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至尊皇太子

至尊皇太子小说

至尊皇太子

作者:一曲流觞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7-17

《至尊皇太子》小说李尘章节目录,小说李尘李承乾全文阅读,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李尘点了点头。“不错,眼下东突厥不断骚扰大唐边境,此事自然要有期限。这样,期限为十天,如何?十天之内,本宫便能筹集完备,届时我大唐出兵,必然能够直捣黄龙!”长孙无忌发出一声冷笑:“太子,既然是对赌,那太子想必也该付出一些筹码吧?若是太子没有做到,那又该当如何?”,他只能转头,看李尘的意思。“李君羡,把剑收起来。”李尘道:“萧老爷子德高望重,你怎敢在他老人家面前拔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都市 小说《至尊皇太子》,作者一曲流觞,欢迎阅读~

李尘点头:“自然是真的,兕子是我亲生妹妹,莫非我还会害她不成?”

长孙无垢身为皇后,自然善于察言观色。

若是李承乾骗了她,她一眼便能看得出来。

望着李尘那真切目光,不似作伪。

“好,本宫相信你。”

长孙无垢犹豫再三,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李尘的话。

毕竟,谁能接受自己仅仅六七岁的女儿,只能活到豆蔻?

接着,她又转头,看向那赵拓太医:“赵太医,今日之事辛苦你了,既然你无法治疗兕子的病,那现在就请你离开吧。”

赵拓面色一滞。

于他这种资历高深的老太医而言,自己主动要求离开,和被人赶出去,可完全是两码事。

可看皇后娘娘的态度,明显已经对他心生不满,赵拓自然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更何况,这太子将孙思邈的名头都搬出来了。

那孙思邈,可是整个大唐出了名的老神仙。

一手医术出神入化,有活死人肉白骨之称。

他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跟孙思邈的名头对着干。

“如此,老臣便告退了。”赵拓灰溜溜拎着箱子走了。

临走,还不忘恨恨地瞪了李尘一眼。

“哼,该死的废物太子,一个R臭未干的小毛孩子,竟然敢对老夫的医术指手画脚?”

“什么老神仙孙思邈?老神仙都隐居多少年了,在不在世都两说。我看,就是你这个废物太子胡编乱造罢了。”

“不信老夫的话,活该你们家出事!”

赵拓滚蛋以后。

李尘这才继续说道:“母后,您可千万不要听信那个庸医的话。”

“兕子这个病,一定要多吃肉食,还有新鲜的果蔬,这能为她提供丰富的维生素。”

“还有,在她不发病的时候,一定要多多锻炼,增强免疫力。”

“兕子贴身的各种衣物,也尽量不要用棉絮之类的材质,尽量不要让她沾染灰尘。”

“只要做到这几样,兕子就能像其他孩子一样,顺利长大成人!”

李尘所说这些,全都是他的亲身经历。

他在上小学的时候,便是患有哮喘,后来经过科学的调养才得以痊愈。

如今,他既然碰上了,自然不能让这些庸医害了晋阳公主。

历史上的晋阳公主,的确是于十二岁那一年病逝的。

但李尘相信,有了他的干预,这一段历史,怕是要改写了。

整个过程当中,李世民也一直在关注着李尘的一举一动。

他竟然发现,自己这个儿子,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变化最大的,便是身上那股气质。

以往,他在自己面前,那可是连大气都不敢喘的。

可现在,非但口若悬河,侃侃而谈不说。

竟还当着自己的面,将那赵拓太医,给骂了个狗血喷头。

最为关键的是,从他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有一股强烈的自信,让人难以不去信服。

即便是李世民,都不得不承认,刚刚李尘所说,的确是不无道理。

本来小兕子的体质就不行,若是真依照赵拓所说,少吃肉食,少动作,就算是正常人,恐怕身体也都折腾完了。

这时候的小兕子,在被李尘喂了两个梨子之后,已经从气急中恢复过来。

这也让李世民更加相信,李尘的确是懂些医术的。刚才他绝非是信口胡言。

李世民伸手将宝贝女儿搂在怀中:“兕子,刚才哥哥和赵太医提出了两个治疗方法,不知道兕子你觉得,哪一个比较好呀?”

兕子在李世民的怀里,咯咯笑着,还伸手去抓李世民的胡须:“兕子听哥哥的,那个赵太医凶巴巴地,还说兕子活不长,他不是好人!”

李世民不由哑然失笑。

正所谓,童言无忌。

实际上,刚刚太医赵拓所言,李世民心中,也是十分不满。

他李世民所生的女儿,乃是龙种,那是要受上天保护的,岂有仅活到豆蔻之理?

平日里,这太医赵拓,仗着自己资历老,年岁高,言行举止傲慢乖张,李世民也都有所耳闻。

若不是碍于这赵拓医术还算高明,恐怕李世民早已将他逐出宫中。

如今,这赵拓对于兕子的病表现出来的态度,更是让李世民对其心生憎恶。

两者一对比。

李世民再看李承乾,都觉得顺眼了许多。

......

翌日清晨。

在东宫总管柳白的陪同下,李尘来到了太极殿。

这是太宗与众朝臣商议国事的地方。

前世太子李承乾虽然来过几次,但对于穿越者李尘来说,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

红木雕花的柱子,明亮宽敞的大殿。

看上去,一片恢弘庄严的气息,李尘忍不住啧啧赞叹。

走进殿门,看着太极殿内,那一排排的朝臣。

李尘心中,忽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不真实感。

当这些历史中的人物,全都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对于一个历史系研究生来说,是什么感觉?

简直比粉丝见到那些最最当红的偶像明星,还要激动万分!

不过,这份激动,很快便被他压了下来。

李尘心里很清楚,这个地方,可谓是不见硝烟的战场,充满了尔虞我诈。

更何况,他目前顶着一个废物太子的头衔,无数朝臣都在盯着他。

在这群人面前,自己是绝对不可以将真实的心态表现出来的。

他迈着轻快的步伐,优哉游哉,来到大殿最前端。

见太子来到,众位朝臣都很意外。

那一双双目光之中,充满不解。

虽然陛下已经降旨,今日太极殿上,允许皇子们前来,共同为国事出谋划策,但那也不过是客套话罢了。

李世民如今刚刚登基没几年,皇子们还都年岁太小,即便是最大的李承乾,也不过才十六岁。

再加上本次进谏大会,是要讨论目前态势最为严峻的国事。

其他皇子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今日朝堂之上必然是一番唇枪舌剑,因此根本无人前来。

唯独这太子李承乾,向来是废物一个,难堪大用。

若是老老实实呆在东宫也就罢了,这进谏大会,他竟然也敢来参加?

不少大臣们,都是冷笑不已。

他们已经开始在商议,一会儿该如何狠狠地羞辱这位废物太子一番了。

大殿正前方,李世民早已经端坐于龙椅之上。

“儿臣见过父皇!”

李尘走过去,对着李世民,躬身行礼。

“太子来了,快赐座。”

李世民的表情,与昨日略有不同。

毕竟,昨日是在太子的东宫,是家人之间的相处模式。

而今日,是在这朝堂之上。两人的身份,乃是君臣。

李尘落座之后,旁边,一道不太和谐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素闻东宫太子一向不理朝政,没想到今日,太子殿下竟然亲自来到了这太极殿,这着实是让老臣有些意外啊。”

李尘抬头望去。

说话之人,乃是一位面色红润,腰身提拔的老者。

“他是谁?”李尘唤过自己身旁的总管柳白,问道。

柳白吓了一大跳,太子怎么连此人都不认识了?

“回太子殿下,这是郑国公魏征啊!”柳白说道。

李尘微微点头:“哦,原来是郑国公,久违了!”

“太子,你......”魏征听闻此言,气得胡子乱颤。

他魏征身为郑国公,位高权重。

大唐第一谏臣,可不是闹着玩的。

平日里,他与太子李承乾,也曾经见过很多次。

现如今,这废物太子竟然装作不认识他?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羞辱!

旁边的大臣们,见魏征憋的满脸通红那样子,想笑又不敢笑。

就连龙椅上的李世民,也是憋笑憋得很是辛苦。

“这老货,平日里你总给朕上眼药,如今朕的儿子如此折辱于你,真是痛快,痛快啊。”

但,痛快过后。

李世民身为君主,自然也是不能看着魏征和李尘如此在朝堂上拌嘴。

“承乾,郑国公乃是国之栋梁,你不得无礼!”

魏征这边正要继续出言反击,却见李世民已经出面训斥自己儿子,又不太好开口了,无奈只能暗气暗憋。

“好了,人既已到齐,那这就开始吧!”

李世民一挥袖子,宣布了进谏大会的开始。

“众卿可有事要奏?”

这次,说话之人换成了宰相房玄龄。

房玄龄从年岁上看,比魏征稍微要年轻一些,看上去也比较温和。

对此人,李尘还算是尊重的。

毕竟,房谋杜断,房玄龄,杜如晦这两位,可是后世流传千古的能臣。

“陛下,臣所奏之事,仍旧是那雪灾之事。”

“如今,大雪连绵不绝,再加上东突厥人不断侵扰我大唐边境,百姓深受其害。若陛下再不采取措施,恐怕我大唐危矣!”

房玄龄的话,顿时引起了下面一众朝臣的附和。

“陛下,臣附议!”

“臣也附议!”

“臣等都与梁国公所见相同!”

这下,饶是英明神武的李世民,也是眉头紧锁,不断揉着太阳穴。

“陛下,不能再拖了!”

魏征朝前一步,大声说道:“臣恳请陛下,即刻降下罪己诏,以天子之名,祈求上苍护佑我大唐万民!此事已经刻不容缓!”

“这......”

李世民浑身一颤,心中已是将魏征的八辈祖宗都骂了一遍。

“这老货,又来这一套,逼着朕下罪己诏。”

“若是不下,今日他们必然不会善罢甘休。可若是下了,朕岂不是变相承认了自己有罪?这太有损天子威仪了。”

“朕该当如何......”

李世民六神无主之下,无意中竟是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李尘。

“承乾他,会不会有办法呢?”

旋即,他又自嘲一笑,将目光收了回来。

“承乾他年方十八,还不过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罢了,朕自己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怎么能压在他的身上呢,这未免太残忍了些。”

就在李世民心中,不断思索对策之时。

令所有人都懵逼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太子李承乾,竟从自己的位置上,霍然站起。

“郑国公,你口口声声,要我父皇降下罪己诏。”

“那本宫倒想问问你,我父皇他,究竟何罪之有?!”

此话一出。

整个大殿之内,瞬间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小说《至尊皇太子》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