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鬼抬棺

鬼抬棺小说

鬼抬棺

作者:苗棋淼 分类:都市  时间:2020-11-20

抖音热文王魂宋忠《鬼抬棺》小说全文在哪里看?在这里给您准备好了鬼抬棺小说全文内容,精彩不容错过!宋忠说道:“一会你自己走进去,里面不算深,等你走到头,能看见七口棺材。你把香点上,给棺材三拜九叩,哪口棺材动了,那就是你的师父。”,老头一把抓住我的手看了两眼,哈哈笑道:“这小子是大凶命格,正好可以顶替镇棺灵鬼,咱们有救了。”义父当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都市 小说《鬼抬棺》,作者苗棋淼,欢迎阅读~

我玩了命的跑了一路,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一进门就把门窗堵了严实,连灯都不敢开,就那么坐在地上哭。哭累了,才睡过去。

醒了之后再哭,满脑子都是义父对我的好,我活了十多岁,淘气的事儿没少干,哪回义父都没舍得打我,有时候巴掌举起来老高,就舍不得往下落。现在我盼着他能赶紧回来,打我一顿也好。

第三天,门外面总算有了动静,我听见有人敲门赶紧爬了起来:“干爸,是你么?”

门外面的人也不说话,就那么使劲儿的敲门。

我能听出来,那敲门的动静离着地面也就一尺来高,像是有人用脚踢门,可是脚踢的动静没那么小!难道义父受伤了?

我拉来门一看,门外面趴着个人,那人后脑勺上开了一道半尺来长的口子,伤口下面都能看见白花花的脑瓜骨。两条腿齐着膝盖没了,小腿的位置光剩下一片撕烂了的肉条。

“谁!”我自己都听出自己的动静不对。

那人勉强抬起脑袋,我才认出那是叫小栗子的中年。

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胆子,抓着他的衣领把人拖进了屋里,扒着门看看外面没人,才赶紧把门关好。

等我回屋时,小栗子不知道怎么弄得自己靠着棺材坐了起来,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不放。

我让他看得心里直发毛,抓过满后面的斧子举在手里:“我干爸呢?”

小栗子开口了,他说话那动静却冷得吓人:“他倒是没死,但是不知道哪去了。他让我给你带个话,拿上神龛下面的东西,过去找你宋姨。”

“你给我说清楚,我干爸怎么了?”

我话没说完,就让小栗子给吓了一跳。他竟然趴在地上闻我喝剩下的半碗酒。

我当时就懵了:“你他妈傻呀?你想喝拿起来喝不就完了么?闻什么闻?”

“人死了,只能闻不能喝!我死得时候,就像现在这样儿,腿没了,想跑都跑不了。只能贴在地上爬……,不信你看看。”

小栗子故意把手扬了起来,伸着十根光秃秃的手指头在我面前直晃:“我的手指盖都在石头上磨秃了,手指头断在石头缝里扣都扣不出来,就这样我也没跑了……”

“你……”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小栗子用手撑着地蹭蹭几下爬到我面前,鬼哭似的喊道:“老子真想弄死你!你是个灾星,你爹也不是个东西。谁再跟我说‘王丑是傻子’,老子就撕了他。他把我们都算计进去了,都算计进去啦……”

小栗子血肉模糊的手,差点就贴在了我脸上,几根露着骨头的手指尖,直奔着我眼睛扣了过来。

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小栗子已经不知道哪去了,地上留着两道像是人腿拖过的痕迹,却告诉我他肯定是来过。

家里我不敢再呆了,赶紧从神龛下面摸出一个红布包,夹着往宋姨家里跑。

宋姨住的地方离我家不远,这十几年她常跑来照顾我们,有几次我偷偷喊她干妈,她也笑着答应了。我义父虎着脸不让我瞎喊。

宋姨看见我夹着一个布包,脸上顿时没了血色:“老王是不是出事儿了?”

“宋姨……”我哭哭啼啼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宋姨听完坐在椅子上呆了老半天,才红着眼圈收拾了一点东西,拉起我往外走:“跟我走,我带你去找你师伯。”

“师伯?”

我从来就没听我义父说过,他还有个师兄。这些年也没见有谁跟他来往。可是,宋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什么都不说了。

我也不敢多问,就知道跟在他们后面走。

她带我坐了长途汽车走了一天,到天黑的时候,才忽然喊住了司机让他靠边停车。

那个司机一只手手把着方向盘,脑门子上汗珠子直往下淌。眼睛直勾勾的往前看,根本就不转头瞅我们,伸出来收钱的那只手抖得厉害,看那样像是快抽筋了。

宋姨把钱放他手里之后,拉着我刚下车,那司机就一脚油门冲出去老远,像是要把车开飞了似的跑没影了。

我这时候才看见,道边除了一片黑漆漆的树林子什么都没有。可那司机怎么会吓成这样?没等我想明白,宋姨已经拉着我进了林子。

我俩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半个多小时,才远远的看见了一间亮着灯的瓦房,宋姨敲开门,跟屋里走出来的老头说道:“这是王丑的干儿子,他出事儿了,让我们来找你。”

老头看了我两眼:“进来说吧!”

等我进屋坐好,那老头才开口道:“你叫王魂吧?我是你爹的师兄,宋忠。你爹跟我说过你,也嘱咐过我,万一哪天他让你来找我,我就带你入门。”

我怯生生的问道:“入什么门?”

“棺材门!”宋忠慢慢说道:“我和你爹都是棺材门的人。棺材门传到我们这一代也就剩我们俩了,棺材门人才凋零,不是因为我们不尽心收弟子,是因为活死人不好找。”

我打了个寒战:“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宋忠瞪着一双没有人气的眼睛:“我说你是死人。不光是你,我和你爹都是死人。”

宋忠像是怕我不信,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纸扔到面前:“看看吧!”

“验尸报告!你死了?”我当时就被那份报告吓了一跳,验尸报告的第一页上就是宋忠的照片,拍的好像是一个凶杀现场,宋忠就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心口窝上插着一把匕首。

“死了有些年头了!”宋忠解开了衣扣,他心口上露着一个窟窿,看上去应该是被匕首两根肋骨之间扎进去的伤口,窟窿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着,我也不敢再看。

宋忠说道:“不用怕!其实,你也早死了。你一生下来就是个死人。”

“宋姨……”我已经带起了哭腔。现在除了宋姨,我已经找不着别人了。

宋姨平静的说道:“他说得没错,你干爸捡到你的时候,你就死了。他跟我说过,当年他给人送棺材是,路过一个乱葬岗,听见有婴儿在坟地里哭,走过去一看,见到有个小孩儿被人像是种萝卜埋进了坟茔里,只有半截身子露在外面,伸着小手哇哇大哭。等他把小孩拉出来之后,才发现埋小孩那个洞,像是蛇窝一直通到古墓里面。黑漆漆的见不到底儿。”

“跟他一起去的人,都劝他把小孩埋了,墓里爬出来的孩子,肯定早就死了。八成是个借了阴气缓过劲儿来诈尸货。这样人,阎王早晚要收的,可别连累了自己。结果,他给古墓磕了三个头,就把小孩抱回家养着了。那个小孩就是你。”

宋姨叹了口气:“我问过你爹,当时怎么没把你埋了?他说,当时,你对他笑了一下,笑得他心都疼了。”

我听得脑袋里嗡嗡直响,想不去信她的话,可是心里却明白宋姨不会骗我。

宋忠开口道:“我们棺材门的传人都是死了以后又返阳的活死人。我们死的时候寿数都没到,活不如意,死不甘心。阎王就给了我们一个活命的机会,抓妖魔鬼怪去跟地府换我们没用完的寿数。我们把抓到的东西用棺材装了送进地府,地府的鬼差会给我这个……”

宋忠从兜里掏出一个金色的大钱,那大钱跟古币一样都是圆形方孔,唯一不同的是,上面刻得不是什么什么通宝,而是“黄泉买路”。

一看那东西我就信了,我义父每年的七月十五都会在脖子上挂这么一个东西,让我带着睡觉。等我睡醒了,那大钱也就没了。他说是被他收了,我一直不信。因为每次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都会觉得脖子凉上一阵子,就像有人拿铁链子套过我脖子一样。

宋忠举着大钱道:“这叫黄泉买路钱,一个大钱换一年阳寿。但是一个冤魂可未必能换来一个大钱。所以,咱们得玩命的抓鬼,换自己的命。你明白么?”

我咽了咽口水:“抓鬼不是有道士么?干嘛非得我们来?”

宋忠笑了:“这个世上没有纯粹义务奉献的事儿,尤其术士这个行当更没有。道士斩妖驱魔、和尚超度亡魂都是为了攒功德,只不过,他们是遇上了才做并不积极。我们却不得不这么做。我们是这样,那些同行也是这样。虽然我们要的好处不一样,但是都有不得不做的理由。你干爹为了把你寿数也赚出来才总找别人合作,跟他们平分好处……”

我好奇道:“那别人要得是什么?”

“别问!”宋忠道:“这个是我们术士行的禁忌,遇上同行绝对不能去问。我们要的东西,你也不能跟别人说。记住,棺材门只是我们自己的叫法,到外面我们自称掌棺人,也叫北掌棺。南方有一群人自称掌刑使,做的事儿跟我们差不多。跟我们却是对头。”

宋忠不等我再问什么,就开口道:“该说的,我已经和你说了。想不想做掌棺人,你自己考虑。”

小说《鬼抬棺》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