筱悠忙里偷闲戳了沈迟安一下子,“沈先生算术如何?”

职业假笑沈迟安:“尚可。”

“那赶紧的帮着收钱啊,我忙不过来了!”

“……好。”

一阵繁忙,豆腐很快卖光了,就连豆皮儿豆干这样的新鲜吃食都一点儿没剩。

唐晚开心的挽住顾筱悠的胳膊,笑道:“本来我还发愁没人见过卖不出去,没想到竟卖的这样好,平阳可真是福星!”

顾筱悠心说,不敢不敢,在女主的金手指面前我哪儿敢托大。嘴上还佯装惋惜道:“可惜了,我原本极眼馋这两样的。”

兄妹两人都被她这狭促样儿给逗笑了,没等唐晚开口,倒是唐朝抢先一步说道:“这有何难,改日做了我带去书院与你就是了。”

经过这半晌的相处,唐朝对她的印象有了个翻天覆地的改观。

之前听说过这位平阳郡主的一些事迹,实在是娇蛮任性,顽劣不堪。

听他说书院,顾筱悠好奇问了一句:“唐朝哥哥也在国子监念书?”她这是多此一问。她当然知道唐朝在国子监念书,还知道他后来官至一品,入阁拜相呢。

唐朝微笑点头:“是,早听闻郡主大名,百闻不如一见。”

顾筱悠眨了眨眼睛,“怎么,我也没传闻中那般不堪吧?”

唐朝便点了点头,话中有话的说了一句:“谣言止于智者,唐朝现在觉得,当日给秦王捎的信儿,捎的十分值当。”

这话一听,顾筱悠恍然大悟:“原来给我哥哥送信的是你!”

她也曾问过李勉怎么知道她遇难的,李勉只说有人往门房上送了封简信,待他心急火燎的追出来人早已经不见了。

她本来还怀疑是不是沈迟安良心难安,今日上午故意诈了他一回,却发现沈迟安是真的没打算管她来着。

原来是唐朝。

知道了这一重,她再看唐朝就觉得分外亲切,怎么看怎么觉得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好青年,除了长相略逊,其余样样都比那反社会的小病娇好出十万八千里去。

更何况这可是未来的一品重臣,他妹妹还是女主。

这是妥妥的超级潜力股啊!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亏得慌。干嘛放着这么个好青年不追,非要费劲巴力的攻略这么个难缠人物呢。

忽然,福至心灵,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若,先哄着这位优质男青年,只待攻略任务一结束,立马跟唐朝修成正果,从此当上女主角的嫂子,走上人生巅峰,岂不美哉?

她兀自沉浸在自己的快乐里,没注意到沈迟安的职业假笑已经比向日葵都要灿烂了。

傍晚分别的时候,唐晚拉着顾筱悠的手很是感叹了一番相逢恨晚。

“姐姐不如跟我回家住两日,咱们一同吃睡。”

顾筱悠觉得自己很真诚,因为她真的还挺喜欢唐晚的。

“不了,我还有事情要做,哥哥也要人照顾呀。”

几人别过,兄妹收拾摊子回家去,沈迟安与顾筱悠道:

“今日就此别过,沈某先行离去。”

咦?顾筱悠看着笑的温和的沈迟安,奇怪的眨了眨眼。

这就又生气了?哪里又不高兴了这是?

“沈先生,”顾筱悠要及时解决问题,绝对不能让问题过夜。

小说《沈迟安顾筱悠穿越》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