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 

人王

人王小说

人王

作者:句号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4-27

《人王》是作者句号最新创作的小说,李长靖程若水是《人王》的主角,精彩内容不容错过。仔细一看,刘佳发现来人居然是李长靖,看他全身都是血,简直是惨不忍睹,顿时急了起来,急忙喊道:小斌,赶紧去厨房烧热水,再把止血药拿出来,给你靖哥治伤!小孩应了一声,就要走了,但李长靖却制止了:不用刘婶,我没事,这次来找你是有事的。,瘸了一条腿的年轻人,只是独自坐在门槛上,低着头,两边肩膀耸拉着,不发一言。夏掌柜走上前,想把夏可可拉

在线阅读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都市 小说《人王》,作者句号,欢迎阅读~

盛青溪审视着梦中的自己。

明明是梦,却连日期都清晰。

桌上的台历上只有一天被红色的笔圈起,2020年6月1日。

此时已入夏,梦里的她换了一条鹅黄色的碎花裙,这应该是盛兰送给她的成人礼。

盛兰曾说每个女孩都需要一条漂亮的碎花裙。

树梢上挂着一轮弯弯的月,清风微拂。

盛青溪看向镜子,除了校服以外她很少穿这样的裙子。

少女的长发乌亮,巴掌大的脸上有一丝与平日里不同的情绪,眼底深处藏着微微的羞怯。

她对镜子里的人弯了弯唇。

镜子里的女孩也对她笑了一下。

盛青溪走到柜子前,拿出那件被她藏了小半年多的黑色风衣外套,细白的指尖缓缓滑过上好的布料,上面似乎还有少年清冽的味道。

她将衣服取出来放进干净的纸袋里。

盛青溪拿着纸袋出门之前和正在忙着给院里的小家伙们洗澡的盛兰打了一声招呼:“盛妈妈,我出门了,晚上十点之前就回来。”

盛兰忙得抽不出手,她摁住底下滑不溜秋的调皮小子,叮嘱道:“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啦!”

少女的尾音里带一丝欢欣,脚步声渐远。

盛兰侧头听了一会儿她轻快的脚步声,随即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丫头去干什么。她很少有这样开心的时候。

公交车上的盛青溪坐在靠窗的位置,她紧紧地抱着怀里的这件风衣。

车窗外树影斑驳,银月的光辉淡淡地洒在地面上,吹来的夜风里已有了夏天的燥热。

她的目的地是城南花园,那里是林燃的家。

盛青溪在一年前去过林燃的家。

那天晚上是平安夜,下了雪。林燃从几个混混手里救下她,沾了血和污渍的风衣被他随手丢到一边,她骤然撞入他的怀抱。

温热、清冽的怀抱。

再醒来时她已经在他家里了。

就在盛青溪思绪飘忽间,290路公交车上的语音播报器响起:“亲爱的乘客,城南花园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

盛青溪忙起身往后门走。

城南花园是前两年新建的花园别墅,依山傍水,是一个清净又漂亮的小区。通常这样的小区都是很安静的,但今晚的情况似乎有一些不一样。

小区门口围满了人,业主围着保安室在问些什么,他们时不时又回头指着着某个方向。大家的脸色看起来都不太好。

盛青溪迟疑着走近听了几句。

“这么大的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我们住的地方是不是也有这样的风险?”

“我听说着火的那户人家只住着一对兄妹,真可怜。”

“消防队已经到了,不知道人是不是还活着。”

盛青溪忽然怔住,后知后觉地朝着小区里黑烟弥漫的方向看去。她慌忙地穿过拥挤的人群,疯了一样朝里面跑去。

眼前仍旧冒着火光的别墅已经看不出原来华贵漂亮的模样。

别墅外围满了人,但他们都只是远远地看着,没人想靠近。

盛青溪才喘着气跑到别墅门口就有人拦住了她,耳旁有人不断在问她:“你找谁?你和这户人家是什么关系?”

消防员望着怀里这个泪流满面的女孩,她只怔怔地看着眼前炼狱般的场景,丝毫没有听到他在说些什么。他只好提高声音重复道:“那个小女孩已经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别墅里面的人我们仍在搜救。”

可最后盛青溪等来的是林燃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她只来得及这么看他一眼,他破碎的身上就被盖上了白布。

林燃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盛青溪才缓过神来,此时大火已经熄灭,眼前的别墅已变成了废墟。围观的人群也早已散去,只余她一个人跪坐在地上。

盛青溪似脱了力一般朝里面爬去,门口的草坪都被烧焦了,不远处的角落里滚落着一只小熊,它的一只耳朵被余温烫成了灰色。

她仓皇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一天是6月1号,距离高考还有6天。

盛青溪知道往后的人生她和林燃可能再也不会交集了,所以这一天她是来和林燃表白的,她带着自己所有的欢喜和小心翼翼来见他。

可是她连一句话都没能和他说上。

明明眼前的火已经熄灭,可盛青溪仍然觉得大火仍在蔓延。

……

“林燃——”

盛青溪倏地从床上坐起,她茫然地坐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她又做噩梦了。

这个噩梦曾伴随了她整整十年,直到她在一场拘捕行动中发生意外死亡。那时她心中唯一的念头是她终于解脱了。

在她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曾有一道声音问她:“你想回去吗?我能让你回去,回到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

盛青溪是怎么回答的?

她记得自己说:“我不想回去,我想让他活过来。”

等她再醒来,她已回到了十年前。

回到了林燃还活着,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

——

七点半。

初城一中校门口,盛青溪捧着盛兰塞到她书包里的牛奶小口喝着。

他们班规定到教室的时间是七点四十五分,盛青溪的习惯向来是提前半小时以上到教室。

今天她已经在站牌处坐了二十分钟了。

她在等林燃,她想看他一眼。

何默和谢真勾肩搭背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一眼就注意到了坐在椅子上的盛青溪,她侧着头一直看着马路的方向,那是林燃来的方向。

何默瞅了盛青溪一眼,嘀咕道:“阿真,你说仙女坐那儿干啥呢?”

谢真摸了一把自己已经饿扁的肚子,语气虚弱道:“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快要饿死了。昨天我没有和夜宵约会,我对不起它,对不起我的爱人。”

何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吃吃吃,就知道吃!昨天作业写了吗?”

谢真茫然道:“啊?开学第一天就有作业这玩意儿吗?老子昨天早上才把寒假作业抄完,手都要断了。”

何默骂他:“你知道个屁,你什么都不知道。”

就在两人说话间摩托车的轰鸣声响起,这熟悉的声音让何默和谢真一起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林燃开着那辆漂亮的摩托车极其嚣张朝着校门口而来。不少还未离开的家长都探出头来看这动静,有的早已经见怪不怪,有的头一回见,表情惊奇。

何默叹了口气:“唉,燃哥这动静。哪天要是没响起来,全校都知道他旷课了。”

谢真忽然“诶”了一声:“你看,仙女站起来了。卧槽,她是不是朝燃哥走去了?”

何默的表情定住,谢真一脸惊恐。

校门口。

林燃动作自然地把林烟烟的头盔解开,又一把把她拎了下来。等林烟烟站稳之后林燃拍拍她的书包示意她赶紧去上课。

落地之后林烟烟忍不住原地蹦了两下,林燃的车速很快,她总有一种还飘着的感觉。

她再次感受到了地心引力之后才乖乖地朝林燃挥挥手:“哥哥再见!”

林燃神情淡淡地点点头,目送着这小丫头蹦蹦跳跳地往教学楼里走。

林烟烟如今还是一如以往的天真无邪,可他仍忍不住想到以后她哭泣尖叫的模样。就在一个月后,他的妹妹差点就被魔鬼夺走了。

想到这里,林燃微微敛眸掩住了眼中翻涌的暗色。这一世,他不会再让那几个畜生再靠近林烟烟了。

林燃转身,刚想上车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扯住了。力道很轻,就跟林烟烟那小丫头平时拉着他似的,甚至还没那小丫头力气大。

林燃下意识地皱眉,随即他低头看去。

一只白皙的小手轻扯着他的校服,手指根根纤细。

不远处的何默和谢真目瞪口呆地看着盛青溪,她她就这么走过去拉住了林燃。这幅画面让周围的人都加快了往里走的脚步。

他们可不想看林燃当场揍人。

当林燃皱眉的时候何默和谢真都齐齐后退了一步。

何默不忍地别开了眼,而谢真和他抖动的肉都在犹豫要不要过去阻止一下林燃。

林燃冷冰冰的一句“放开”还在卡在喉咙里他就听到了这只手的主人低声问他:“林燃,能不能抱一下?”

林燃:?

他今天是没睡醒?

他抬眸看向这个垂着眼的女孩,一时疑心自己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而出现了幻听。然而不等他看清她的模样,这个雪白的小东西就骤然扑到了他的怀里。

动作快到他都来不及躲。

林燃骤然怔住,温软的感觉和他的身体相触,少女香甜的气息闯入他的鼻息间。

她又小又软,像樱桃味的蛋糕。

但眨眼,这个小东西就放开他跑得不见人影。

独留下林燃神色复杂的留在原地。

这对林燃来说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一直没有人敢这么亲近他。没有其他原因,只是因为他性格太差了,哪怕是林烟烟这个小丫头也只敢在坐车的时候抱他。

谢真:“卧槽。”

何默:“我日。”

一溜烟跑开的盛青溪越跑越快,风将她的黑发吹起,但她脸上的神情却变得轻松,她胸腔内的心脏又开始跳动。

林燃是暖的,他活着。

不见他的十年,直到此时此刻她才有了林燃活着的真实感。

顿在原地的林燃伸手摸了一下自己胸前的布料,那个小东西刚才似乎还小幅度蹭了一下,抱着他腰的力度可不像扯他衣服的时候。

力气大的生怕他跑了。

林燃目光晦涩不明地看着盛青溪的背影。

要是让他知道谁,他非得把人逮过来好好教育教育。毕竟天还没凉,王氏也没破产,他林燃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让人女孩抱一下。

小说《人王》章节试读完毕,您有什么想法可以联系小编。