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龙脉天师

龙脉天师小说

龙脉天师

作者:天一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10

《龙脉天师》小说由天一所创作,其中的角色是叶轩云诗雨,本文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小说叶轩云诗雨全文阅读,小说精彩节选:叶轩见此,心都要撕.裂了。“乞丐!”赵飞扬玩味至极:“你女儿死了,恭喜恭喜。”青龙气的跳脚:“玛德,会不会说话啊!”“小公主遭遇厄运,绝对是你指示的,良心被狗吃了。”,夫妻俩上车,坐在后排,各自沉默看着车窗外。明明曾经是那么亲密无间,如今却像是隔着一条河流,甚至没有对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都市 小说《龙脉天师》,作者天一,欢迎阅读~

段灵儿捏着手指没说话,那边还在继续:“人归大师不都说了要仿紫禁城风水格局咱们家商业城才能兴旺发达,和紫禁城一样万寿永昌,你现在换朝向什么意思??是不想我们家好?!”

“够了!”

段灵儿忍无可忍:“商业城的项目是我负责,我换不换朝向跟你有什么关系?”

“段行川我问你,我房间的裹尸布是不是你放的!?”

电话那边刚才还气势汹汹呢,一听这话气焰顿时矮下去几截:“那...那什么,我不就跟你开个玩笑,至于发这么大火吗?”

段灵儿还想理论,却被打断:“呐!我打电话不是为了跟你说这事,告诉你现在商业城出大事了,工人们挖出具棺材。你快过来!”

说完嘟的一声把电话挂了。

段灵儿捏着手机气的牙痒痒,却一听商业楼盘下挖出棺材,顿时心急如焚。

走到秦镜身边:“秦大师,还得麻烦你跟我去一趟。”

“无妨,”

秦镜相当豁达的摆摆手:“加钱就好了。”

段灵儿看着面前秦镜欠扁的脸真想给他两下,钱钱钱钱,他是不是就知道个钱!!!!

半小时后,一辆红色法拉利风驰电掣驶入商业城。

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人。

穿的花里胡哨的段行川一看,迎上去不爽道:“我说你还有没有点儿时间观念?给你打电话多少时候现在才到,还项目负责人呢!都没我这个参与人积极。”

“你还好意思说!?”

段灵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你在我住的房子动手脚,我又怎么会找人看风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床上做了什么,回头我就告诉爷爷。”

段行川一听赶忙哎哟一声:“好妹妹,我这不是跟你开个玩笑吗?你可千万别当真。”

“开玩笑?”

段灵儿对这个说法毫不接受,双手抱胸:“你怎么不拿自己开玩笑?”

“哎呀!”

段行川赶忙转移话题:“看工地,看工地。”

在他们不远处早乌泱泱围了一堆人,拨开人群一看,地上的大坑露出具黄铜棺材,整个棺身用镇魂钉和魔斗线罩着。

“这..这是个什么棺材?”

段行川大吃一惊:“怎么从没见过?打开看看!”

“慢!”

秦镜见状赶忙阻止:“这墨斗和铜棺都是镇邪的,里边儿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贸贸然开棺会引起灾祸。”

“放屁!”

还没说完已被段行川开口打断:“什么僵尸?你电影多了吧?”

“依我看这棺材有些年岁了,怎么都得是个古物,里边儿指不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给我打开!”

几个工人听了段行川的,抬起手上的钢钎就要撬棺材盖儿。

却被段灵儿出言打断:“等一下!”

“这棺材秦大师说不能开就是不能开,你们都给我退下!”

“什么狗屁大师啊!”

段行川满眼不屑:“就你有大师,别人没有?归大师你说,这棺材到底开不开得?”

话音刚落,段行川身后就闪出个人。

四十出头,穿着一身乌青唐装,整个人却瘦的脱了形,颧骨横张,眼珠子凹陷眼眶血红,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跟个鬼似的。

一听段行川的话立即附和:“现在青天白日且正值正午,阳气充沛。不论什么邪物都怕正阳之气,棺材自然开得。”

这话一出立即遭到秦镜反对:“归先生,难道你不知道铜棺是专门镇压尸气的,况且还有墨斗线缠着,里边的东西一定厉害无比,你不怕他出来伤及无辜吗?”

归无计冷笑一声:“这棺材明明是阴沉铁犁木做的,此木形似金子又被刷了金漆,年轻人这都分不清楚还好意思出来招摇撞骗!”

秦镜一听:“既是阴沉铁犁木就更不能开了,此木锁阴避阳,里边的东西更不可小觑。”

归无计又一声冷哼:“我不都说了,现在正午阳气充沛,什么邪物敢闹?”

段行川更不顾秦镜阻挠,对着底下工人一挥手:“开!”

“不行!”

段灵儿张开双臂挡在段行川跟前:“这个项目是我负责的,我才是话事人,我说不能开就是不能开!”

“你负责!”

段行川指着段灵儿怒吼:“你负责别人就不能参与了?当年老爷子打下天星企业江山时还没独断专行呢!我也是董事局的人,我说开就要开!”

“你们谁开了,老子每人给一千红包!!”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话音刚落几个工人就抡起斧子朝地上的棺材砸去,不一会儿还真砸出个大洞,一阵恶臭冲出来,顺着风传出老远。

“呕!”

在场的人都捂着鼻子,去看那掀开的棺材。

与此同时附近的雀鸟都吱哇乱叫,扑腾着离开这个地方。

一阵弥漫的雾气后,眼前场景逐渐清晰起来。

一个穿清代朝服戴朝冠的女人出现在人们面前。

女人面若白玉,栩栩如生仿佛只是睡着一般,两串洁白东珠斜着挂在脖子上和其他饰物交相辉映,闪着华丽迷人的光泽。

双手交叠在一起,带着长长护甲的手指下还压着柄和田玉如意。

也是晶莹剔透,一看就价值不菲。

“卧槽!”

段行川忍不住凑上去:“发财了发财了!这他妈一看就是清朝的娘们儿,皇帝哪个女人死了吧?”

说完忙不迭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红哥!你上回不是说喜欢古玩吗?我这有件好东西要不要?”

“对对对,就是清朝古尸。”

“女的,肉身还没烂呢!嗯,那就这么说好了啊,先交一千万定金,你马上派人过来拉货,等专家验证过后再打一千万。”

“好好好,再见!”

段灵儿忍无可忍,上去一把打掉他手机:“你在干什么?”

段行川暴跳如雷,捡起手机冲段灵儿一通大吼:“你有病啊!?这女人和她身上的东西一看就是珍贵古物,我卖点儿钱怎么了?”

“段先生。”

秦镜见那女人头上的符纸便说:“这尸体你不能带走,尸体上镇尸的符纸不是寻常黄符乃黑色阎王纸,阎王纸是专克血尸的。”

“血尸比僵尸还厉害,一旦沾了人气起尸,后果不堪设想。”

段行走一听血尸也有点吓到了,转头看向归无计。

却被归无计呵斥:“一派胡言,本人学习风水堪舆多年,只见过黄纸红符,从未听过什么黑色阎王纸。”

“依我看这就是一张普通的镇纸,连符都算不上只放在尸体上意思意思。别小题大做!”

“对对对!”

段行川赶忙附和:“我那个朋友可是专门研究古尸的专家,他收藏的甚至还有比这年代更久远的怎么没见有事?少在这儿危言耸听!”

“赶快把棺材抬上来!”

那几个工人都是段行川手下的,又有红包奖励刺激,一听这话赶忙合力抬起盖子盖上,又往上套绳。

秦镜注意到棺材往上拉时,口口声声没事的归无计下意识往后退了退,明显是害怕。

说明他很清楚女尸的历害,怎么还颠倒黑白?

段灵儿见秦镜神色严峻,忙问怎么了?

秦镜指着棺材说这东西一上来,指定有人为此丧命。

可此时棺材已经着陆了,段灵儿想反对也无计可施,只能吩咐:“你们几个把棺材抬到个没人的地方去!”

“哎!我说段灵儿!”

话音刚落就引起段行川不满:“是不是我什么事儿你都要做主啊?我的东西放在哪儿,用你在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吗?”

段灵儿针锋相对:“这里是商业城工地,人多口杂。秦大师说了一不小心会连累女尸走煞尸变,你自己不要命就算了,我可不想这里的人跟你陪葬!”

“要是有人因为你挖出的这个东西出事,看我怎么在爷爷面前告你!”

“你告去呀,你去告呀!”

段行川神色嚣张:“我还没问你为什么擅自改了商业城风水大门朝向呢!?那可是我和归先生精挑细选的!”

段灵儿抱着膀子:“秦大师说了你选的朝向不好!我不可能让商业城大门开在不好的地方!”

“哪儿不好了!?”

段行川抗议:“你说哪儿不好了?”

秦镜见段行川咄咄逼人,就说:“段先生你有所不知,大门是一个阳宅最具风水的地方。商业城大门子山午向面朝金星,是个出事故的地形。已经有好多工人摔断手脚,就是因为门的朝向不对。”

“一派胡言!”

归无计一听,厉声呵斥:“我选的这个地乃是仿紫禁城风水子山午向,紫禁城历经两个朝代经久不衰,现在更是名胜古迹,你敢说朝向不对?”

秦镜说:“紫禁城是紫禁城,商业城是商业城。”

“不是每个地形都适合子山午向,况且还有四象的顾虑。紫禁城后有景山前冲金水,阴阳调和。你这朝向却什么都没有,不奇怪吗?”

“什么奇不奇怪?”

归无计大手一挥:“这是书上说的,难道还会有假?”

秦镜:“照本宣科不是一成不变,你书读的太死了。风水之道讲究灵活晕运用,而不是墨守陈规。”

“胡言乱语!”

归无计大怒:“黄口小儿连牙都没长齐就敢跟老夫在这儿妄谈风水,你才读了多少书,岂不知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老祖宗几千年留下的东西,岂容你说改就改了?”

“不是乱改,”

秦镜据理力争:“是灵活运用。”

“你这个朝向虽然子山向午,水火既济。但后无靠山依托,前有金星扫荡。河水由阴至暗不见阳,殊不知风水上山管人丁水管财?商业城开门做生意连财都看不见,以后还不赔的血本无归?”

“况且你这左右无遮无拦的,有多少钱财也留不住哇!”

段行川一听这话,居然向归无计投去个崇拜的眼神。

“好哇!”

段灵儿显然也看见了,顿时指着他们两个:“我明白了!是不是你们串通好的?当初选商业城地址时你自告奋勇,明着说帮我,却选了这么个鬼地方,挖出具尸体。看风水时又故意把不好的说成好的,想害我败落让爷爷把董事长的位置传给你是不是?”

段行川被戳中心事,一时结结巴巴:“你..你胡说什么这,这就是好风水!”

“是你自己不听归大师的反而相信你身边的小白脸,我说妹妹,你要是想谈恋爱呢就轰轰烈烈去环游世界,别在这里捣乱好不好?”

“赶快把大门朝向改回去,坏了商业城以后的风水,看我怎么在爷爷面前揭发你!”

小说《龙脉天师》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