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小说 > 

一品赘婿林耿

一品赘婿林耿小说

一品赘婿林耿

作者:大猪蹄子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16

林耿杜玲《一品赘婿》是由大神作者大猪蹄子写的一本爆款小说,林耿杜玲小说精彩节选:林耿摇了摇头,“现在的杜家本就是一块肥肉,谁都想上来分一点,爹倒下之后,他这一派的必然会散,然后遭受其他派系的打压,扶持他们的人上来,就算爹留下的后手再多再好,可也是靠不住的,所以要改变现在的情况,只有主动出击。”,“他说了什么,让你如此暴怒?”柴令武跟着杜荷出了登天楼,快步走到杜荷的身边问道。杜荷刚出来就看见县衙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古代 小说《一品赘婿林耿》,作者大猪蹄子,欢迎阅读~

“怎么就哭了呢?”

走在街道上,林耿的腰上别着一捆麻绳,手里颠簸着铜钱,有些想不通。

想不通的事,他暂时放到了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周边的一切。

小贩的吆喝声,买卖的讨价还价声,闲聊时发出的大笑声,如果泼墨作画,在他眼前粗鲁的凑出了一副长安图,展现了别样的风采。

李世民上位之后,减轻赋税,实施良政,这几年大唐比起武德九年的时候要好上了许多。

可,街头上还是有乞丐的身影,越靠近城边的集市里越多,巷子里更有许多的奄奄一息的人。

寒冬刚过,开春才是最冷的时候,大多数乞丐熬过了冬天却熬不过开春,这个季节,虽然娇艳,但越好看越致命,温度高起来了,病毒自然也会滋生。

林耿走走停停,感受着这千年之前的大唐,脑子里不断的想着。

“终究比不上现代。”

林耿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在一家路边摊坐下,卖的是胡辣汤和馍馍。

一样来上了一份,尝过之后微微摇头。

穿的太麻烦,吃的太难吃,用的太差。

“唉。”

在杜府吃了三天的他,对于外面的食物也是没报什么期望,猛的塞了几口填饱肚子他就离开了,今天出来可不是单单为了吃早饭的。

林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从小就尝尽了人间冷暖,对于一些事都有自己独特的处理方式,或许很极端,但却很有用。

朝着记忆中的地方走去,登天楼,那日被打的地方。

被打了不丢人,丢人的是还让人家给抬回去扔到了家门口,真的是丢人他妈给丢人开门,丢人到家了。

登天楼,唤做登天楼却是有一些名堂。

能被称做的楼的,都是比较高大上的地方,比如青楼,可不是一般的勾栏场所能比的。

在长安城里三楼的酒楼都是少见,登天楼却有四层之高,其中还带有后院假山水池,用于开诗会,打茶围之用。

一楼对所有人开放,二楼则是富家子弟,三楼官家子弟,四楼则是某些官员才能去的,从二楼开始就有单独的包厢,配有专门的歌姬,每个都是一等一的品质,或是打小开始培养,或是从教司坊要来的人,或是异域女子。

登天楼用前世的话来说,基本上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全天性的,不存在关门一说,每一分每一秒的都有大把的银子进账,货真价实的销金窟。

去登天楼的人比较复杂,有想在这儿的某些人面前混个脸熟,拉关系的,有一天闲的没事的各种二代们,有怀着某种不良心思乱搞男女关系的。

还有像上一个林耿那种胸有二两墨,多了倒不出来偏偏还爱装作是个文艺青年的人。

后院不是谁都能进,门口有人把守。

把守的人都是人精,对于长安城里厉害的人都背的溜熟,免得打了眼惹出事。

一楼里有几桌客人坐着,正在吃早饭,林耿环视了一眼径直朝着后院的方向走去。

今天把守的后院的是王小二,年纪不大,却极为机灵,惹人喜爱混到了这么个位子。

远远的他就看到走过来的林耿,心里立马打了个激灵,好久都没出过事的登天楼前几日可闹了个大事,杜府的姑爷林耿在登天楼被打了,还被人扔回了杜府,赤裸裸的打杜府的脸。

打林耿的那几个公子也不是善茬,家里背景都是极大,通了天的,俗称长安四害。

尉迟家,程家的,高家的,萧家的。

程家的程处默本就是一混人,程咬金被派出长安后,更是为所欲为,没人能管的住他,为四恶之首,那日下手就属他最狠。

“林公子今日来的挺早,后院还没什么人,要不先到上面去喝杯茶养养神?”王小二主动迎了上去,主动弯腰赔笑道。

林耿瞥了眼王小二,“看来有人比我来的更早?”

说罢,他带着笑意走了进去。

王小二看着林耿的背影,连门票都忘了收。

今日也不知道是吹了什么风,那四害居然来的这般早,要是林耿进去撞上了,又被打了咋办。

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发酸,那日出了事,闹的挺大,可最后的结果是这些个公子哥谁都没出事,倒是那日把手后院的伙计被登天楼的主管打了个半死,最后还给赶出了登天楼。

“听出我话里的意思了,怎么还要往里冲啊,这杜家的姑爷怕不是个傻子。”王小二回过神来,气的原地直跺脚,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眼神坚定起来,拉过一人让其去报官后,就跟着跑了进去。

不能再让林耿再挨一次打了。

杜荷今日和杜玲交谈了一翻后,心中烦乱,早早的就出了门,拉着自己的好友,柴绍的儿子柴令武一同来了登天楼,两人坐在后院凉亭喝茶聊天。

浅饮了一口杯中的茶,揉捏着眉心,微风吹来,近日里的疲倦也少了些。

“你家中那位如何了?”柴令武也淡淡的喝了口茶问道。

杜荷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柴令武知道这事很多人都在关注,不过杜荷连他这个好朋友都提防着,着实让他有些无奈。

“别说我,柴伯父可有消息传回?”杜荷转移话题道。

“并无,不过虽没消息传回,但匈奴内乱,无力顾及梁师都,拿下梁师都只是时间问题,等于白白捡一个……那不是你那个妹夫吗?”柴令武说着说着余光突然瞥到了从外面进来的林耿,不由得错愕道。

那日被打成那模样,居然这么快就好了,他还以为对方最少得卧床三个月呢。

杜荷闻言,扭头看去,真是他妹夫林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他楞了一下,接着便想起身上前询问,小玲已经告诉他林耿的伤并不太严重,只是他不知道为何林耿这个时候还要来登天楼。

难道在临走前,还想被人再羞辱一翻吗,当真是糊涂。

杜荷和柴令武发现林耿的时候,也有其他人发现了林耿。

“哟,这不是杜家的赘婿吗,伤好的这么快。”一个粗壮的汉子朝着林耿走去,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以后别让我遇见你,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王小二刚刚跟进来就看到这一幕,顿时心都掉到地上碎成一片,完了,他已经看到自己被打个半死赶出登天楼的场景,“亲娘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林耿淡淡的看着走过的汉子,这就是四害之首程处默,比他高一个头,皮肤黝黑,手臂得有他小腿那么粗,眼睛一瞪像铜铃。

程处默俯视着林耿,道:“记吃不记打的家伙,今天我心情好不打你,不过,把你衣服扒光给你扔到杜府的门口去,看你还有没有脸活下去。”

林耿沉默未说话,边上传来了一阵阵嘲笑声。

“看他那熊样,吓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耿,要不你跪下喊一声程爷爷饶命,说不定程大哥还能放你一马,给你留点脸面。”

“就是,快跪下求饶。”

程处默意动,这样好像更过瘾。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向程爷爷我求饶?”程处默狞笑道。

“程处默,你不要太过分。”杜荷这时候站了出来。

他虽然不是很喜欢林耿,可林耿毕竟是杜家的人,哪怕只是一名赘婿。

程处默扭头看向杜荷,微微皱眉,他没想到杜荷居然也在这。

柴令武跟在杜荷的身后,见程处默望了过来,往前站了一步,靠在杜荷的身边,表明了立场。

杜荷感激的看了一眼柴令武,又狠狠的瞪了一眼林耿,眼里的意味不言而喻,你这个白痴又惹麻烦了。

林耿无视杜荷的目光,看着跟程处默一起的其他三人走了过来。

尉迟权,尉迟恭的儿子,高明阳,高士廉的儿子,萧拓,萧冉的儿子。

三人的信息在林耿的脑子里浮现,原来的林耿并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对于长安城的一些事,身在杜家,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接下来他要让这些人以后看到他都要双腿打颤,就得挑一个人树立典型。

比起其他三人,位居四品御史的萧冉的儿子萧拓是比较一个软的柿子,捏烂了也不会伤手。

而且,萧冉可是出了名的护犊子,有利于他的计划实施。

随着尉迟权三人到位,四人脸上露出挑衅的神色看着杜荷和柴令武,杜荷和柴令武脸色严肃,这四个人要是真犯浑,他两人还真不好办了。

四对二,两边的上互相大眼瞪小眼,程处默撸着袖子,面露得意的笑容,随时准备动手的样子。

后院一度安静的有些可怕,长安城里数的上号的公子爷差不多都站在这儿了,王小二看到这一幕双腿一软,摊到在了地上,这下是真的完了。

小说《一品赘婿林耿》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