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风水禁忌

风水禁忌小说

风水禁忌

作者:张自道 分类:都市  时间:2020-09-16

《风水禁忌》由作者张自道原创所著的热门精品小说,主角是张少龙李雪琪,为大家带来风水禁忌张少龙李雪琪章节抢先阅读。犯了三不救,给多少钱也不帮。反之,孤寡贫弱者救,十月怀胎者救,祖上阴德者救。这三类,不给钱我们也会极尽全力的帮忙。何况,我救任建强是为了雪琪,与任东毫无关系。,定了定神,我继续动手。我相继钉死七玄关,原本阴气森森的房间瞬间变得宛如冰窖,李雪琪打了个哆嗦,说这里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都市 小说《风水禁忌》,作者张自道,欢迎阅读~

茅山是指中国的江苏茅山道教,迄今为止拥有中国最神秘的道术,他们多用画符念咒驱鬼、降魔、为人治病禳灾。

但难免有一些人偏好用术类与咒诀,遗弃了茅山宗的教义心法,逐渐形成了民间一种外道巫术。

后世以这种奇术害人谋财的事情多了,茅山术之名就邪变成了恐怖的邪术了。

来者姑且叫他‘毛师傅’,他是夜间拜访,我打开门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对方嘴唇发紫,脸色青灰,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他问我,四爷在家吗?我说在,把人请进了屋子。

师父让我去倒杯茶,还不等我离开,毛师傅脱下外套,赤着上半身,他左胸口的位置有一块儿淤青,周围皮肤血管凸显,狰狞密布。

毛师傅叹了口气,随即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讲给我们听。

一周前,毛师傅前往处在蒙城与辽省交界的县城办事。

当地开发区扩建改造,清理一座破庙的时候竟然在神像底下发现一座古坟。

我师父问,什么庙?他说是一座狐仙庙,被砸过,从那以后就荒废了,破砖烂瓦,连神像都少了半拉脑袋。

毛师傅叹了口气,说当时工人拆庙发现了那座坟,都怕邪性,没人敢动,便找到工头商量这件事。

负责的工头是个唯物主义者,根本不相信这些东西,见工人不敢动,他自己开钩机把坟给刨开了,发现底下竟然是一个狐狸洞。

师父问,有东西吗?

“有。”毛师傅点点头,说,“下半身是人,上半身是骨头,我看过现场的照片,应该是白骨生肉。”

听完了他的话,我师父点了一支烟,低着头沉默不语,像是在思考什么,屋内的气氛也变得很凝重压抑。

师父以前说过,万物皆有灵智,动物修行一步一个坎,而狐狸必须先活过十五年,十六岁的时才懂修行,之后经历三灾六难,九死一生熬过去,找一座无主之坟借骨重生,什么时候白骨长肉,就可修成神仙。

但是,那工头是个不信邪的主儿,把人家尸骨挖出来不说,还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事情大概过了一个月,有次工头在外应酬喝到很晚,那天还下着大雾,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进了门,没开灯,屋内黑漆漆的,他媳妇正在四处翻找东西。

工头就问,大半夜不睡觉你干嘛呢?

媳妇说:“我的头壳不见了,你快帮我找找。”

工头挺不耐烦,问她什么头壳?啥时候买的?媳妇也不说话,就闷头在地上找,没办法,工头也只好陪着一起。

他媳妇又说,你帮帮我看看柜子顶有没有?工头嘴上埋怨媳妇事儿真多,自己踩着凳子,结果,一看不要紧,冷汗都吓了出来。

柜子上摆着一个血淋淋的脑袋!

他恍然大悟,头壳,在中原一带的方言指的就是脑袋!

再低头看向老婆,哪里还是人啊,分明是一只毛茸茸的大白狐狸蹲在地上,眼珠子冒着绿光,正冷冷的注视着他。

工头被吓坏了,他再看四周的环境,自己正处破庙的遗址,而此时,他脚踏砖头,双手握着一节被套在歪脖子老槐树的吊绳。

手脚已经不听使唤,眼看要吊死的时候,树杈竟然断了。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汗唰唰的往外冒。

工头看看荒凉的四周,就算再不信邪也不行了。

这件事情过后,工头四处找人帮忙,价格由一万开到三十万。

懂行的师父去现场瞧瞧,给多少钱也不做。

一些个江湖骗子又跳大神又驱邪,在事后皆非死即残。

事情兜来兜去,联系到了毛师傅。

他是茅山派的人,在江湖上小有名气,而且他极度缺钱,唯一的独子患上尿毒症。

所以,不管任何事情,只要给钱够多,那毛师傅就敢做。

等到毛师傅到了现场以后,当即断定,狐仙洞里面不是一个狐狸,还有另外一只。

自从工头出了事儿以后,工程也就搁浅了。

毛师傅将狐仙洞挖开,果然再看到一尊半米左右的小棺材。

他恍然大悟,神像下面是一座子母棺,指母亲与孩子同一天死的,二者必须要合葬在一起,否则母子分离,是会闹凶害人。

毛师傅将糯米平铺在棺材板,接着,他以茅山术独特的法门,制作一个木头人,用朱砂点上口鼻,喂自己精血。

再将木头人放在棺材板上,掐诀念咒,钉子狠狠钉入木头人的双手、双脚、额头、肚脐、胸口。

待最后一根钉子砸下,棺材梆渗出了一滴滴红色的鲜血,毛师傅自己也被反噬所伤。

他指着自己的心口说,这根钉子是落在自己身上的,而事后工头的病渐渐好转,但之前答应好的四十万,他却一毛钱也没给毛师傅。

毛师傅讲到这儿,眼睛红了,他说自己烂命一条,这辈子造下的虐很多,就算下地狱他也不怕,但儿子是无辜的,肾源已经找到了,医院那边催着要用钱,可他现在已经伤了心脉,前几天去讨债,还被工头纠集社会人暴打一顿。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才想到来求我师父出面把钱要回来。

听他说完,我心情也很沉重。

任何人逃不过生老病死,更躲不开爱恨别离。

我记得他跪在地上那一刻,不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茅山术士,只是普通不能再普通的父亲。

他算不上一个好人,但对自己的老婆孩子来说,他就是一个盖世英雄。

师父把他扶起来,让我去准备东西,等天一亮,就跟着毛师傅走一趟。

我师父名字里有一个“四”字,江湖上不管多大年纪的人,都会叫一声“四爷”,他这个人不太喜欢言辞,但骨子里却有一种侠义心肠,好打抱不平,这也是他在行业里一直被人尊重的原因。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三个坐长途大巴赶去工头家里要账。

有人可能会嘲讽,说你们不是会法术吗?怎么还能让人打成孙子?一看就是骗子。

我想说,你以为都是哈利波特,骑着扫把就能飞上天去?我们都是普通人,论彪悍能打,可能还不如一个俺们东北的老娘们。

但是,打完了呢?

得罪风水先生,真的以为事情就会草草结束吗?

小说《风水禁忌》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